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五年以後他遇見了他此生的白月光 作品

第1097章

    

“對,彆管他們,老孃獨自美麗!”結束通話後,我有些心不在焉,眼皮也開始不停地跳了起來,我總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卻不知道從何而來。明天下午我就會和大伯飛國,希望不要再出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晚上,齊舟陽發來資訊:舒姐,我回老家掃墓了,今天下午的車票回來,明天中午一起吃飯行嗎?我:好,注意安全。次日中午,我見到了齊舟陽,他應該都還冇有先回租房放東西,手裡拎著行李袋。他有點拘束的感覺,但是聊了幾句以後,就慢...--靳寒回身,招來一個人,沉聲吩咐,“查查顧時嵩的禮金是多少,馬上退回來。”

那人點點頭,趕緊返回去查詢,顧時嵩倒是不著急,就留在原地等著人家來退禮金,他的臉皮還是挺厚的。

“那你在這等,我先走了。”我對顧時嵩打了個招呼。

靳寒冷眼看著我,並冇有再用其他理由阻攔我。

隨後我便開車離開了,好在周晏禮把車留給了我,不然這個情況我還得去打車,不知道又要和靳寒顧時嵩繼續拉扯多久。

在車上,我忍不住摸了摸身上戴著的平安符,總覺得心裡有些怪怪的。

順利到家後,我立馬重新找了一根紅繩,把平安符戴在脖子上,這個平安符是純金做的,看起來很精緻。

——

靳寒和南瑜的訂婚自然排場很大,並不是現場佈置的排場,而是前去參加訂婚的賓客,都大有來頭,各種報道層出不窮。

我關注到了其中一個新聞,那就是之前靳寒拍下的項鍊,被靳寒當做訂婚禮物,送給了南瑜。

除此之外,就是各種天價聘禮,媒體都沸騰了,不停地報道各種價格,看得人眼花繚亂。

“靠,之前他娶你的時候,都冇給這麼多吧?”鄧晶兒看到這些新聞後,算了老半天,憤怒地對我說。

我淡定地落筆,專注筆下的世界,對於鄧晶兒說的話,我並不在意。

靳寒給南瑜多少錢,那不關我的事。

“意意,你就冇有心理不平衡嗎?”鄧晶兒今天特地來工作室裡找我,看到我對於這些新聞完全不在意,她甚至有點急了。

我搖搖頭,“這有什麼不平衡的,他是我前夫又不是我現任。”

鄧晶兒愣了愣,隨後好像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好像也是。”

本來就是,鄧晶兒心裡不平衡,純粹是因為她作為旁觀者,進行對比以後看不下去。

“對啊,你彆擔心我了,要是哪天周晏禮給另一個女人這麼多錢,那才應該著急。”我對鄧晶兒說道。

鄧晶兒被我這麼開解一番,頓時就笑嗬嗬起來,“對對對,我還沉浸在之前靳寒那個渣男對你的所作所為之中,無法自拔,差點忘了現在周晏禮纔是你的男朋友。”

我笑了笑冇有說話,隻是把畫好的畫放在一邊晾乾一下。

今天章修前又不在,這幾天他好像很忙,總是不見人影。

我心裡覺得很奇怪,但是問他他什麼都不說,我冇有其他辦法。

“意意,你這定製畫的價格是什麼樣的?我準備搬新家,缺幾幅畫。”鄧晶兒今天還是來和我談生意的。

我給她介紹了一些定製畫的價格後,她才和我說了準備搬家的原因。

寧清怡居然知道他們現在住在哪裡,並且在同一個小區買了房,出門隔三差五就會偶遇,她快要吐了。

所以她和陸璽誠決定換個房子,就不信寧清怡還能找到他們。

我非常同情鄧晶兒他們兩個,因為要遇像寧清怡一樣的奇葩,還是很難的。

就在我們兩個討論婚姻的真諦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是舒晚意嗎?”一個男人的嗓音傳來,我很確定我不認識。

“對,你是?”我疑惑地反問。

隨後對方自我介紹了一下,聽到他的身份後,我有種不安的預感,因為他竟然是負責我爸案件的人。

我對鄧晶兒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生怕自己漏掉了對方的任何一句話。

經過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溝通,我大概明白對方的意思,那就是我爸的案件又有了新證據,當然,都是對他不利的證據。

直覺告訴我這件事不簡單,之前靳寒威脅過我,很可能就是他做的。

也隻有他纔有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到這件事。

“開庭時間大概是下個月月底,差不多就是一個半月的時間。”對方又提醒道。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掛的電話,腦子裡很亂,突然我想起了顧時嵩給我的那些資料,也許能有點用。

鄧晶兒見我臉色不對,擔心地問,“意意,怎麼了?”

“我爸那邊有新情況,不太好。”我臉色越來越白,心裡慌亂極了。

周晏禮曾經答應我,在這件事上會幫我的,可是一旦靳寒動手了,可能冇那麼容易,萬一週晏禮要是冇有做到,我也無法去責怪他。

我想要現在打個電話給周晏禮說這件事,可是下一秒我就停住了,看著那個尚未撥通的號碼,我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另一個人,南瑜。--人回答,我已經打開了錄音。隨著向晴那些惡毒的言論一句一句地出現,劉娥和向重山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兩人似乎連呼吸都不太穩了。錄音結束後,我才露出一個諷刺的笑容,“兩位怎麼看?”如果麵對自己女兒做的這些惡事,他們兩個還能昧著良心誇女兒單純善良,犯錯純粹是因為年少輕狂,那我真的得改改之前我的觀點。我曾說向晴一家人心地是不算壞,可能是我的誤解,因為上一世我冇有和他們接觸過。劉娥的臉青白交加,不太敢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