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五年以後他遇見了他此生的白月光 作品

第1095章

    

不清的智障!”陸璽誠痛得倒吸一口冷氣,但是我爸還坐在這裡,他又不能大叫出來,隻好先忍了。我同情了他三秒,鄧晶兒的怒氣其實是來自於靳寒,隻是她無法去找靳寒發泄。而陸璽誠作為靳寒的好友,就無辜承受了不該他承受的怒火。飯菜好了,我媽叫我們過去吃飯,我們幾人幾乎都是心不在焉地吃完了這頓飯,吃完以後,鄧晶兒他們三個就立馬離開了。“意意,你剛纔把晶兒和她哥哥叫到樓上去說了什麼?怎麼這一次吃完飯就走,臉色也不太...--“要是陸璽誠對你不真心,我第一個支援你離婚!”我摟著鄧晶兒的胳膊說道。

鄧晶兒這才轉身回到了臥室,她不跟陸璽誠說話,隻是瞪了一眼,然後就離開了臥室,下樓走人。

陸璽誠應該已經氣消了,感覺自己剛纔對鄧晶兒的態度不對,所以有些惶恐起來,他對我雙手合十表達了一下謝意,然後趕緊跟著鄧晶兒離開。

於是臥室裡隻剩下了我和靳寒,以及南瑜。

這種氣氛更加尷尬,走為上策。

我冇說任何的話,轉身就走,可是南瑜叫住了我,“舒小姐,真的對不起。”

“怎麼了?”我回頭不解地看著南瑜,而靳寒也正用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看著我,眼中情緒不明。

“我聽說你被人攔在外麵了,是我不好,忘了把新的邀請函給你送過去,讓你丟了麵子,所以我要跟你道個歉。”南瑜看起來真的是很誠心地在道歉。

可是她眼底一閃而過的譏諷,我冇有錯過。

靳寒清冷的嗓音響起,“隻是事情太多出了一些小問題罷了,不需要自責。”

是啊,這不過是小問題。

我展開笑臉,露出無所謂的神情,“冇事,其實我本來不打算來的,但是為了表達我的祝福,我覺得來一趟更好。”

“你的禮金我會派人退給你。”靳寒緊接著答了一句。

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的錢?

南瑜扭頭看了一眼靳寒,隨即附和道,“對,錢不用了,我們隻收下祝福。”

我現在其實挺缺錢的,給靳寒的禮金太少了又拿不出手,所以算是一狠心包了一個大紅包,既然他們不打算要,我收回來也可以。

我很坦然地點點頭,誠摯地看著眼前的俊男靚女,“好嘞,謝謝兩位大好人,我祝你們幸福。”

我的祝福是那麼的簡單又寡淡,文采的薄弱很顯然讓靳寒不高興,他照例冷著臉對著我,鼻子裡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

南瑜倒是真心實意地接受了,她臉上掛著笑容,“好的,謝謝。”

祝福給完了,謝謝爺說完了,我施施然下樓。

樓下偌大的客廳裡,已然佈置成了奢華的宴會廳一般,經過精心佈置的各種裝飾品,精緻之中透著華麗。

今天來參加靳寒和南瑜訂婚的人很多,全是權貴之人,我認了一下,好像和我結婚時來的那批人差不多。

我一下樓,就有不少人的視線黏在了我的身上,都是八卦的眼神。

我坦然麵對那些眼神,穿梭在人群中,尋找著周晏禮的身影。

剛纔叫走周晏禮的人,好像是他們醫院的院長,所以不得不抽個空聊一下,我能理解。

正當我四處尋覓周晏禮的身影時,肩膀被人從背後拍了一下,我愕然回頭,對上的是顧時嵩那雙極為漂亮的眼眸,“嗨,女神。”

之前是“小媳婦”,我確定和周晏禮在一起後,稱呼就變成了“女神”,總之這人就是不能正經地叫我名字。--他衝我眨了眨眼睛,一副曖昧的神態,這個動作立馬又將靳寒的火氣給激發了出來,但是也隻是一瞬間的事情,很快就消失不見。顧時嵩若無其事地返回了酒店的大廳,悠閒地喝起了咖啡,而我和靳寒如果想要聊一聊,目前最合適的地方也是大廳那裡。“去我的車上。”最後靳寒選擇了避開顧時嵩,從他看顧時嵩的眼神,我就知道他對這個人有多麼的厭惡。“好。”我以為靳寒是要和我聊一聊明天檢查的事情,畢竟是他幫的忙,我無法拒絕。我跟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