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梔年 作品

第1章 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01)

    

送到禦書房,今日張公公身子不舒服,就由你代他去陛下身邊伺候。”福公公說著彎腰湊到薑梨麵前,細長的眼睛眯成一條縫。“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應該不用本公公教你吧?”不等薑梨反應,福公公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將她拽了起來,緊接著又將放有茶水的托盤硬塞到了她手中。“還不快去禦書房伺候?耽擱了你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福公公語氣不善的推了薑梨一把,催促著她趕緊去禦書房伺候。剛穿過來還冇回過神的薑梨被付以重任,一臉懵...-

第1章瘋批無嗣暴君vs身嬌體軟小太監(01)

薑梨噶了。

身為娛樂圈拚命三娘,在連熬幾個大夜後直接噶了。

天旋地轉之際,薑梨麵露不甘。

我的影後,我的錢!

該死的賊老天,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轟隆——

心中的咆哮聲剛落下,一道怒雷翻湧而來!

薑梨一秒慫,殘魂捂著腦袋瑟瑟發抖。

錯、錯了!

我錯了!

是好老天!好老天行了吧?

下一瞬,頭頂翻湧的怒雷漸漸消散,薑梨的殘魂捂著腦袋,任命的閉上眼睛。

叮——

【宿主您好,歡迎來到好孕連連繫統,我是係統助手多子多福。】

薑梨一個機靈,倏地睜開眼睛!

“誰、誰在說話?”

睜開眼睛那瞬,一個身穿西裝的小正太映入她的視線。

小正太約莫三四歲的模樣,此時正繃著小臉看著自己。

【宿主您好,歡迎來到好孕連連繫統,我是係統助手多子多福。】

薑梨的殘魂躺在地上,眨了眨眼睛:“好運連連?乾什麼的?”

【宿主的任務是前往三千世界為絕嗣男主綿延子嗣,繼承霸業,好孕連連。】

薑梨嘴角一抽:“遠方傳來風笛。”

【完成任務後,宿主可以重生。】

薑梨眼睛一亮:“不是,你剛說啥?綿延子嗣?我可以,我能行!”

【除此之外,宿主還要為原身複仇,消除原身的怨念值。】

薑梨:“這也算任務?”

係統:【嗯……怎麼能不算呢?】

薑梨腦中閃過自己看的那些和劇本,瞬間搖起了頭:“還是算、算……”

【完成任務後,宿主可以得到一百億。】

係統根本不給薑梨將話說完的機會,直接拋出大招。

薑梨猛地咳嗽起來:“扶……扶我起來!”

係統紳士的伸出手,把薑梨的殘魂給拉了起來。

【請問宿主是否願意與係統契約?】

“願意!”

薑梨毫不猶豫的點頭,但凡猶豫一秒都是對一百億的不尊重!

音落,薑梨麵前出現了一個虛擬的螢幕,螢幕上閃爍著兩個按鈕——yesorno

薑梨抬手按下yes。

【恭喜宿主與好孕連連繫統契約成功,接下來請領取新手村大禮包一千積分!】

【商城裡的藥劑可以用積分購買,同樣宿主每完成一個小世界的任務就可以得到相應的積分哦!】

話音剛落,薑梨麵前的虛擬螢幕上出現了商城頁麵。

生子係列:

【生子藥劑(50積分)、生女藥劑(50積分),雙胎藥劑(100積分),龍鳳藥劑(150積分),假孕藥劑(50積分),無痛分娩藥劑(100積分)……】

buff加持係列:

【絕世美人卡(80積分),百毒不侵卡80積分),力大無窮卡(80積分),好運爆棚卡(80積分)……】

薑梨對著眼前的頁麵掃了幾眼,隨後對著螢幕biubiubiu點了幾下。

【絕世美人卡,百毒不侵卡,力大無窮卡,好運爆棚卡已發放,請宿主查收!】

唰唰唰——

幾道金光乍現,不同屬性的卡片瞬間冇入薑梨體內。

【隨著男主好感度提升,宿主可以獲得相應的積分,等男主的好感度達到百分之五十才能孕育子嗣,屆時宿主可以憑藉需要兌換生子藥劑。】

係統為薑梨解釋了一下規則,隨後便小手一揮。

【宿主準備好了嗎?】

【走你!】

一陣天旋地轉後,薑梨的身形被一團白光包裹。

——

“呦嗬,臭新來的,竟然還敢反抗?”

“福公公,依我看他就是欠教訓!宮裡誰敢跟您福公公作對?”

“就是就是,新來的一點都不懂規矩!”

薑梨還冇睜開眼就聽到耳邊嗡嗡叫個不停,她皺了皺眉,緩緩睜開了眼睛——

一二三四五……便見五雙眼睛正死死的瞪著她!

薑梨一個激靈,倏地瞪大眼睛!

“呦,小廢物醒了?”

見她睜開眼,為首的人雙手環胸麵帶嘲諷出聲。

薑梨稍稍觀察了一下眼前的情景,發現她正苦逼兮兮的蜷縮在角落,而眼前這五個滿臉不善的人都是公公打扮。

她這是被太監霸淩了?!

薑梨正要起身,身上的疼痛讓她一屁墩又跌了回去。

她急忙用胳膊撐住地麵,低下頭那刻,發現自己身上穿的也是太監服!

薑梨:???

不是要攻略男主嗎?

穿成太監她怎麼發揮!!

“小梨子,今日本公公就先給你個小小的教訓,以後再敢不守規矩,彆怪本公公對你不客氣!”

為首的福公公手捏蘭花指,居高臨下的看著癱坐在地上的薑梨。

警告完後他揮了揮手,身旁的太監急忙將泡好的茶水端到了薑梨麵前。

“喏,去將這茶水送到禦書房,今日張公公身子不舒服,就由你代他去陛下身邊伺候。”

福公公說著彎腰湊到薑梨麵前,細長的眼睛眯成一條縫。

“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應該不用本公公教你吧?”

不等薑梨反應,福公公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將她拽了起來,緊接著又將放有茶水的托盤硬塞到了她手中。

“還不快去禦書房伺候?耽擱了你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福公公語氣不善的推了薑梨一把,催促著她趕緊去禦書房伺候。

剛穿過來還冇回過神的薑梨被付以重任,一臉懵逼的端著茶水朝禦書房的方向走去。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身子不舒服的’張公公急忙哈腰朝福公公道謝:“多謝福公公救命之恩!”

今天輪到張公公當值,但張公公聽說陛下上朝時發了好大的火。

帝王怒,浮屍遍地。

他們陛下的性子本就陰晴不定,想到其他公公的下場,張公公更不敢在這個時候往陛下麵前湊了。

於是找到福公公,懇求他幫自己躲過此劫,救自己一命。

福公公自然而然的將主意打到了新來的受氣包小梨子身上,讓他代替張公公去陛下麵前侍奉。

性情怯懦的小梨子頭一次拒絕了福公公,這纔有了方纔太監霸淩的那一幕。

薑梨端著托盤戰戰兢兢的來到了禦書房,察覺到殿內那股能將人凍死的冷意後,她低下頭硬著頭皮來到了皇帝所在的玉案前。

先前原身也在禦書房侍奉過兩回,薑梨憑藉腦中的記憶規規矩矩的跪到玉案前,端起茶壺為皇帝斟茶。

胳膊上的傷讓她的手不受控製的抖了一下,茶水瞬間撒在了皇帝手上。

刷——

禦書房的空氣瞬間凝固!

就連一直在皇帝身邊侍奉的蘇公公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心下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

我來啦,很高興能和寶貝們在本書相遇,本文屬於小甜文那掛的,希望寶貝們能夠喜歡,另外求收藏求票票,愛你們麼麼麼~

-娘麵前當值,本事大著呢。身子不舒服?身子不舒服找太醫啊,見陛下作甚?薑梨默默在心中吐槽,隨即將視線落到宋承寅的身影上,想要看看他會怎麼做。是會前往貴妃寢宮還是會將貴妃傳召到養心殿?然而宋承寅卻是連頭也冇抬:“身子不舒服去找太醫,見朕作甚?”薑梨愕目瞪圓:?咋還盜她台詞呢!“是、是!”那位在門外值守的公公本來就是硬著頭皮進來傳達的,聽了宋承寅的話後如釋重負的轉身走了出去。陛下本就不喜聽到後宮娘娘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