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他身嬌體軟 作品

第2256章

    

過來。那事情會不會都不是現在這樣!可無論怎麼後悔。眼下都已經太遲。花月繞過他,緩緩走向那廢墟,蹲下,一眼從身形認出。退下了那明豔的紅色外衫,蓋在了她的身上。是她平時喜愛的顏色隨即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碰了碰那焦黑指尖,神色猛地一凜,心底發酸,眼眶也控製不住的泛紅。這是......她?明明幾個時辰之前,他們二人還坐在一起喝酒。她還親口答應,以後若是有了石頭的線索,都會一同前往。心底深處像是被人硬生生的...賀薇兒被江雲蘿一句話懟的啞口無言,隻能張著嘴,一個字也說不出來,臉色差到極致。

“老大,好了。”

流煙已經替她重新包好了傷口,站了起來。

賀薇兒紅著眼圈,一半是被疼的,另一半是被氣的。

“好了,賀姑娘就好好養傷吧。”

江雲蘿依舊笑的“和藹可親。”

說罷,又補充道:“對了,我們大約要在海上航行半個月左右,船上冇人伺候,食物和水都已經備好,淩老夫人若是有什麼需要,賀姑娘就自給自足吧。”

賀薇兒猛地鑽拳,指甲狠狠戳進掌心。

江雲蘿這個賤人就是故意的!!!

她都已經傷成了這樣,還要去伺候人......

或許是她臉上的不甘心實在太明顯,讓一旁蘇蔓蔓都忍不住開了口,譏諷道:“賀姑娘怎麼這副表情?昨日不是你說要留在淩老夫人身邊伺候的嗎?”

有些意外她居然會開口,江雲蘿好笑的看了蘇蔓蔓一眼。

隨即便看賀薇兒臉色更難看,斷斷續續道:“我自然會好好伺候姨母......不勞郡主費心!”

一旁流煙都忍不住偷笑了起來。

這也不知道哪兒跑來的女人......

居然敢和她們老大玩心眼!

活膩了吧!

該!

賀薇兒肺都快氣炸,不想再看江雲蘿一眼,咬牙道:“多謝郡主為我上藥,眼下郡主應當還有其他的事要忙,不必再管我了。”

“嗯。”

江雲蘿也玩夠了,應了一聲,便與蘇蔓蔓和流煙一同走了出去。

流煙直接去了甲板上確認情況。

江雲蘿則是好笑的看著蘇蔓蔓問道:“你剛纔怎麼突然開口了?”

蘇蔓蔓聞言一頓,餘光又掃了眼賀薇兒房間的方向,隨即蹙起了眉。

“我也不知道,隻是看到她那樣子就來氣,我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見過如此,如此......”

她像是找不出來形容詞,憋了半天才道:“如此嬌柔造作,惹人生厭的女子!唔......”

蘇蔓蔓說到最後,竟是忍不住乾嘔了一下!

“哇!你不是吧?”

江雲蘿被她這反應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她已經討厭的讓你想吐了嗎?”

“不是......”

蘇蔓蔓冇趕忙擺擺手,人也有些站不穩的朝著她身上靠去:“我好像......有些頭暈......”

說話間,她臉色也跟著難看了起來。

江雲蘿這才神色猛地一變,沉聲道:“你這是暈船了!我先帶你回房間!”

話音未落——

船身又是一個我顛簸,蘇蔓蔓臉色頓時便更白了幾分!

江雲蘿不敢再耽誤,急忙把她送回了房間,交給了陸霆,又拿出提前配好的藥丸,讓她吃下兩顆。

隨即好笑道:“我就說讓你提前吃藥,結果你不吃......”

蘇蔓蔓滿臉蒼白,也有些好笑:“我從未坐過船......我以為......不會有事......”

說罷,又斷斷續續道:“不用陪著我......這裡......有陸霆,賀薇兒那邊......”

“那邊也不會有事。”

江雲蘿淡淡打斷了她的話:“她那麼嬌氣,要是頂著那個傷藥還能做什麼,我倒是瞧得起她,眼下有時間擔心她,還不如擔心我們......”

話音未落——

“郡主!!”一聲。“嗬,他們今日專程前來,不就是為了逼朕滴血驗親!”“滴血?”江雲蘿一怔。隨即有些無奈。她掌握了太多現代醫學,竟完全把古代人最信奉的也最不靠譜的古老方式給忘了!這辦法確實不保險,出錯率更是極高。但......洛鴻蕭似乎也不願意?為何?“瑤兒,你以為就算滴了血,他們便會認?”洛鴻蕭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江雲蘿默然。是了。若對方篤定了要證明她是假的,怎會輕易罷休?想著——有人將洛鴻蕭常年服用的方子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