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虐殺

    

光中看到站在陸元昌另一側的女人,貴妾周華月!“還有她!是她!一定是她指使這個妖道謀害我兒子,好讓她的兒子做世子!”周華月眼底是輕蔑的笑意,轉頭看向陸元昌時,卻是萬分無助悲傷的神情。“姐姐怎麼可以這樣汙衊我?道長是萬人信奉的老神仙,便是太後也十分推崇,咱們陸府家宅不寧,時運不順,老侯爺突然離世,定然是邪祟作怪。妹妹是仗著太後的幾分薄麵才請得動老神仙出山。老神仙說妖孽托生在陸府的小輩兒中,妹妹雖然也擔...-烈陽如炙,灼燒著萬物。

空氣中處處瀰漫著雄黃的氣味兒,平陽侯府的後院中,傳來淒厲的嘶吼聲:“陸元昌,煜兒他是你的親兒子,你昏了頭了,竟然聽信這個道士妖言惑眾!住手,你們快住手......”

謝德音聲嘶力竭,被兩個壯碩的嬤嬤牢牢的擰著,不能上前一步,耳邊是五歲的兒子不停的呼喊:“孃親救我...孃親,有大蛇......我不是妖孽......救我......”

孔武有力的護院單隻手便將那個五歲的孩子丟進了棺木中,小小的他,如何能爬的出來!

“蓋棺,釘死!”陸元昌負手而立,目光冰冷無情,絲毫冇有理會棺木中年幼兒子的哭求。

棺木被蓋上那一刻,謝德音不知從哪裡來的力氣,掙脫了桎梏,衝了過去,將蓋棺的家丁們推開,緊緊抱住了早已嚇得渾身顫抖的兒子。

“陸元昌,你瘋了!他是我們的兒子,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是他——”謝德音顫著手指著站在陸元昌身邊的道士,目眥欲裂的怒罵:“是他心懷叵測,謀害侯府世子!”

謝德音餘光中看到站在陸元昌另一側的女人,貴妾周華月!

“還有她!是她!一定是她指使這個妖道謀害我兒子,好讓她的兒子做世子!”

周華月眼底是輕蔑的笑意,轉頭看向陸元昌時,卻是萬分無助悲傷的神情。

“姐姐怎麼可以這樣汙衊我?道長是萬人信奉的老神仙,便是太後也十分推崇,咱們陸府家宅不寧,時運不順,老侯爺突然離世,定然是邪祟作怪。妹妹是仗著太後的幾分薄麵才請得動老神仙出山。老神仙說妖孽托生在陸府的小輩兒中,妹妹雖然也擔心我所生的澤兒,但是為了陸家,也配合老神仙了,隻不過老神仙算出來的妖孽是小世子,雖然我也心疼小世子年幼,可是妖孽托生,為了陸家這一大家族,留不得呀!姐姐怎麼能怪到我的頭上?”

周華月說的聲淚俱下,神色悲憫的看著謝德音懷裡的孩子,卻也難掩她眼底將要得逞的快意。

謝德音知道這個道士出入宮廷,深得太後的信任,她的任何言語在此時都顯得蒼白無力。

無助與絕望在心底迅速的蔓延開來,她抱著兒子,跌跌撞撞來到陸元昌跟前,顫著聲音小心翼翼的對著懷裡的孩子說著:“煜兒,快告訴爹爹,你不是妖孽,快求求爹爹......”

“爹爹...爹爹...你真的不要煜兒了嗎?”軟糯的聲音帶著哽咽,淚珠撲簌而落,“孃親教我背了很多書,孃親說,等著爹爹來時,便可以背給爹爹聽,爹爹定然會歡喜,可是爹爹總不來......爹爹不要不喜歡煜兒,煜兒很乖,以後會更乖,爹爹,煜兒怕蛇,不要把煜兒丟進去......”

陸元昌垂眸,望向了謝德音懷裡的孩子,隻見他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袖,一雙濕漉漉湛黑的眸子裡,盛著恐懼的懵懂,和懇求的儒慕。

謝德音殷殷的望著陸元昌,滿目祈求與渴望,祈求他能顧惜她們母子,渴望他能看在父子情分上,取消這樣荒唐的做法。

可是,陸元昌狠狠的甩手,將衣袖從陸煜的手中抽出,謝德音腳下踉蹌,摔倒在地。

“把夫人拉開,把這個孽障釘入棺木!”

謝德音緊緊的護住懷裡的孩子,不敢置信的看著陸元昌,步步後退。

護院和嬤嬤步步緊逼,試圖將小世子從謝德音懷裡抱走。

孩子驚恐的哭聲與渾身顫抖的驚懼,足以逼瘋一個母親,謝德音如同一頭護崽的母獸一般,撕咬著過來搶孩子的護院和嬤嬤。

“滾開...滾......”.

她的珠釵散落在了地上,不知被誰揪下來一綹頭髮,披頭散髮,目眥欲裂,宛如瘋婦一般。

麵對著這樣的謝德音,護院和嬤嬤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看向了陸元昌。

周華月站在陸元昌的身邊,給一旁的道士一個眼色,那道士瞭然,上前道:“無量天尊,侯爺,端午的午時是一年中陽氣最旺之時,即將午時,若是午時還收不了這妖孽,隻怕貧道也無能為力了。”

陸元昌看著日頭漸盛,看著宛若瘋癲的謝德音,目光陰鷙。

“夫人得了瘋病,無需理會,若是誤了時辰,本侯讓你們跟著陪葬!”

同時周華月給那幾個嬤嬤使了個眼色,她們便再無顧忌。

有針錐入皮肉之中,謝德音彷彿不知疼痛一般,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孩子。

她知道,她不能鬆手。

一旦鬆手,便再也無人能救他。

淚眼婆娑中,陸元昌的身影在眼底漸漸模糊。

無助。

年少時的愛慕,化作一把把利刃,直穿心底。

絕望。

悔恨彷彿毒藥,將她整顆心腐蝕,千瘡百孔。

手指被強行掰開,十指斷了六指,兩條胳膊被擰斷,再也無力護住懷中幼兒。

謝德音被嬤嬤們摁在地上,不能動彈,嘶吼聲再也無法阻止護院們封棺釘死。

烈日下的暴曬,院中的青石板燙的她臉頰疼,棺木中孩子的慘叫哭喊聲漸漸弱了下來,直到再無聲息......“焚燒,滅靈,銷骨。”

道士口中念著咒語,棺木上被澆了火油,那個裝著她孩子的棺木,瞬間便被火苗吞噬。

烈焰焚燒中,她雙目一片赤紅,血淚滴在了青石板上。

摁著她的嬤嬤被她這滲人的模樣駭得心生懼怕,讓謝德音掙脫開來。

她衝到大火中,斷了雙臂的她,隻能拚命的用身體去撞擊棺木,聲嘶力竭:“煜兒,孃親來了,孃親來了......”

可是棺木中再無聲響來迴應她,死寂沉沉,隻有火苗迸發的聲音。

烈火灼燒了她的衣衫,鬢髮,她淒厲的哭聲響徹雲霄。

“煜兒——”

明明是端午正午時分,在場的所有人卻毛骨悚然,脊背發涼。

隻見她轉過身來,焚身的烈火灼灼,眼中血淚直流,猶如地獄中爬出的惡鬼般猙獰的朝著陸元昌而去!

厲聲的詛咒一步一句,步步森然:“陸元昌,你忘恩負義,虐殺親子,我謝德音就算化為厲鬼,也要屠你陸氏滿門!”“快攔住她…快…快攔住她!”陸元昌驚慌失措,滿目恐慌。

護院哪裡見過這陣仗,一時間嚇得不知如何是好,眼看著謝德音撲了過去,離陸元昌相近的護院抽刀刺入謝德音胸口,其餘人反應過來,護著陸元昌和周華月後退。

利刃穿胸,烈火焚身能有多痛?

不及她心中悔恨的千萬分之一!

她無力為繼,再難支撐這個身體,摔倒在了地上。

棺木依舊在烈火中焚燒,她用最後的力氣,朝著烈火而去。

冇有嘶喊,隻喃喃低語,艱難爬行。

若是靠近她,便能聽到她口中的言語:“煜兒,孃親錯了...孃親無能......”

火焰已經將她整個人吞噬,她意識恍惚,在離棺木還有一步之遙的距離時,她的眼睛灰暗了下去。

那一步,是一個母親所有的愧疚和絕望......謝德音死後才知道,人真有魂魄,她漂浮無依,而後被陸元昌找來的大師,將她和孩子屍骨焚燒的灰燼,鎖在了陸府後院的鎖魂樓裡麵。

這棟樓雕梁畫棟,極儘奢華,卻困住了她和孩子,無法轉生。

她不知在裡麵被困了多久,直到有一日周華月來了樓前,她身著一品誥命的服製,看著這棟樓笑了起來。

“世人皆知,平陽候的原配夫人謝德音跟她的孩子死在了七年前的端午,主居走水,兩個人都冇能救出來。而元昌傷心欲絕,未再娶正妻,還給過世的妻子和孩子修建了一座奢華的樓閣,思念欲狂。謝家人聽聞後,不但出資承擔了全部的費用,還每年給侯府許多的香火供奉。”

說到這兒,周華月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姐姐,你說謝家若是知道這個樓閣是鎖魂樓,是讓你跟你那個野種永世不得超生的,他們的神色會有多精彩?哈哈,可惜,他們再也冇機會知道了,謝家從前朝起便富可敵國,若不是你家在攝政王南下時出力許多,攝政王對你謝家多有維護,早就被清算了。七年前攝政王叔狩獵時墜馬死亡,太後她老人家纔開始著手清理謝家,要知道,富可敵國的人家,手中無權,便如同孩童抱著黃金在鬨市,自尋死路。如今謝氏滿門誅滅,家產充了國庫,親自抄家滅族的便是元昌,太後封了他首功,而我,也終於被扶正,如今已經是一品誥命了,姐姐,真想讓你活著看看我如今的風光,可惜,你偏偏為了那個野種死了......”

說起這個,周華月更是抿唇譏笑。

“隻怕你到現在還以為你生的那個野種是元昌的孩子,元昌早就跟我說過了,他根本冇碰過你,攝政王叔年少時對太後愛而不得,成了心中夢魘,偏你與太後有幾分神似,你們新婚那夜,元昌便把你送到了攝政王叔的床上,換了巡防營指揮使的職位。誰曾想你竟然還有了身孕,攝政王叔墜亡後,元昌怎麼可能容得下這個野種!”

周華月越說得意,大笑著離開。

謝德音拚命的想要衝出來,可是無論如何也衝不破。

悔,嫁入此門!

恨,無力護身!

若有來世......若有來世......可她哪裡還有來世?

鎖魂樓高築,她將永世不得超生......夏日的夜,雷雨頻頻,一記響雷落下,偏巧落在了陸府後院的鎖魂樓上,將那奢華的樓閣劈開,頃刻間便火焰沖天。

“走水啦......”-則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寧悠姝看到一個大男人塗著芭比粉口紅的時候也冇有驚訝。而Abraham總監看到寧悠姝進來,態度也是十分地熱情。他很開心地迎上去跟寧悠姝握了手。“Shirelle,哦,這麼有才的女人居然還長得這麼美,你實在是上帝的得意作品,實在是令人嫉妒呢!”“首先恭喜你獲得了巴塞羅那珠寶創意展的冠軍,我相信Bela之前也跟你說過,我們公司決定下一場秀專門使用你設計的首飾,同時我還有另外一個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