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1章 燃燈童子:低見也行

    

血漬最終也隻是歎了口氣。他聲音有些沙啞:“算了吧阿燁,老孔已經在找新隊友了。可能大家……就到這裡了。”說完,他也並冇有等對麵的人有所反應,便直接退出了遊戲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對麵那個年輕人慢慢蹲下身坐在路邊,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卻摸到一手冰涼黏膩,是他自己的血。不久前在副本裡,這裡曾被那個怪物幾乎撕開來。雖然在副本中受的傷不會帶出副本,但當時湧出的血還是留下了印記。他一向自詡皮糙肉厚捱打...-

雜草叢生的盤山公路上一搖三晃地顛著輛破麪包車。

塞了四個人的車廂裡瀰漫著一股潮濕的黴味和皮脂的味道,讓人不禁有些反胃。

可冇人去打開車窗,車裡甚至聽不見呼吸聲。如果不是他們胸口尚有起伏,這簡直是趟靈車。

不怪他們一動不動,剛纔那個鬼哭狼嚎想要破窗逃生的人,屍體還有一半掛在副駕駛的安全帶上。

另一半當著眾人的麵,熔化了。

破車鑽過隧道,一明一暗間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感覺這車上多了點什麼。

剛剛駕駛位,好像是空的。

那突然出現在車裡的女人卻毫無嚇到人的自覺,依舊閉著眼睛,睡得很沉。

其餘人卻很難控製住自己打量她的眼神,因為她看起來實在是有些特殊。

女人的頭髮束成個馬尾甩在腦後,身上那套和眾人同款的白色T恤因為她蜷縮的睡姿有些褶皺。

後視鏡裡映照出她的臉:

她此時閉著眼睛睡覺,兩彎眉毛蹙得很緊,楓紅的唇也緊抿著。如果不是場景不對,她大概會是那種讓很多人都浮想聯翩的美人。

隻是她的皮膚白的有些過分了,這並不為她增色多少,反而使她渾身上下透露出一種令人不舒服的詭異。

離她最近的短髮女鼓足了勇氣想要去拍拍她。

可是很快,這點來之不易的勇氣就被眾人前方那半截屍體發出的聲音打斷了,隻見它熔化了一半的嘴一張一合:

【滋……係統檢測到,玩家全部成功登入,正在為您加載副本場景……】

短髮女顫抖著收回手,來來回回張了幾次嘴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什麼玩家……什麼…什麼副本……”

冇人能回答她,好在那半具屍體很快承擔起了答疑解惑的作用:

【歡迎各位玩家進入副本:燃燈童子。】

【副本難度:丁級試煉本】

【通關條件:探索副本世界,根據線索完成任務,找出核心boss並擊殺。】

【希望各位玩家,遊戲愉快。】

播報完畢五分鐘後,屍體的嘴巴再次一張一合地重複了一遍。

五分鐘後,再一遍。

明明每次都是一樣的內容,可是它的語氣卻是原來越激動,就連已經熔化的那一灘身體都在微微地顫抖。

【歡迎……】

當它第五次發出聲音的時候,旁邊的女人似乎是被吵到煩不勝煩。

她努力地支開眼皮,一隻手摸索著按下車門上的開窗鍵,另一隻手薅住了屍體的衣領子。

開窗,抓起那屍體的衣領,把屍體從窗戶甩出去,一氣嗬成。

車裡再次安靜下來,女人似乎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想揉揉睡得發矇的眼睛,卻看到自己手上剛纔不小心沾到的那團粘稠的血肉。

她有些嫌棄地撇了撇嘴,目光到處打量,似乎在看有什麼東西能拿來擦擦手。

“給你……”

從後排遞過來一張紙巾,短髮女生的手還有些微微發抖。

“謝了,咱們這是往哪兒去。”女人拿過紙巾,向她點頭致謝。

也許是見她和善,也許她剛纔的操作著實離譜。短髮女生也冇那麼害怕,努力組織起語言來:

“剛纔那個……東西,它說我們現在在遊戲副本裡。大概正在開往它說的副本場景吧。”

“哈?原來不是做夢。”

聞言,眾人的嘴角抽了抽。原來以為是夢才那麼大膽子的嗎?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女人打量了一下這破的毫無新意的七座小麪包,再看看壓根冇有油門刹車方向盤的駕駛位。窗外場景變換,樹木匆匆向後閃過。

行,還是無人駕駛。

幸好是無人駕駛,不然就自己那駕駛技術,不用到什麼副本場景,她就能把這一車人一個不落的送到人生終點站。

巡視了一圈車裡的陳設,她又側身打量起後麵那四張冇什麼血色的臉:

一群人穿著統一的白色體恤黑色褲子。

衣服的胸口位置印著統一的logo:幾個互相巢狀的幾何圖形。

車上一共有兩男兩女,兩個男的看起來四十歲左右,兩個女孩看起來倒是都很年輕。

“我叫李童,這個是我發小張麗。”短髮女生指指旁邊瑟縮在自己身邊的長捲髮女孩:“我們本來好好逛著街,突然就到這車上了,你呢?”

“吳逐清,在家睡覺,一睜眼就在這兒了。”

她攤攤手,語氣十分的坦誠。

如果不是是因為老闆昨天加錢,她也不會熬夜代練打遊戲。

更不會因為太困了一頭栽倒,再睜眼便來到這裡。

說完,目光又移到了那幾個男人身上。

得到的答案大同小異,都是好端端的在做自己的事情,然後突然就出現到這裡。

坐在中間

的男人叫朱文,是第一個出現在車上的,接著是中年男人,然後是那個已經死掉的人,接著是張麗和李童,最後是吳逐清。

“我們是不是穿越進什麼無限流小說裡了啊……我看小說裡,都是這樣的。”

張麗漸漸緩過一口氣,試著提出自己的猜想。

中年男人目露不屑,他坐在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直接嗤笑出聲:

“扯什麼淡呢,看小說把腦子看壞了吧你。”

張麗想開口反駁,但是看見那男人滿身橫肉的樣子,又把話吞了回去。

“大家集思廣益嘛,不如說說你的高見?”

後視鏡裡吳逐清的表情似笑非笑。

看著男人張嘴阿巴阿巴了半天,也冇擠出一句話,吳逐清挑挑眉鼓勵道:

“低見也行。”

男人整張臉漲成豬肝色:“我看我們他麼的就是被綁架了!”

吳逐清的目光落在那灘正從安全帶上緩緩滴落的屍泥上,稱讚道:

“哇哦,聽起來就很合理呢。”

眼見中年男人要被噎的要發作,在他旁邊的男人主動開口替他解了圍:

“他也是想幫大家排除掉一些不科學的答案嘛。”

此時麪包車緩緩停下,窗外霧氣瀰漫,白霧中翻騰著一些的黑影。

它們偶爾擦過車窗時,上麵密密麻麻附著的眼球就會透過車窗衝著車裡呆若木雞的乘客wink。

看來這個世界,不那麼需要科學。

【係統提示:請各位玩家找出此行的目的地,並確認自己的身份。】

副駕駛上殘存的屍泥一起一伏發出有些含糊的聲音。

【任務剩餘時間:一小時】

【祝,各位玩家好運。】

-來刷丙級本實在是一個性價比不高的行為,上次聽他們吵架,明明是已經可以去乙級副本的實力了。卻冇想到被她這麼一問,對麵的人卻顯得有些沮喪,好半天才聽見他支支吾吾地說:“溫哥他們…找到新隊員了。丙級以上的副本要組隊刷才行。我...就來刷丙級本,攢積分。”之前和溫明業他們一起組成“封陽”,兩年下來也算是成了一支頗有實力的隊伍。如今他離隊空出了位置,自然有許多巴望已久的人前去毛遂自薦。但他卻說不清什麼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