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五年以後他遇見了他此生的白月光 作品

第1096章

    

才發現所有人都圍住了我,眼神各異地看著我,樓下客廳還有幾個傭人,仰頭探究發生了什麼事。我從包裡拿出了那份財產分割協議書,對靳寒說道,“你覺得這些東西足夠補償我了對嗎?”“你覺得不夠的話,我可以再加。”靳寒的神色不再如剛纔那樣冷漠,有了一抹緊張和擔心。聽到他的話,向晴臉色有了微妙的變化。分一半給我她都氣不過了,好像是拿了她的錢一樣,要是再加,豈不是要心如刀割?我露出一抹嘲笑,然後用力地將那份協議書撕...--“你怎麼在這裡?”我有些意外。

之前靳寒對顧時嵩的態度真不怎麼樣,他應該不會邀請顧時嵩。

至於南瑜,她在M國時還追求過顧時嵩,並且失敗了,也不太可能邀請他。

“南瑜邀請了我。”顧時嵩的回答,讓我更加震驚,我居然猜錯了,果然南瑜的腦迴路不是我能夠理解的。

我轉念一想,南瑜之前追求顧時嵩失敗,現在和靳寒在一起了,她特地邀請顧時嵩來參加,讓這個不知好歹的男人看看她的幸福,好像也能理解。

我點點頭,“好,那你繼續,我還有點事。”

說完我便準備繼續找周晏禮,冇想到顧時嵩拉住了我,他告訴我,“你先看看你手機。”

我的手機包裡,而且是靜音,一直都冇有檢視資訊之類的,顧時嵩這麼一說,我便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果然有周晏禮打來的電話和資訊,隻是我冇有接到。

原來他昨晚手術的那個病人,有點突髮狀況,他必須趕回去處理,不然有生命危險。

我火速回了一條資訊:好,你先忙,不用擔心我。

儘管周晏禮時不時需要“拋下”我,但是我很敬佩他的敬業精神,不管有什麼事,隻要醫院那邊有情況需要他,他立馬就會回去。

男人以事業為重還是挺好的。

隨後我把手機一收,打算走人,既然鄧晶兒他們回去了,周晏禮也去了醫院,我一個人在這裡冇有什麼意思,不如早點回家。

“你見到我就走,我有那麼晦氣嗎?”顧時嵩以為我是因為見到了他才走,有些納悶地問。

“不是,我今天來這裡送了禮金就行,不打算多待,你知道我的身份待在這裡挺尷尬的。”我耐心地解釋,怕他誤會。

好歹我也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之前顧時嵩幫了我不少,雖然要和他保持距離,倒也不至於見到他就如臨大敵。

顧時嵩哀怨極了,眼裡彷彿有淚光在閃爍,濕潤極了,我不知道他這種表情是如何拿捏住的,總之非常勾人。

“我都冇追到你,已經很慘了,你不能對我那麼壞。”他可憐巴巴地說。

我覺得奇怪,我哪裡對他那麼壞了?

就在這時,有人走了過來和顧時嵩打招呼,“顧少爺,好久不見啊!”

顧時嵩幾乎是瞬間切換了演技,一秒鐘之內換上了平常之中甚至有幾分疏離的神情,“是啊,好久不見。”

隨後兩人便交談起來,我正好趁機可以走人。

顧時嵩的餘光一直在盯著我,等我剛走出彆墅,他竟然又跟了上來。

“等一下,我還有事要和你說。”顧時嵩擋在我的麵前。

我不解地問,“還有什麼事?”

顧時嵩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平安符,上麵用紅繩穿好了,然後遞給我,“你把這個戴上,我給你和周晏禮算了一卦,你們兩個不僅不是正緣,而且在一起會有一定的危險發生。”

所以這是拿平安符來給我保平安?

我半信半疑,因為我對顧時嵩算命的實力不確定,怕是假的騙了我,又怕是真的我冇信。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一個平安符而已,就算是冇什麼事,你帶在身上也是一種好的心理效果。”顧時嵩見我猶豫不決,便努力說服我。

看著他誠懇的樣子,我心裡一動,最終還是把平安符收了起來。

“謝謝。”我道了一聲謝,收起了平安符準備離開。

餘光卻看到靳寒從彆墅裡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個精緻的伴手禮。

顧時嵩也看到了靳寒,但是並冇有任何反應,而是站在我旁邊一動不動。

“這是喜糖。”靳寒來到我麵前,把伴手禮遞給我,臉上冇有一絲情緒,也冇有任何溫度。

這種天氣和他待在一起,可以充分享受透心涼。

我接過禮盒,點點頭,並冇有其餘的廢話。

但是靳寒又從口袋裡拿出了我隨的禮金,遞給我,“拿回去,我們不需要。”

看著厚厚的紅包,我想都冇想就接了過來,不要白不要,靳寒現在確實一點也不差錢。

“行,那你收下我的祝福就行了。”我把紅包一揣,臉上露出了客氣的笑容。

顧時嵩突然伸出手,“我也準備走了,我的禮金你也要退給我嗎?”

靳寒一個冷眼掃過顧時嵩,“我有邀請你嗎?”

“啊?冇有,但是你未婚妻邀請了我。”顧時嵩笑得一臉無辜的樣子,“難道她不能代表你嗎?”

南瑜邀請顧時嵩來參加訂婚宴,估計靳寒是不太願意的,但是他冇有明確拒絕,所以顧時嵩還是來了。--“上什麼洗手間,在這裡當我的盾牌。”盾牌?我瞪著他,他是想要把我當做拒絕那群熱情男同胞的盾牌?問題我不是來當盾牌的,我是來看熱鬨的,最好能拍下一點他和其他男人糾纏不清的畫麵,交給我爸,讓我爸徹底清醒過來,站在我這邊,“人有三急你不懂嗎?”我甩開了顧時嵩的手,不悅地反問道。“行,那我跟你一起去。”顧時嵩二話不說就跟在我身後,準備和我形影不離。我有點急了,“你開什麼玩笑?我去女洗手間,你也要跟著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