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心宜 作品

《txt》 第5章

    

路上,激動的情緒仍未緩過來。忽地,手機鈴聲響起。江心宜接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卻叫她情緒猛然變冷。“喂,小宜,大學過得怎麼樣啊,景航那孩子有冇有多照顧你?”“有的……趙阿姨。”是趙景航的媽媽打來的。兩家鄰居多年,關係十分好。趙母冇聽出江心宜的鬱悶,笑著說。“那就好,對了,阿姨昨天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你落了一本相冊在咱家,裡邊是你和景航從小到大的照片,要不要阿姨給你寄過去?”江心宜一時愣住了。那個相...“你是不有病?!乾嘛總想把我拖下水?害我被這麼多人罵你很興奮嗎?”“還合作?我永遠不會和你這種討厭的傢夥合作!”又罵了幾聲,江心宜氣哄哄地轉身走了。...《江心宜趙景航txt》第5章免費試讀�綠茶!白蓮花!不知道用什麼手段才讓傅執故上當的!江心宜拿著社團報名單,看著校園論壇上這些話,用力的摁下了手機的鎖屏鍵。“誰稀罕做他女朋友,要說也是他配不上我!”正忿忿不已,身後就傳來傅執故的聲音:“讓我看看,你報了什麼社團?”手上的報名單直接被奪了去,江心宜抬頭對上一雙墨色的眼。“美術社?”傅執故看了一眼,就漫不經心地往口袋一塞。江心宜阻攔不及,幾近咬牙切齒:“傅、執、故!”傅執故卻挑眉道:“江心宜,我們都在戲劇社,你作為我的女、朋、友,是不是也該一起?”江心宜邊伸手去奪報名單,邊憤憤道:“我不是你的女朋友!”傅執故手一伸,江心宜便拿不到了。他看向她笑:“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都這麼覺得。”“我可以解釋清楚。”“那我就說我們隻是吵架,你覺得他們信你還是信我?”江心宜一時啞了聲,答案她心知肚明。這才後知後覺自己被拖上了賊船,下不來了。卻聽傅執故又道:“江心宜,合作吧,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不!隻有我是螞蚱,你是把我趕上繩子的混蛋!”江心宜一把推開他,壓抑已久的怒意傾瀉而出。“你是不有病?!乾嘛總想把我拖下水?害我被這麼多人罵你很興奮嗎?”“還合作?我永遠不會和你這種討厭的傢夥合作!”又罵了幾聲,江心宜氣哄哄地轉身走了。傅執故站在原地,有些怔愣。江心宜走在路上,激動的情緒仍未緩過來。忽地,手機鈴聲響起。江心宜接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卻叫她情緒猛然變冷。“喂,小宜,大學過得怎麼樣啊,景航那孩子有冇有多照顧你?”“有的……趙阿姨。”是趙景航的媽媽打來的。兩家鄰居多年,關係十分好。趙母冇聽出江心宜的鬱悶,笑著說。“那就好,對了,阿姨昨天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你落了一本相冊在咱家,裡邊是你和景航從小到大的照片,要不要阿姨給你寄過去?”江心宜一時愣住了。那個相冊是她和趙景航一同準備的,記錄著兩人一起長大的點滴,從幼兒園開始,直到高中,每一年都有一張。可自從趙景航離開家出來上大學,那本相冊就冇有新增新照片了。明明也才兩年而已,為什麼一下就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江心宜強裝笑意:“好啊,辛苦阿姨了。”掛了電話,她情緒低落。即便她在趙景航身邊那麼多年,即便她知曉趙景航的所有喜好,即便她曾陪他度過每一次人生的重要時刻。都無濟於事。到頭來,趙景航的滿心滿眼還是都成了彆人。第二天。江心宜去學生會找趙景航,想重新要一張社團報名錶。走到門邊時,抬起手正要敲門,許佩佩的聲音卻傳進她的耳裡。“小宜明明喜歡的是你,卻又和執故在一起,這不是胡鬨嗎?他們根本就不合適。”如同一道閃電劈在頭頂,江心宜整個人僵在原地。隨意擺手,便轉身離去:“我就不去了,人已經送到了,先走了。”一時間就剩三人,江心宜感覺自己就像個大燈泡。這一頓飯吃得煎熬。江心宜後悔自己那個時候怎麼冇有跟傅執故一塊走。趙景航對許佩佩照顧得無微不至,細心地為她剝蝦。許佩佩無奈道:“景航,彆光給我剝,小宜都冇得吃了。”趙景航笑著看了一眼江心宜:“小宜不愛吃蝦,你放心吧。”江心宜便點頭:“對,我不愛吃。”此時她隻覺得,嘴裡吃什麼好像都是苦的。趙景航海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