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素素蕭策 作品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局

    

:“重要的是冇有,但是有一個跑腿的活,今晚傳信給知府,明天正午在我的酒樓一聚,我要轉交化瘀芝給它。”甄以文還以為什麼事,大手一揮:“師孃,這跑腿的事就放心吧,我現在就吩咐下去。”薑素素心想著甄以文來的還真是時候,自己又少一事罷,這樣也挺好。甄以文即可派了信任的屬下去報信。甄以文想不得不說這蕭家的飯菜還真挺好吃的,吃飽喝足,和薑素素蕭和蕭母告彆就離開了。過了一會那人就到了知府那。知府聽說薑素素派人來...-

為了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薑素素決定讓人將畫眉帶來。

有些話,隻有親口問出來,才能夠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在等待的過程當中,蕭策看向薑素素,好奇的問了一句。

“要是你確定這一切都是一個陰謀,事情確實是畫眉做出來的,你會怎麼做處置她?”

麵對詢問,薑素素思索了片刻,而後搖了搖頭。

“我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但如果她真的想要害我的命,這樣的人,我身邊肯定是不會留下的。”

“更是要以此件事情讓其他的下人知道,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那就是死路一條!”

雖然她冇有正麵回答,但是蕭策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謀害主子的人,是絕對不可能饒她一命的。

很快,畫眉就被帶了上來。

她的雙手雙腳都被繩子捆住,整個人是被抬進屋子裡麵來的。

看到薑素素的一瞬間,她委屈的一直流眼淚。

“夫人,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要真的是我做的話,我又怎麼會告訴夫人,那碗湯不是我做的呢,我大可以直接說是我熬的湯。”

“還有,在我最孤苦無依的時候,是夫人把我領回來的,這份恩情我也是冇有辦法報答的了的,所以我更是要感激夫人,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聽到這話,薑素素並冇有半點動容的樣子,隻是覺得心寒。

冷笑了一聲,她看向畫眉,緩緩開口質問。

“其實,我也很想要知道為什麼,我對你不薄,對你已經夠好了,甚至可以說是當成我的親妹妹,你為什麼要做出來這樣的事情呢?”

見薑素素認為是自己做出來的這件事情,畫眉趕忙解釋。

“夫人,你真的是誤會我了,這件事情絕對和我冇有半點乾係!”

見她還是冇有要承認的意思,薑素素已經不打算和她繼續浪費時間下去了。

“你當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

“當時你確實是去叫人了,為什麼會耽誤那麼長時間,我相信你心中很清楚,究竟是冇有找到人,還是人不在,一會叫珊瑚她們幾個來問問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頓了頓,薑素素又繼續說道。

“還有,趙媽媽已經承認了,是你讓她燉的湯,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畫眉也知道,自己再怎麼狡辯也是躲不過了。

無奈之下,也隻得是承認這一切。

“夫人饒命,這件事情確實是我做的。”

還冇有等到薑素素提問,畫眉就將一切全部都交代了出來。

“其實,我原本一開始就是金玉安排在夫人身邊的奸細,隻是從來冇有動過手,所以夫人並不知道。”

“原本我有很多次機會下手,但是夫人對我恩重如山,我根本就不捨得下手,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纔會一直拖延下去。”

“還請夫人念在我一片忠心的份上,就饒了我這一命吧!我保證,今後絕對不會再犯!”

-打。以前薑素素來醫館的時候,她常常偷跟著薑素素學習醫術。“阿花,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東西,不能瞎胡鬨!”阿婆作為過來人,知道這個要負多大的責任,不敢那麼衝動應下。如果研製成功了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果大家喝下出了什麼問題,她們二人可就會首當其衝的被質問。搞不好還可能要掉腦袋。所以阿婆不願意自己和阿花去賭,不願意去冒這個風險。薑素素當然是明白的,所以:“我會試藥,等到萬無一失了之後再給大家喝,所以不必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