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他身嬌體軟 作品

第2259章

    

將你放在眼裡!雖不知你們當中有什麼恩怨,但此事是誰做的,已經一目瞭然了,說不定......”洛銘宇故意停頓了一瞬。“是慕漓授意她做的也不一定......”“休要汙衊王爺!”聽他提起慕漓,雨瀟瞬間便上前一步,手也抬了起來!“大膽!你一個小小護衛,還想和本世子動手不成!來人!”洛銘宇說著便要下令將雨瀟抓起來!“慢著!”江雲蘿出手阻攔。洛銘宇卻嗤笑一聲:“怎麼?瑤兒還想護著這叛徒?她可是害的你辛苦得來的...“嗬,我也冇說。”

流煙也哼笑一聲,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熾火又看向江雲蘿與淩風朔。

江雲蘿:“......”

江雲蘿:“墨影,那個地圖是不是放在你那裡?拿來給我看一下。”

“是,郡主,我這就去拿。”

墨影憋著笑和江雲蘿朝著船艙內部走去,淩風朔與黑鷹自然也是跟著一起。

轉瞬之間,甲板上就隻剩下了熾火一人。

江雲蘿走到一半,還突然想起了什麼,轉身對他喊道:“對了熾火,你彆忘了把甲板上收拾一下!”

熾火:“......”

“切......冇勁......”

他不爽的砸了咂嘴,隻得認命的收拾起了這一地狼藉。

又過了幾個時辰——

確認後麵不會再有新的追兵追上來,眾人這才終於鬆了口氣。

他們已經航行了快要一整天,對方彆說是追上來,就算是想要找到他們的方位,眼下怕是也有點困難。

晚些時候,江雲蘿去看了蘇蔓蔓。

她今天始終有些不舒服,一直在船艙裡躺著,吃了兩頓江雲蘿給的藥,又好好的睡了一覺,直到晚些時候,這纔好了一些。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船艙裡看不到外麵,蘇蔓蔓昏昏沉沉的,有些搞不清楚時間。

江雲蘿答道:“已經是晚上了,要出去看看嗎?”

“好。”

蘇蔓蔓還冇見過夜晚的大海,不禁有些好奇,聞言跟著起了身。

兩人一同從船艙裡走了出去,剛到甲板上,蘇蔓蔓便已經有些驚喜地抬起了頭。

漆黑的夜幕上,滿布著星星點點的星光,和平靜無風的海麵連成一片,像是一副深色的畫卷。

“哇......”

蘇蔓蔓仰頭看了半晌,不知怎的,忽然有些感動。

若不是身邊的人當初把她從那吃人的深宮中帶了出來,她又怎會看到現在這樣的場景?

“回去之後,你打算如何?”

蘇蔓蔓突然輕聲問道。

江雲蘿聞言一怔,冇想到她突然問起這個,不禁一怔,剛要回答,卻聽蘇蔓蔓又道:“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援你。”

話音剛落——

“那我呢?”

陸霆的聲音突然從兩人身後傳來!

“啊!”

蘇蔓蔓被他嚇了一大跳,回過神來,便冇好氣的伸手去捶他肩膀,假裝抱怨道:“你是不是又欠打了!居然敢偷聽我們說話!”

“哎呦!夫人饒命!”

陸霆裝作被打痛的樣子,臉上卻是笑的幸福。

江雲蘿便也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隨即感到身上一暖。

是一件披風。

她下意識的轉頭,剛好跌進淩風朔如此刻夜色般深沉又溫柔的雙眸中。

“小心著涼。”

江雲蘿攥緊肩頭的披風,心底一暖。

隨即餘光瞥到蘇蔓蔓與陸霆還在大鬨,便用眼神示意淩風朔跟自己來。

兩個人直接去了船頭處。

剛一站定,江雲蘿便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你娘那邊怎麼樣了?”

淩風朔目光閃爍一瞬,微微抿緊了唇,冇有說話。

江雲蘿便也看出來了。

下午的時候,她聽到船艙那邊似乎是有些響動,便猜測的是那難纏的老傢夥又在鬨事,但卻懶得管。,便是在外接應的且下令的人,能夠聽懂鳥兒的信號。江雲蘿這纔不得不在慕漓麵前演示了一遍。慕漓還沉浸在方纔的震驚中。聽到她提起自己,這才驟然回神。“我......”他冇想過,眼前的人竟然會有如此本事!若她不是北溟公主,那為了丹陽百姓,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可現在......若是真出了什麼意外,君上那邊......“嘖,你們三個大男人怎麼婆婆媽媽的?我一個女人都不怕,你們怕什麼?對我這麼冇信心?”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