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司宴,眼中還是閃過一抹難以自持的熱烈:“宴哥,這個點找我,是身體不舒服嗎?”墨司宴麵色不愉:“不是我,看她。”宋璃這纔看到躺在寬大大床上那個即便昏睡著,也難掩容貌昳麗的女人。她這麼躺著,就好像一尊易碎的水晶娃娃,美得叫她心悸。垂在身側的手指緊了緊,就聽到墨司宴的催促:“怎麼還愣著。”宋璃斂了斂心神,上前,檢視了沈西的情況,近了看,才發現這女人不但美,就連肌膚都是吹彈可破,冇有一點瑕疵,最關鍵的是她...-

她的心還冇落回原位,身體突然被人騰空抱起:“三爺?”

“回去了。”

“不行!我那100號還冇解呢。”沈西抱著極大的期待,萬一也開出滿綠呢!

墨司宴撇了她一眼,嗬笑一聲,叫來臨淵,吩咐了兩句。

沈西揉了揉眼睛,就聽到主持人說下麵解100號原石。

“嗯?”沈西抬頭看向身邊的男人,“你去插隊了?”

“有錢就好辦。”

“……”

你行,你厲害,你牛逼!

不過看到專家們在那兒交頭接耳,不知道該如何落筆的樣子,沈西的心也跟著高高提了起來,難道,她也能開出滿綠?

那敢情好啊——

正當她信心滿滿,卻看到專家們在石頭中間畫了長長一道。

沈西的臉都黑了,這不是說她這石頭什麼綠都冇有嘛?

如果有的話,都是小心翼翼從邊緣開始切的,哪裡會像這樣,從中間直接剝開來的?

已經有人在低聲憋笑。

轉眼,那石頭就被送進瞭解石的機器裡。

轟隆隆的響聲如同割著沈西的肉,看著頭頂上方巨大的顯示屏,露出裡麵一點點的灰白來,沈西的麵色也灰白了……

鬨堂大笑!

真的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沈西氣得呀,心肝脾肺腎都在疼,偏偏身邊的男人竟然也跟著一起笑,沈西是麵子裡子都丟光了,滿心的惱火與懊惱,見他笑的停不下來,張嘴,一口咬在了他的肩頭!

墨司宴就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所以牙齒的堅硬很快穿透了他的皮肉,沈西是將今天晚上所有的懊惱都出在了這一口上麵!

她用儘全力,很快就嚐到了齒間的血腥味,隻見他一臉的不為所動,她便氣弱了下來,慢慢鬆開了嘴巴。

墨司宴見她青白交錯又莫名委屈與嬌氣的麵容,嗤笑了一聲:“舒坦了?”

“不舒坦!要是你還敢笑,我就還咬你!”

“小野貓。”墨司宴瞧她張牙舞爪的樣子,心中的怒氣倒是消散了不少。

那邊陳屹處理完所有事情,捧著珍珠禮盒走到了墨司宴身邊。

珍珠項鍊玉質瑩潤,散發著溫潤柔和的光芒,確實是難得的佳品。

宋璃一看到那珍珠項鍊,便眼睛一亮,手指緊張地抓著衣裙,望著墨司宴的眼神裡,又多了幾分甜蜜的羞澀。

沈西一想到這珍珠項鍊是墨司宴從自己手上搶去的,便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算了,橫豎她也不喜歡,眼不見為淨。

結果,墨司宴居然拿起珍珠項鍊直接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乾什麼!”沈西蹙眉,按住他的手。

“你不是喜歡。”墨司宴眉目清雋,望著沈西雪白的脖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倒是挺適合。”

宋璃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儘,慘白的唇,咬出了血。

雖然沈西不喜歡宋璃,但也知道宋璃到底期待什麼,墨司宴這個狗男人,未免把事情做得太絕了!

可是一接觸墨司宴那冷峻的眉眼,她還是笑著湊進去在他臉上親了一下:“謝謝三爺,我真的很喜歡呢。”

“嗬,”墨司宴二話不說,便打橫將人抱了起來,向外走去。

宋璃跟著一起出來,眼看著墨司宴抱著沈西走向停在門口的車子,到底是不甘心,幽怨叫了一聲:“宴哥——”

墨司宴頭也不回:“陳屹,送宋小姐回去。”

“是,墨總。”

“宴哥——”宋璃真的被刺激到了,眼角的酸意怎麼都壓不住,心裡扭曲成一團,她上前兩步,擋住了墨司宴的去路。

沈西瞧她那張慘無人色的小臉,一用力,便從墨司宴身上跳了下來,大方得體一笑:“三爺,我去車裡等你,你們慢聊。”

-坑等著墨司宴跳呢。墨司宴扯了扯唇角,抬手將沈西扯入懷裡,微涼的指腹輕輕摩挲過她柔嫩的粉唇,灼熱的氣息灑在沈西敏感的耳畔:“這麼想給我生孩子。”沈西身體受了不小的刺激,渾身僵硬,但是一接觸到宋璃那恨不得撕了自己的眼神,再看看周圍一眾人好奇的目光,索性抬起兩條纖白的手臂,摟住墨司宴的脖子,一雙杏眼濕漉漉的望進墨司宴漆黑的瞳仁深處:“是呢,三爺芝蘭玉樹貌似潘安高大威猛英俊瀟灑衣冠禽獸……”糟糕,沈西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