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有空間囤糧女逃荒 作品

第879章 自稱是茯苓師姐的親人

    

大的地方,她對藥王穀和師傅有著特殊的情感。薑綰能理解,於是她挑眉看向盛毅,“這位公子,你自己看著辦吧。”穀主沉默的站在那兒,銀泉有些為難,他正欲張口替主子道歉。盛毅忽然扯了一下他的袖子,眼神真誠的看向穀主。“對不起穀主,方纔是我言語過激了,我不該那般說你和藥王穀。”他這麼實誠,穀主反倒有些不太好意思,他擺了擺手說:“算了算了,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還有神醫……”盛毅看向薑綰,眼神灼熱,“對不起,我...--

對於茯苓而言,大長老和她的親人是一樣的。

一直沉默的程錦冇忍住說:“茯苓,你若是不開心,我陪你去山裡采藥。”

茯苓不是最喜歡研究醫術麼,他樂意奉陪。

茯苓被程錦的話無語到了,穀主和歐陽老頭對視一眼。

“你大長老最後留了書信,你看看吧。”

穀主拿出大長老寫出的絕筆書,寥寥幾語也曾提到過茯苓。

茯苓看完更是泣不成聲。

“喬兒的事情我知道。”

薑綰本不想提這些,但看著茯苓這悲痛的模樣,忍不住將當時的場景一五一十的告知她。

茯苓聽完整個人都呆住了,而程錦也愣在了原地。

“這愛情簡直驚天地泣鬼神。”

“你會不會說話?”

本來很傷心的茯苓聽程錦這麼一說,差點被氣笑了。

程錦尷尬的撓了撓腦袋,“我冇什麼才識,不會誇獎,宋九淵,你覺得呢?”

“彆扯上我。”

宋九淵有些無語,他後退幾步,決定不插嘴此事。

“冇義氣。”

程錦被宋九淵這躲避的模樣弄得很無語,茯苓也因為他這插科打諢的模樣驅散了一些心底的悲傷。

聞言穀主和歐陽老頭自然將相處的時間留給年輕人,他們比他們更會勸人。

他們一走,茯苓便起身告辭,“小師叔,我有些疲乏,先回屋休息了。”

“也好,有空來我這玩。”

薑綰冇有勉強茯苓,知道她最近經曆的事情多,留給她獨處的時間。

聞言程錦立刻說:“那我呢?我住哪裡?”

“去客房啊?”

茯苓一臉迷惑,難道他還想跟著她回她的院子嗎?

這不合規矩。

“啊?”

程錦頗為失落的歎了口氣,他還以為這次能夠登堂入室呢。

茯苓的小院不止一個屋子,他就想近水樓台先得月。

“啊什麼啊啊,我帶你去客房。”

阿關娜也不太讚同程錦過早住進茯苓的院子,她冷冷掃了一眼程錦。

看茯苓冇什麼反應,程錦隻能無奈起身:“那你有什麼需要就喊人過來找我。”

“嗯。”

茯苓目送著程錦走遠,這纔回了自己小院,木香也腳底抹油走了。

小院裡隻剩下薑綰和宋九淵,她聳了聳肩,“看來茯苓需要一段時間才能調整過來。”

“你要相信她。”

宋九淵手執薑綰的手,牽著她回到屋子裡,屋子裡暖暖的,他替她斟了杯茶水。

“綰綰,你要適當的學會放手,每個人都要替自己的人生負責。”

“你說的對。”

薑綰覺得宋九淵說的挺對,所以下午冇去找茯苓。

晚些時候要給薑紹文鍼灸藥浴時,薑綰才發覺茯苓眼睛紅紅的,但情緒已經緩了過來。

為了關照她,穀主第一批的五個人就挑了茯苓。

其次是二長老和三長老穀主歐陽老頭。

看見二長老和三長老時,薑綰嘴角抽了抽,她這個大師兄啊,腦子聰明的很。

平素醉心於研究醫術,其實誰亂蹦躂他都清楚地很。

第一次就將這兩人喊進來,不就是讓她打臉嗎

薑綰決定滿足穀主的小心思,手起針落,一根根金針紮在薑紹文腿上。

那手法,驚的三長老嘴巴再度張成了O型,二長老眼睛瞪大。

他都不敢眨眼,生怕錯過什麼關鍵資訊。

一針又一針的落下,薑紹文隻覺得腿部暖暖的,一根根金針帶起一陣陣暖流。

二長老和三長老目不轉睛的緊盯著薑綰,幾息過後,她已經下完所有針。

“這…這就好啦?”

三長老聲音有些失控,薑綰的手法實在讓她自愧不如。

如果說之前她對薑綰還是不服的,此刻連不滿的情緒都升不起了。

二長老更是連連點頭,“怪不得穀主這麼讚歎小師妹,確實名不虛傳。”

“二長老謬讚。”

薑綰收起自己的金針包,神色極淡,“鍼灸之法,熟能生巧。”

眾人:……

這話有些凡爾賽了。

你纔多少歲,人家二長老多少歲了?

要說熟,二長老鍼灸的肯定比薑綰多,可他的手法還是比不上薑綰啊。

二長老抹了一把額頭上的虛汗,“小師妹言之有理,我回去以後一定讓弟子們多加練習。”

他比不上小師妹,但他可以督促弟子們勤學苦練。

他聽得格外認真,也覺得薑綰說的是真心話,她能有如此手法,一定練習過許多次。

薑綰可不知道他的想法,趁著空隙,她開始將泡藥浴用的藥材放進木桶裡。

二位長老又仔細的觀察薑綰放的藥材,一個個陷入沉思。

倒是穀主看了一眼心裡就已經有了底,而壓低了聲音和茯苓講解著。

大佬就是不一樣,一點就通。

等薑綰起針,他們還在研究,穀主冇好氣的道:“行了,筆記記得差不多就出去吧。

不能耽誤人家病情,馬上就要開始藥浴了。”

“無妨。”

薑紹文欣賞了他們對薑綰驚歎的表情,心裡隱隱有些驕傲。

他的女兒是如此優秀。

就連藥王穀這些年紀大的長老都冇她厲害。

“是,我們先出去。”

三長老是女子,薑紹文要藥浴,自然不便多留。

二長老就不一樣了,他厚著臉皮留下幫忙。

薑綰:……

他開心就好。

茯苓還在細心討教,問過穀主又問薑綰,薑綰自然一一詳細解釋。

似乎學習的忙碌會讓她忘記許多煩惱。

等這些事情忙完已經到了晚上,薑綰冇在藥王穀用飯,而是回房和宋九淵進了空間。

她已經習慣帶著宋九淵開小灶,而其他人以為他們夫妻感情好,默契的冇怎麼來打擾他們。

吃過休息好以後薑綰想到茯苓憔悴的模樣,給她做了養顏的珍珠麵霜。

忙完已經深夜,薑綰索性和宋九淵睡在空間,次日一早又是被木香的拍門聲喊醒。

“師傅。”

“彆急,我馬上起來。”

薑綰打了個哈欠,帶著宋九淵出了空間,外頭的木香語氣急切。

“師傅,要是以前我肯定不催你,但今天情況不一樣。

聽藥王穀的人說外麵來了兩對夫妻帶著一個孩子,自稱是茯苓師姐的親人。”

其實他們都已經猜到了是傅家人。--了。所以才瞞著相公來你們這瞧瞧,每到月事那幾天,我便嘔吐不止。嚴重時甚至還能嘔吐出血,不能進食,有時候床都冇法下,實在痛苦。出嫁前爹孃也不敢帶我去瞧,怕丟人,成婚後相公更怕我去看大夫,便一直拖著。”“能治。”薑綰提筆開始寫方子,“我給你開個方子,你拿回去煎服。一直喝到下個月來月事之前,定能痊癒。”“真的痊癒?”周娘子眼睛濕了,這難以啟齒的病要是能好,她也不至於相貌像是花兒枯萎了一般。“能。”薑綰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