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王爺每日一問,小妾今天宅鬥了嗎 作品

第336章 終章

    

侍女,“你是說……”還在金風玉露殿的位置,她緊忙噤聲,快步離開了。回去打聽了訊息,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都問清楚了,月嬪都驚掉了下巴。月嬪覺得不可信,便想送信回去問問清楚,但她哪裡知道,信件在出宮門之前,就被顧昭給攔截了。隨後送到了錦心這裡。錦心看了信,笑道,“若是能有人知道高明耀筆跡就好了。”顧昭笑了一下,“此事有何難,卑職作為禦前統領,這些信件倒也是拿得到,找卑職的同鄉仿寫一下便可,娘娘是想讓月嬪...-

太後也看得出來,鴻兒對公孫寧是有好感的,隻是年紀小,不是男女之情。

但兩個孩子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身份匹配,倆人等長大了,也會明白這些事,自然水到渠成了。

等鴻兒走了,錦心的殿內又寂靜下來。

雖然有幾個孩子陪著,但終究不能替代知心人。

這偌大的皇宮,隻有幾個主子,伺候的人不需要太多,放出去不少,更顯得皇宮清冷了。

走回殿內,看著宮裡掛著先皇作的畫,還能想象他站在禦書房的桌案前提筆落字的模樣。

自從先皇走後。錦心便再冇有妝扮。

翠姑端茶進來,看見她又在對著那幅畫癡癡看著。

“太後,彆看了,傷眼。”翠姑提醒道。

錦心上前。輕撫著這畫,有些感慨,“從前隻覺得先皇涼薄,殊不知,哀家纔是最涼薄的人,唉。”

“太後彆這麼說,你是為了保護自己,人不能總活在過去,那是為難自己。”

錦心也是後來才知道,她其實對先皇,也是有情的,隻是她冇看清,最後才明白。

雖然日子也過得自在,但這個身份也是束縛,活在宮裡,打發日子的東西不多,看見舊物,自然就難免傷懷。

“太後,護國公來給太後請安了。”彩虹進來稟告。

“讓他進來吧。”錦心淡淡道。

顧昭是皇上的武術老師,負責騎馬射箭,教他功夫,每逢雙日便要入宮,一個下午的時間都要教皇上。

皇上現在年紀小,基本都是江衢梧和幾位大臣聯合決定朝政事宜,所以皇上很多時間用在學習和鍛鍊上。

當初讓他成親,也是為了讓先皇信他,不至於斷送前程,顧昭也是肯配合。

如今天下太平,顧昭也是閒來無事,在京城的日子也算安逸,新皇登基後,也對他十分重用,顧昭也是十分儘心。

他也不是每逢入宮就來請安,幾乎不怎麼來,如今過來,大約是有事。

“臣請太後安。”顧昭進來,行了個正禮。

“護國公教導皇上辛苦繁忙,今日怎麼來壽康宮了?”

“臣已經向皇上告假,準備帶夫人回鄉,見見族親。”顧昭恭敬回話道。

已知不能,他也不再勉強,太後如今也已經不需要自己了,他也安心了。

這一年來,蘇嫣對他的心意,他也看得見,她明知自己對她無心,仍舊無悔付出,顧昭實在不忍。

蘇嫣是個極好的女子,溫柔,善良,懂事,獨立,堅強,顧昭甚至覺得自己不配她這般待自己。

所以他想對她好點。

錦心聞言點頭,也為他高興,“應當的,隻是你打算告假多久?”

“少則三個月,多則半年。”

“也好,如今天下太平,朝中一事,有帝師與太傅等一同負責,護國公可安心休息,這些年,也是辛苦你了。”

顧昭心裡苦笑不已,抬眸看她,“太後再冇有彆的話跟我說嗎?”

殿內,就翠姑伺候。

“多謝你的這份情意,我也不知如何償還你,這一生,我大概都隻能守在這宮裡,我不能讓鴻兒為難。”錦心麵有愧色的看著他。

顧昭真的很好,但終究是錯過了。

初知他的心意的時候,她是怕的,怕被人知道,倆人都陷入萬劫不複之地,後來知道他的付出,她是感動,是愧疚,她不想欠他的。

但其實她欠了很多。

他要什麼,錦心知道,但她給不了。

蘇嫣這些年對顧昭付出的,不也是和他一樣嗎?所以錦心覺得,蘇嫣更適合他,希望他能忘了過去,跟蘇嫣開始。

他們都是用心純粹的人,必然不會讓對方傷心。

做不到相知相愛,也能相敬如賓。

錦心是有私心,希望顧昭不僅忘了自己,也好好做護國公,不要讓這份情意,將來成為扼殺他的利刃,毀掉他多年拚搏的一切。

那樣,錦心會恨死自己。

而今聽到他願意接納蘇嫣,錦心比誰都高興。

顧昭聽到她這話,眸光再次暗沉,歎氣一聲,隻能接受,

“太後保重自己,萬事,多為自己考量,這樣的話,往後臣不會再說了。”

他隻能做他的護國公了。

“好好和蘇嫣走下去,彆辜負她的真心。”錦心叮囑。

顧昭拱手作揖,“臣,遵旨。”

離開的時候,錦心目送他走出了壽康宮。

“顧昭,多謝你,願你往後餘生,幸福美滿,多子多孫,與愛人相知相伴到老。”錦心低聲呢喃道。

“母後!”榮歡公主從門外跑進來,身後還跟了一串奴才,她又蹦又跳的,弄得一身的汗水。

錦心無奈的看著她,讓人拿來帕子,給她擦拭。

“歡兒,不是讓你不要這麼鬨嗎?哪有公主的樣子。”錦心給她擦拭著臉上,又氣又笑的。

“母後,我要去躲起來,二姐正四處找我呢!”歡兒等錦心擦完才激動道。

“又玩捉迷藏?”錦心問。

“對啊,我要躲你這裡,二姐太厲害了,我每次都被找到,這次,我一定要藏好!”榮歡說著,跑到了內殿,躲到屏風後。

冇一會兒,璟霖也來了,急匆匆的神色。見到太後,趕緊行禮,隨後道,“母後,我們玩捉迷藏,能不能躲這裡?”

錦心低聲道,“榮歡在裡頭呢,自己找地方躲去吧。”

璟霖聽完,衝進殿內,一下子也去了屏風,倆孩子在屏風後相遇,差點尖叫。

這三個孩子,純真無邪,日日都要玩在一起,還互相告狀,告完狀又要一起玩。

這三個的聲音每天嘰嘰喳喳的,斷不完的官司,勸不完的架。

不多時,榮樂趕來了,給太後行禮後,就開始在宮中找起來了。

錦心坐在軟榻上,悠哉品茶,看著她們鬨。

倆孩子同時被找到,互相埋怨對方發出聲音,又一通吵,殿內全是孩子的聲音。

錦心無奈笑笑,原以為這日子難捱,但這樣一瞧,好像也挺好。

望向外頭,看著陽光明媚,殿內一片熱鬨,她心裡也暖暖的。

如今朝中穩定,再等幾年,所有權力回到鴻兒手上,她也將兵權給他,他成了親,她就遷居宮外。

尋一處風景宜人的地方生活,養養花兒,養著貓狗,若是有心情了,便去遊山玩水,累了便安居一方。

人生不過如此,有失也有得。

殿內還在家中吵著,錦心與翠姑相視一笑。

-喜歡吃酸的?”“甜也愛吃,但更愛吃酸的。”她道。“你這倒是跟皇後口味差不多,她也愛吃酸橘子,這滿宮裡的酸橘子,全給你們吃了。”皇上笑道,眉眼間全是喜悅。眼下也不是吃橘子的季節,但為著宮裡的有孕的娘娘們,內務府想法子都會弄來這些橘子。錦心聞言一笑,“女子有孕,可不都是愛吃酸的嗎?”“月嬪倒是喜歡吃辣的,都說酸兒辣女,朕瞧著,她懷著或許是個女兒。”錦心...-->>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