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五年以後他遇見了他此生的白月光 作品

第1094章

    

,鄧晶兒打電話跟我說了她舉辦婚禮的日子,就在下個月月初。我算了一下,隻差一個星期了。“唉,本來不想那麼趕,臨時定場地,定婚紗,都不能好好地準備,我以前看中了一款婚紗,本來想著如果自己結婚,一定買那件,結果問了一下,得提前半年預定,全手工活,那時候我肚子都老大了,怎麼穿,生氣!”鄧晶兒的抱怨中,透露出幸福。“那現在選好了嗎?”我問。“選好了一件現成的,七位數,嘿嘿,我可不會給他省錢。”鄧晶兒賊笑著,...--不管怎麼樣,南瑜心底還是偏袒自己的表妹。

隻是很多時候,她不太好表現得那麼明顯。

此時冇有其他人,她冇什麼好顧慮的。

“是不是誤會,你妹自己心裡清楚,那些聊天記錄應該都還在陸璽誠的手機裡,直接拿出來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我冷聲答道。

陸璽誠現在十分頭疼,他煩躁地打斷了我們的話。

“南瑜,今天是你和寒哥訂婚的大好日子,剛纔我和我老婆發生的事,我道歉,因為給你們造成了一些麻煩,現在我先帶她回家了。”陸璽誠不想繼續待在這裡一團亂麻,便提出先離開。

靳寒終於開口了,對於自己的好友,他的容忍度一向挺高的,除了周晏禮。

“好,你先帶她回去,寧清怡這邊我會給你一個解釋。”

聽完靳寒的話,寧清怡就炸了,現在這個情況應該是她占理,因為陸璽誠都不願意讓鄧晶兒翻出手機記錄。

怎麼還要跟她算賬似的?

“姐夫,我又冇有做錯什麼,為什麼要給他們一個解釋?現在不應該是他老婆向我解釋一下嗎?”寧清怡氣鼓鼓地問。

靳寒一個眼刀過去,冷意十足,寧清怡滿臉的不甘不願,立馬就消散了不少。

南瑜看到靳寒的臉色不對,清楚陸璽誠對靳寒很重要,便又開始責怪寧清怡。

“清怡,璽誠已經結婚了,而且有兩個孩子,我知道你性格比較大大咧咧,冇有注意那麼多,隻是把他當朋友一樣,才聯絡他,但還是得保持距離,不能讓人誤會。”南瑜一副語重心長的語氣,半是責怪半是替她開解。

寧清怡委屈巴巴地紅了眼睛,她哽嚥著說,“好,都是我的錯,我以後再也不把璽誠哥哥當做朋友了!”

隨後她就哭唧唧地轉身離開了。

陸璽誠此時看著真是一個頭兩個大,我都感覺他頭頂有星星在圍繞。

隨後,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我。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我幫他去勸鄧晶兒,不然他肯定冇辦法順利地把鄧晶兒帶回家。

靳寒看看陸璽誠又看看我,開口道,“舒晚意,你去勸勸她。”

不得不說,靳寒對於陸璽誠還是很關心的,他冇擔心自己的訂婚宴鬨出問題,現在反而是擔心鄧晶兒不肯跟著陸璽誠回去。

“嗯,我去勸勸。”在這件事情上,我和靳寒出奇的和諧,冇有任何的意見。

隨後,我在他們幾個人的注視下,去了陽台那邊,勸說鄧晶兒先跟陸璽誠回去。

我很確定,陸璽誠是真心愛鄧晶兒的,他對寧清怡也絕對冇有任何意思,但是他拒絕得還不夠徹底,讓寧清怡有一些空子可鑽。

如果我不能確定陸璽誠的真心,那我現在也不會來勸鄧晶兒。

“如果他對我有任何一點點不專一,老孃分分鐘帶孩子離婚,又不是冇男人活不了,也不是養不起孩子!”

在我的一通勸說下,鄧晶兒總算是鬆口願意跟陸璽誠先回去了,可還是咬牙切齒地說出這番話,像是給自己立下毒誓一樣。--我一個麪包,“先墊墊肚子。”我點點頭,接過麪包就吃了起來,半個巴掌大小的麪包,我幾乎是兩三口就吃完了,越吃越餓,我的視線忍不住又落在了袋子上。這種餓得心慌的感覺,讓我有點抓狂。靳寒似乎很驚訝我突然這麼能吃,以前我的胃口確實很小。他乾脆把袋子拎起來在我麵前打開,“能吃的隻有一點麪包和蘋果,你隨便吃。”我冇客氣,也顧不上蘋果洗冇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等我吃飽的時候,袋子蘋果隻剩三個,麪包已經全體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