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他身嬌體軟 作品

第2255章

    

卻能看出來,那裡麵鋪墊的雜草,不曾變過位置!最明顯的就是有幾根斜支出來的!和昨天一模一樣,分毫未動!這樣完整的鳥巢,從白天到黑夜,鳥兒竟冇有回來過?江雲蘿猛地察覺到了什麼,突然沉聲道:“北辰!那鳥窩裡應該有東西!”“鳥窩?”北辰一愣,下意識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隨即神色陡然一變,單腳一蹬牆壁便一躍而起!再下來時,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小布包!“郡主!”他急忙把東西拿了過來。江雲蘿二話不說,直接拆開!這包...像是達成了某種默契似的,所有人都不說話,靜靜的看著賀薇兒“表演。”

她一開始還哭的起勁。

漸漸的,見冇有人搭理自己,哭聲便也小了,神色看起來有些尷尬。

“哭夠了?”

江雲蘿懶洋洋的發問。

隨即不等賀薇兒說話便繼續道:“既然哭夠了,賀姑孃的傷勢是不是得處理一下?”

賀薇兒聞言一愣。

心底忽然升起一抹不詳的預感。

隨即趕忙擺手道:“不用麻煩......”

話音未落——

便看江雲蘿笑眯眯的上前一步:“客氣什麼?既然這傷口總是流血,看來是賀姑娘不太懂得包紮呢,我這裡有靈藥,保你用上幾次就能很快恢複,流煙,扶賀姑娘回房。”

“是。”

流煙應了一聲,便上前去扶著賀薇兒轉身。

她常年練武,稍稍使力,賀薇兒便半點也不能反抗,隻能被她推著朝著船艙內走去。

江雲蘿與蘇蔓蔓對視一眼,也跟了上去。

很快,幾人便來到了房間。

賀薇兒看著周圍的三人,神色明顯緊張,剛一間房間,便猛地和幾人拉開了距離,緊張的吞嚥了一下。

江雲蘿唇角一勾。

“隻是上藥而已,不必緊張,賀姑娘,麻煩把衣服脫下來一點。”

賀薇兒:“......”

賀薇兒更害怕了。

她原本想著在碼頭上大鬨一番,一定能夠引起那些官兵的注意!

卻忘了這些人都是練過武功的!

輕而易舉的就能讓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想著,她眼底快速閃過一抹憤恨。

江雲蘿也不催促,隻是雙手環胸,耐心的瞪著她。

前世她執行任務的時候,若是趕上心情不好,便會“逗、弄”一番到手的獵物。

自從來了這裡,已經很久冇有過這種感覺了。

賀薇兒把她當壞人也好,惡魔也罷。

她纔不在乎。

正想著——

賀薇兒終於有了動作,稍微把衣服拉開了些,露出胸口的位置。

“流煙。”

江雲蘿沉聲。

流煙立即上前,將賀薇兒的衣服又敞開些。

接著便看到她胸口纏的亂七八糟,又薄如蟬翼的繃帶。

不滲血纔怪!

一看便知是刻意而為!

江雲蘿無聲的和蘇蔓蔓交換了一個眼神。

流煙則是已經從瓶子裡倒出了藥粉,在賀薇兒的傷口上撒了厚厚的一層。

“啊!”

賀薇兒頓時便慘叫一聲!

那藥粉裡也不知道摻了什麼東西,竟是一碰到傷口,便立刻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像是被蟲子蜇一樣!

頓時就痛的賀薇兒冷汗直留!

連身子都在微微顫抖!

隨即咬著牙看向江雲蘿。

“郡主這藥......當真......是治傷的?”

說話間,豆大的汗珠已經從頰邊滾落。

賀薇兒眼底的恨意也幾乎快要藏不住。

江雲蘿麵上卻是笑意更濃。

“是啊。”

“都說這良藥苦口利於病,那用來治傷的藥,自然也是越疼,便恢複的越快了,賀姑娘不會覺得我是故意讓你受罪吧?你若是真的這麼想,可就大錯特錯了,畢竟你是因為傷口太疼才忍不住跌倒,又不是故意的,我何必針對你呢?”閃躲,心裡窩火。該死的!他們早有準備!今日是非要將她帶走不可!做夢!她手背青筋暴起,找準時機,一腳蹬上最近的樹乾,淩空躍起!手中匕首則是狠狠劃破網線!“刷!”江雲蘿直接從縫隙中穿了過去!可那灰衣人也跟著追了上來!來不及思索,她一腳踩向已在腳下的縛網邊緣!原本用來抓她的工具,此時竟成了助力!可冇想到——就在她躍起的一瞬間,竟又有兩張網,同時從頭頂與腳下包了上來!一根細鏈也甩上她的手腕,瞬間纏緊,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