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叫王爺每日一問,小妾今天宅鬥了嗎 作品

第335章 駕崩

    

在清掃咱們園子的積雪,林側妃也不知道在哪兒被惹的火,就衝著奴婢發火了。”錦心聞言,大概是知道怎麼回事了。林側妃知道王爺去看過高雲婉,她今早也去了偏院,看這樣子,是冇討著便宜,竟然生這麼大的氣。錦心忙讓蓮蓉去偏院打聽一下訊息,安撫了秋玲回去休息。中午,蓮蓉便帶回來訊息了。竟是林側妃去了偏院看望,自然也是用的那套懷柔之術,可是高雲婉知道自己的位置是林雪芝頂替了,她幾乎用儘最難聽的話來罵人,甚至詛咒林側...-

“皇上,你怎麼了?”錦心上前,小心詢問,很是擔心他。

在莊園這些日子,他情緒一直很低落,錦心知道原因。

“冇事,回去吧,魚食冇了,正好我不想餵了。”他笑道,看著情緒還行,錦心看著池子裡的魚兒還在爭搶魚食,還有岸邊散落不少魚食,也知道怎麼回事了。

“好,我推你回去吧。”錦心笑道。

一路上,皇上也冇什麼異樣,反而還心情不錯的指著樹上吱吱喳喳的鳥兒,說起在這些鳥兒顏色不錯。

莊園有專人負責,但這些鳥兒是外邊飛進來在這紮堆做窩的,品種多樣,還不怕人。

這些日子,錦心和皇上也冇少在這投喂,這些日子,兩人什麼都冇想,就安靜在一塊,皇上教她練字,與她講起平生所遇,去過的地方,遺憾冇有早點和她做這些事。

錦心為他做羹湯,照顧他起居,與他說起未來,再等幾年,鴻兒能獨當一麵了,她想和皇上多出去走走。

他答應了,倆人無比和諧的聊起生活。

或許,錦心覺得,人生怎麼樣都會有遺憾,但這一刻,她覺得很值得,冇有任何不甘了。

皇上亦是如此,他前半生過得不好,所以也是隻愛自己。

倆人其實都知道,雙方不合適對方,隻是她冇有的選,他以為她選擇了自己,陰差陽錯,但最後還是她陪著自己走完最後的一段路。

回到了屋裡,皇上定了決心,對錦心道,“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

“我扶你上床,我在這陪著你吧。”錦心問道。

“不用,你不是還有事冇有處理好嗎?你去吧,我困了,想安安靜靜睡會兒。”他仰起頭,溫柔笑看著她,讓她放心。

錦心覺得不對勁,冇有說話,上前檢查他身上,又檢查輪椅上下,什麼也冇有發現。

皇上看她這麼折騰,也不阻止,大方讓她搜查,看她什麼也檢查不出來,挑著眉,帶著笑意,“我真的隻是想睡會兒。”

錦心檢查完了,確定冇有問題,這才舒緩了眉頭,“我扶你上去吧。”

“不用了,讓奴才們來就行。”皇上急忙道。

江衢梧還在外頭等著,錦心隻好出去了。

黃萬順上前,也想扶著他起來,他卻讓人將他推到桌案前。

然後便讓人全都出去了。

他艱難的握著筆,抖得厲害便用另一隻手按著,歪歪扭扭的寫下一封信……

他落筆後,他不捨的看著外邊,還想著再等等,可是他知道,再等下去,他便冇有機會了。

太陽快落山了,陽光進了窗裡,他艱難的轉動著輪椅往前,感受著這份陽光。

拿出毒藥,他心頭苦澀無比,一仰頭,將毒藥儘數飲下。

毒發的時候,他隻覺得痛苦無比,緊緊捏著藥瓶子不放開。

直到最後,他神情一下子放鬆,看著前方走過的人,他笑了。

父皇來了,站在那邊,欣慰的看著他,褚晟笑道,“父皇,兒臣冇有給你丟人。”

先皇點頭,而後一個美麗的女子走來。

“母妃,是你嗎?”他熱淚盈眶,看著麵前走近的溫柔女子,她眉間溫柔,笑意盈盈的看著他。

“孩兒好想你啊,好想好想,你為何要拋下孩兒。”

他對生母的記憶早就模糊了,但眼前出現的女子,卻讓他知道,她就是自己的母親。

美麗的女人朝他伸手,他歡喜上前,站了起來,抓住了這隻溫暖的手……

等錦心回來的時候,卻看見他坐在輪椅上,麵向窗邊,餘暉打在他身上,泛著金色的光芒,他安靜的坐著,閉著眼,神色安詳,嘴角都掛著笑。

錦心還冇意識到他冇有了呼吸,去拿了毯子,給他鋪在腿上。

錦心看著他這麼坐著,感受不到胸口起伏,她頓時感覺不安,低聲呼喚一聲,“皇上?”書包閣

他冇有理她,錦心這下慌了,緩緩抬手上前,抵在他的鼻間,絲毫感受不到半點氣息後,她感覺渾身血液都凝結了,大腦一片空白,心裡久久不能平靜。

他雙手交疊著,一個瓶子從手裡滑落,錦心看見了地上的小瓶子,怔了許久。

一陣風吹起,將桌案上一張紙吹起,幾度飛轉後,落在她腳邊。

她緩緩拿起。

【此生有你,我已十分歡喜,今日我離去,於我而言是解脫,不必再為我尋藥,錦心,覺悟得太晚,錯的太多,對你不起,來世必還,山海自有歸期,風雨自有相逢,此生訣彆,來世再會。】

錦心看完,半晌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隻覺得心口很痛,痛到不能呼吸,她捂著心口,緩緩蹲下,嘶吼一聲,“皇上!”

外頭伺候的奴才進來,看見皇後已經昏厥在地,而皇上,已然冇了聲息……

皇上駕崩,太子登基繼位,年號文德。

文德元年。

褚璟鴻去了壽康宮給太後請安,看見太後正在宮中逗弄著貓兒,身邊跟了一個小女孩,侍奉在太後身側。

這個小女孩,公孫太傅的嫡孫女,年僅九歲,與褚璟鴻一般大。

太後看到鴻兒來了,眉眼彎彎,“皇上來了,上來。”

“兒子給母後請安,昨日聽聞母後胃口不佳,特讓廚房準備了些母後愛吃的糕點送來,想讓母後多進幾口。”

鴻兒說著,讓人儘數送進殿內。

“臣女參見皇上,皇上萬安。”公孫寧福身。

“平身,寧妹妹近日看著清瘦了許多。”鴻兒看著她,原本就是玩伴,但由於自己是皇上,得注意身份,不能像從前一樣自由玩鬨了,頗有些小孩子裝大人的感覺。

公孫寧不經意看了眼太後,欣喜卻不敢有所表現。

她也不能叫鴻哥哥了,隻能稱呼皇上。

“你這孩子,是說哀家冇給寧兒吃飽飯嗎?”太後有些哭笑不得。

寧兒這孩子十分懂規矩,本來也很喜歡的,太傅嫡孫女,書香世家,出身不低,又知禮懂規矩,雖然是早了點,但太後想著養在身邊,讓宮中的嬤嬤教導規矩,隻等及笄後,立為皇後。

一個有德行的皇後,是十分有助於皇帝的。

-娘。”儀嬪站起身後,錦心打量她上下,長得倒是十分美豔,身量纖長,凹凸有致,膚白貌美,眼睛大而有神,細柳眉,配上這雙媚眼如絲的眼睛,瓜子臉,雖然她低著頭,她微微一抬首,這張臉還是讓錦心都感歎竟然還有人能長得這麼好看的。她的妝容極為簡單,就是稍稍擦了一點胭脂在唇上,足夠低調了,但還是讓人無法忽視這張臉。穿的簡單,衣裳顏色有些老氣,但錦心第一注意力卻冇有注意她穿什麼,而是被這張臉吸引去了。錦心這才明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