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 正在綻放的花兒們 - a little flower crown -

    

難得的森林,也見到了難得的花朵,幼小的女孩子們自然能會陷入無與倫比的興奮之中。有人在地麵上打著滾無比親近著花花草草,有人四處追著飛舞的蝴蝶,也有人準備爬上樹打算抓蟲子卻被妮戈蘭特提著領子抓了回來。「……哈。」珂朵莉躲在能將平地一覽無餘的樹蔭裡,稍稍緩了口氣。真是很累人。珂朵莉現在是妖精倉庫裡年紀最大的妖精。所以自然她就擔負著監督小孩子們的責任。即使冇人這麼要求她,最起碼她自己是這麼認為的。而那些小...-

短篇

特典

正在綻放的花兒們

-

a

little

flower

crown

-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蛋殼Cenzeyv

圖源:現野愚人

春天,花兒一齊綻放。

自距離妖精倉庫稍遠的森林中,有一片較為寬敞的平地。這裡目前變成能欣賞染上多樣色彩的森林絕佳之處。

然後就提出要不要去野營一番。

然而森林裡十分的危險。作為管理者的妮戈蘭特,禁止任何小孩子隨意進入。不過,也允許偶爾大家帶著便當到附近進行玩耍。當然的,前提就是不要離年長人員太原。

「哇呀呀呀呀!」

「好漂亮!」

由於進入了難得的森林,也見到了難得的花朵,幼小的女孩子們自然能會陷入無與倫比的興奮之中。

有人在地麵上打著滾無比親近著花花草草,有人四處追著飛舞的蝴蝶,也有人準備爬上樹打算抓蟲子卻被妮戈蘭特提著領子抓了回來。

「……哈。」

珂朵莉躲在能將平地一覽無餘的樹蔭裡,稍稍緩了口氣。

真是很累人。

珂朵莉現在是妖精倉庫裡年紀最大的妖精。所以自然她就擔負著監督小孩子們的責任。即使冇人這麼要求她,最起碼她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而那些小孩子,都在各自玩著各自的,然後在耗費完經曆後吃完便當就開始午睡了。在花香和春風的包圍下,每個人睡得都十分帶有特色。

珂朵莉坐了下來,打開了膝蓋上的午餐盒。裡麵放著切的嬌小的奶油三明治。這是中午冇撈著吃的甜點,她偷偷的藏了下來。

正當她伸手準備拿起來之時,突然開始思考而停了下來。

(……要是吃掉了的話,不就冇有了嗎。)

自己到底在想什麼理所當然的東西,這也是讓自己很煩惱。因此她的手指在空中猶豫不決,

「辛苦你咯。」

「唔呀!」

頭頂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使她小小的嚇了一跳。

「不……不要突然嚇我啦,艾瑟雅。」

「我又冇打算嚇你。你在想什麼事情嘛?」

「這個嘛……」

她向上看著闖入者的臉,打算矇混過去。艾瑟雅是一名比自己小一歲的妖精,也算是妖精倉庫的年長人士,正在微笑地看著她。

莎啦啦啦。微風吹拂,將周圍的花草樹木以及少女的頭髮都吹的輕輕搖晃。

「拿著,給你的。」

艾瑟雅把什麼東西放在了珂朵莉的頭上。

珂朵莉確認了一下,看樣子是用野花做的花冠。雖然不怎麼好看,但手法看上去就很認真和結實。

「這是拉琪修送給你的禮物。說是為了報答平日之時的感謝之情。」

「……真是個好孩子。」

「是個好孩子呢。」

艾瑟雅附和了一句,坐在了珂朵莉的身旁。

而珂朵莉一直盯著手裡的花冠。

「我就想啊,花這種東西啊」

「嗯?」

「雖然很漂亮,但總有一天會謝掉呢。」

「不就是這樣嘛。」

「不感覺很寂寞嗎。從出生時就為了開花而準備,而一旦開花了就很快會凋謝。」

「哦吼——?」

艾瑟雅一副壞心眼的表情。

「這還真是浪漫又夢幻的少女心呢。」

「纔不是啦!」

珂朵莉反射性的否定了。

「不是這樣啦……隻不過是一般論啦,一般論。」

她抬起頭,環視了一下週圍的景色。有樹木,有花草,還有一些睡著的小孩子——妖精們。

「你要說一般論的話,本來花就有很多種類,每種都是不一樣的。要是樹木開的花,即使花謝了樹木也會精神的活下去。」

「那是……」

「而且啊,」

艾瑟雅強硬的說了下去,

「假設說,花的盛開是為了凋謝。但花在凋謝之後,還會留下種子啊。」

她用一如既往似乎開玩笑的語氣繼續道,

「為了聯絡未來,所以要花費現在。這也是一種生命的使用方式。無論夢幻腦的無關人士如何評價,也隻不過是在多管閒事而已。」

「說的,也是——」

珂朵莉望著遙遠的遠方,呆呆地迴應著。

然後,突然發現了。自己身邊的艾瑟雅似乎嘴裡在吃著什麼。

「——嗯?」

珂朵莉重新看向自己的膝蓋。大敞著蓋子的午餐盒裡什麼都冇有了。她特地留下珍貴的奶油三明治,已經不翼而飛了。

看向自己身邊。在吃著什麼的艾瑟雅的嘴角,看到了白色奶油所留下的痕跡。

「喂,我說,你那個」

艾瑟雅將嘴裡的東西直接嚥下,

「誒呀,因為我覺得你不想吃誒?」

她在說完之後咻地一下站了起來,拔腿就跑。

「等等,你給我等等!?」

而珂朵莉也立刻站了起來,將花冠戴在自己的頭上追在艾瑟雅的後麵。

一陣稍微強烈的風吹了過來——

一片淡紅色的花瓣被風捲在空中,又緩緩地飄落在留在木陰裡的午餐盒之中。

-煩惱。因此她的手指在空中猶豫不決,「辛苦你咯。」「唔呀!」頭頂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使她小小的嚇了一跳。「不……不要突然嚇我啦,艾瑟雅。」「我又冇打算嚇你。你在想什麼事情嘛?」「這個嘛……」她向上看著闖入者的臉,打算矇混過去。艾瑟雅是一名比自己小一歲的妖精,也算是妖精倉庫的年長人士,正在微笑地看著她。莎啦啦啦。微風吹拂,將周圍的花草樹木以及少女的頭髮都吹的輕輕搖晃。「拿著,給你的。」艾瑟雅把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