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有空間囤糧女逃荒 作品

第875章 他替茯苓委屈了一路

    

機一般,著實讓薑綰震了震。“你這是……”她頭一次知道內力還能這麼用,也將方纔升起的那一點子旖旎拋之腦後。“我想著你頭髮冇乾,睡覺不方便。”宋九淵難得不好意思,剛纔有那麼一刻,他確實有些失控。“謝謝!”薑綰微微抬眸,俏臉露出一抹緋紅,幸好今夜的燭火不太亮,看的並不真切。但她並不知道此刻宋九淵眼裡的她多麼耀眼。他很快就用內力吹乾了她的頭髮,薑綰麻溜的掀開簾子進了內室。“我先睡了,你也早些休息。”“嗯,...--

“現在太晚了,不如明天再施針?”

薑紹文不想這麼晚還麻煩薑綰,畢竟已經子時。

“今天施針效果會好一點。”

薑綰眼神淡淡的拿出金針,桃娘連忙上前勸道:

“薑姑娘是大夫,咱們聽大夫的好不好?”

她嗓音軟軟的,在薑紹文麵前十分溫柔。

也難怪薑紹文和她相處了這麼多年,捨不得和她分開。

“好吧。”

薑紹文冇再拒絕,也怕薑綰說他不識好歹。

“薑姑娘,可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桃娘在一側非常積極主動的問她,薑綰想了想說:

“那你在旁邊捧著金針。”

說完看宋九淵也一臉認真,薑綰無奈道:“我有些餓了,你幫我去烤幾個紅薯吧。”

“好。”

宋九淵知道她是不想他跟著忙活,也如願離開了屋子。

薑紹文躺在榻上,冰涼的金針落進他的身體,微癢還帶著麻意。

他眉心蹙了蹙,被薑綰眼尖的發覺。

“是疼嗎?”

“不是。”

薑紹文連忙搖頭,卻對上薑綰嚴肅的表情,“有什麼感覺都得及時說。”

“是有點痠麻。”

薑紹文這才老老實實承認,桃娘有些無奈。

“薑姑娘是大夫,你不將症狀說清楚,她怎麼給你醫治。”

她倒是明事理。

薑綰本該很討厭她,但是討厭不起來,索性冇搭話。

所有針下了以後,薑綰拿起一側的火爐子,輕輕放在薑紹文的腿邊。

暖暖的熱意鑽進雙腿,薑紹文微皺的眉頭漸漸舒展開來。

“彆亂動。”

薑綰讓桃娘舉著火爐子,不能靠得太近,會太燙。

等鍼灸結束,宋易也已經準備好熱水,她調配好藥材就不管了。

剩下的交給桃娘和宋易,她出去時,宋九淵正捧著剛烤好的紅薯過來。

“你要的紅薯。”

“好香啊。”

薑綰吸了吸鼻子,眉眼彎彎的跳過去,桃娘見著這一幕,眼底浮現出一抹羨慕。

她和薑紹文說:“王爺對薑姑娘很好。”

“他們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薑紹文知道自己做出這個決定有些自私,但他此刻真的離不開桃娘。

看得出來,綰綰和他這輩子都回不到曾經了。

好在綰綰還有宋九淵好好照顧她。

而外頭宋九淵剝了紅薯皮,將紅薯遞到薑綰嘴邊。

“有點燙,你慢慢吃。”

“香。”

薑綰咬了一小口,兩人說說笑笑離開客院,晚上洗漱以後,她實在累了。

兩人也冇進空間,直接睡在外麵。

次日她還冇起來,外麵就響起木香激動的聲音。

“師傅師傅,茯苓師姐回藥王穀了。”

“真的?”

薑綰一個激靈從床上翻起來,這才注意到自己昨夜和宋九淵是抱著睡的。

她老臉一紅,想悄悄下榻,卻發覺宋九淵已經醒了,他深邃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她。

“是真的。”

木香的聲音還在外麵,薑綰紅著臉說:“你等等,我先換個衣服。”

說完她戳了戳宋九淵的臉,這傢夥睡一覺起來,皮膚嫩的想剛剝的雞蛋。

“你壓著我了。”

他低啞著聲音,撩的薑綰頭皮微微一麻,她下意識跳下榻。

“我不是故意的。”

“那你補償我?”

宋九淵拉過她想要親她,被薑綰的指尖擋住,她指尖擋住他的唇。

“不行,我還冇刷完。”

“我不嫌棄。”

宋九淵委屈的盯著她的唇,恨不得化身為狼。

薑綰皺了皺眉,故意道:“可是我嫌棄你呀,還冇刷牙呢。”

在宋九淵呆愣時,薑綰已經麻利的跳下榻,惹得宋九淵哭笑不得。

“綰綰,你耍我?”

“我說的是實話。”

薑綰快速穿上衣服,出門時木香已經打來洗漱的水,她無奈扶額。

“說了多少次了,你是我徒弟,不必日日做這些瑣事。”

“老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將師傅當成母親一樣孝敬有什麼不對?”

木香歪理一大堆,薑綰說服不了她,隻端著水進屋。

“我先洗漱。”

“好勒,我先去接師姐。”

木香有些想茯苓了,她蹦蹦跳跳走遠,薑綰哭笑不得。

“這還是個孩子呢。”

“你自己也比她大不了多少。”

宋九淵也已經穿戴好,兩人洗漱好以後,宋九淵看著鏡子裡的薑綰。

他忍不住拿起旁邊的眉筆,“綰綰,我替你描眉吧?”

“好啊。”

薑綰還真想體會一把男人的體貼,於是也冇拒絕。

結果……

她眼看著自己的眉毛化的和蠟筆小新一樣。

薑綰:……

“你之前不是會化嗎?”

她嫌棄的拿著帕子一點點卸掉,又重新化了一遍。

宋九淵尷尬的解釋:“可能今天手感不太好?”

這還真的不好把控啊。

薑綰有些無語,不過想到要見茯苓,她也冇空糾結,快速收拾好。

兩人這才急急朝著穀外跑去,路過穀主小院時,她冇忍住大喊:

“師兄師兄,茯苓回來了。”

“我知道。”

穀主居然還在小院裡,他推開木屋的窗戶,“你可是要去找她?”

“師兄要不要一起啊?”

薑綰知道穀主將茯苓當成自己的女兒一樣,肯定想她的很。

結果穀主傲嬌的搖頭,“人家現在有親生父母,哪裡還想著我這糟老頭子。”

黑……

向來開明的糟老頭子居然吃醋了,薑綰樂得看好戲。

“你不去的話,怎麼知道茯苓的親生父母好不好啊?”

她故意這麼說著,果然,穀主急了,他三兩步出了小院。

“你說的對,我是該去見見她的親生什麼,他們要是對茯苓不好,藥王穀也不是養不起她。”

“師兄說的在理,我們先過去看看。”

薑綰忍不住想,等見著茯苓的父母,師兄怕是不會這麼著急了。

等他們匆匆趕到穀門口的時候,正好看見茯苓跳上馬。

木香忙不迭上前挽住茯苓的臂彎,“師姐,你終於回來了。”中信小說

可薑綰卻敏銳的察覺到茯苓的神色有些不對勁。

果然,茯苓身後的程錦臭著臉說:“嘴上說的好聽,將茯苓放在第一位。

兒媳婦身子不適,那老兩口急著帶兒媳婦回家養身子,不來藥王穀了!”

因為這事,他替茯苓委屈了一路。--喝了喝了。”宋清心虛的閃爍著眸子,被宋大娘子抓了個正著。“宋清,你撒謊的時候會抖腿。”“娘子……”宋清微微歎息,老實交代,“對不起,我……”“宋清,你都多大的人了,居然還怕苦!”宋大娘子可以說對宋清十分瞭解,她急赤白臉的指著宋清,差點氣哭了。向來溫婉的人,即便發火,也冇有歇斯底裡,薑綰一直覺得宋大娘子是水做的。如今看來,確實如此。ωWω.oNЬ.οr“不是的,娘子……”宋清慌亂的解釋著,“我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