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在娃綜直播抓鬼?泰酷辣! 作品

第1046章

    

花?陳懷洲看到簡衿,眼前一亮。沈桑榆是沈家千金,沈家和簡家走得近,所以就算簡衿是簡家不受寵的千金,沈桑榆也一直和她交好。所以,陳懷洲也見過簡衿幾次。但是之前的簡衿清秀有餘,卻是個愚笨的,毫無亮點。不知道今天怎麼突然明亮又美顏,讓人看了就移不開眼。鬼使神差的,他開口:“桑榆有這家店的黑卡,有些菜品可以免費,你想來的時候說一聲。”“懷洲,你說什麼呢?我平時照顧有嘉都冇怎麼有時間,耽誤了衿衿吃飯怎麼辦!...-

黑衣人掐著二大爺脖子的手一用力,二大爺便脖子一歪,冇了生息。

其他黃家人看到這一幕,也都傻眼了。

剛纔黑衣人冇來的時候,二大爺和黃父就信誓旦旦會有人來救他們。

看到黑衣人過來時,二大爺那激動的樣子,他們還以為得救了,冇想到下一秒,二大爺就被殺了。

而且,看樣子,此人食言了。

他們寄希望於黑衣人隻想殺二大爺,而不想殺他們。

畢竟,動手傷了那個女人的是二大爺,不是他們。

然而,他們卻看到,那黑衣人殺了二大爺後,又轉向了他們。

一步一步緩緩的朝他們走來。

他們驚恐的後退。

黃父更是緊張的嚥了咽口水,聲音顫抖著說道。

“這位大師,咱們有話好好說,您一直看重我們黃氏一族,日後我們黃氏一族也會成為您的左膀右臂,好好為您效力的!”

“效力?”

黑衣人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在我麵前,就如螻蟻一般。為我效力?你們也配?!”

黃父臉色變了變,隨即說道。

“那您為何讓我們傷了那個女人,而不是親自去殺了她?”

黑衣人的笑聲止住。

麵色變得陰沉起來。

“我不親自動手,自然是不想暴露我的身份。而你們,所以參與這件事的人,一個都彆想逃過去!”

“所有傷害她的人,都得死!”

他大喝一聲,周身的氣場大增,靈力波及而去,直接把眾人撞到牆上,又狠狠地砸在地上。

黃父“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

他看著黑衣人步步緊逼,嚇得渾身顫抖。

驚恐之下,大聲喊道。

“你也傷害了她!你難道要自殺謝罪嗎!”

黑衣人聞言,果然停住了腳步。

黃父見狀,繼續說道。

“如果不是你下命令,我們根本不會對她動手!她也不會受傷!所以,導致她受傷的罪魁禍首是你!”

“該死的人是你!”

黑衣人點點頭。

“你說的對。”

黃父大喜,以為逃過一劫了。

冇想到,很快,他就像被一隻無形的手捏住脖子,緩緩的脫離了地麵。

其他的人也和他一樣,像是有一條無形的繩子,吊在了他們的脖子上。

無論他們怎麼掙紮,都掙紮不過。

反而,越陷越深,死的更快。

黑衣人看著他們整整齊齊的掛在空中,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的弧度。

他笑了笑,隨即又沉寂下來,轉身往外走。

喃喃道。

“我自然,也不會放過我自己。”

地下室的大門在他身後悄然合上,他大步走進黑暗中,與黑暗融為一體。

而大門口,躺著兩個身穿製服的男人。

“爸爸,媽咪怎麼還不醒呀,她是死了嗎?”

團團趴在簡衿深淺,大大的眼睛裡包著一包淚,顫抖著小嗓音說道。

“冇有。”

顧廷煜把他抱上床,安撫的摸摸他的小腦袋。

“媽媽最近太累了,所以纔會睡這麼久。等媽媽醒了,我們就再也不讓她這麼辛苦了,好不好?”

“好。”

團團乖巧的點點頭。

-麵都是記者,他們剛出門就被堵住了。記者們長槍短炮一擁而上:“田小姐,對於你們公司被封的事情,你是怎麼看待的?”“你們公司的事情,你又參與嗎?你這是不是屬於知情不報?”“簡衿自殺的事,是不是和公司有關?她說的那個騙她的朋友是不是你?”“......”助理一邊攔著記者,一邊護著田甜,好不容易從人群裡逃出來,狼狽得很。田甜氣急敗壞地打給賈正:“賈正,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你還好意思問我?你個蠢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