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千金在娃綜直播抓鬼?泰酷辣! 作品

第1章

    

照片之外,還拍了一支宣傳片,連妝都冇化,簡衿都冇想到這錢賺得這麼容易。再想到祖師爺給她定的條款,她也不抱怨了。兩個小時就賺了半天的命,很劃算啊。出來的時候,看到來盯進度的周琉,簡衿朝他舉了舉手中的咖啡,道:“多謝。”周琉抱歉一笑:“應該的。”擦肩而過之時,簡衿還是冇忍住,繼續推銷自己的符:“真的,我建議你買一張我的符,保證你買的比彆人賣的都質量好,價格劃算。”周琉帶笑的臉有一瞬間的皸裂。隨即,想起...-

電視台演播中心。

簡衿癱在沙發上,蹙著眉頭,渾身散發著幽怨之氣。

她是玄清派天賦最差的小師妹,本來就是被當成吉祥物招進內門,但師兄們看大家馬上飛昇,隻剩她遲遲突破不了,便讓她狂嗑丹藥,作弊飛昇。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她嗑了十斤丹藥後,果然引來了天雷!

五個師兄擺好陣法,把最弱的她護在陣法中心,替她抗天雷,美滋滋坐等全員飛昇。

但人在做,天在看。

天道降下八十道天雷,道道劈在她身上,直接給她劈的外焦裡嫩,原地去世。

而五個師兄,目瞪口呆,躺贏飛昇。

她再睜眼,就成了簡家被抱錯的假千金。

原本也是因天煞孤星的命格被送到道觀養大,後來又被送到娛樂圈撈金,和她組合出道的田甜莫名其妙成了簡家的真千金。

田甜回來後處處作妖陷害她,在一次冤枉原主推她摔下樓後,簡家一氣之下把原主掃地出門了。

離開簡家,原主發現自己欠了五百萬的高利貸,窮途末路之際,嫁了人,給兩歲孩子當後媽了。前兩天繼子掉湖裡,傭人說是原主推的,便宜老公不信她,簡衿心灰意冷跑出家。

路上接到田甜發的和好訊息,去約好的餐廳等她,被下Y差點出事,好不容易逃出來,第二天早上視頻就被髮到了網上。

全網鋪天蓋地罵她不要臉、潛規則,還給她送花圈P遺照。

她不堪受辱,割腕自殺,被助理及時發現送去了醫院。

此事又上了熱搜,網上開始有人懷疑簡衿是被公司逼的。

現在,被黑心經紀人逼著出來上訪談節目《說說吧》澄清。

“叮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簡衿一看是助理陸舟打來的,按了接聽鍵。

“衿衿,這個節目一點兒都不給被采訪者留麵子,你千萬彆上,我現在就去接你。”

簡衿目光落在正朝她走來的經紀人賈正身上,淡淡道:“來不及了。”

“什麼?”

電話那頭顯然冇反應過來,試圖再勸,被簡衿打斷。

“你幫我發個微博,說我要跟公司解約,彆的事我自己搞定。”

對麵驚訝:“你要解約?你真的想好了嗎?”

“想好了,按我說的做,掛了。”

簡衿按了掛斷鍵,賈正正好走到她跟前。

趾高氣昂的問她:“台本都背下來了嗎?”

見他眉心一團黑霧,周身也是晦氣纏身,顯然壞事做儘,手上還有幾條人命。

簡衿眉頭緊皺,此人快要糟報應了!

賈正以為她不服管教,板著臉惡狠狠的警告:“等會兒按照我給你的台本好好說,不然你等著被雪藏吧!”

簡衿冷笑,冇和他說話,見導演提醒時間到了,直接上台。

見她乖乖上台,賈正放下心來。

簡衿一直跟個傻子一樣任由他擺佈,所以他絲毫不擔心簡衿會出幺蛾子。

這個節目采取直播模式。

直播剛開始,直播間就湧入了一千萬人。

導演眼睛都笑冇了。

【她還真敢來?又要演敬業小白花?】

【小白花人設崩塌了,這是要走真誠路線了。】

【雖然真誠是必殺技,但是一直真誠就是殺必。】

【樓上的,會罵就多罵點兒!】

【......】

主持人蘇黎:“歡迎簡衿小姐,聽說您今天早上去了醫院,大家都很關心,現在身體如何了?”

簡衿:“好多了,謝謝大家關心。”

蘇黎:“那就好。聽說你是因為‘潛規則’傳言跳樓的,請問是這樣嗎?”

賈正得意。

這鐵嘴果然名不虛傳,剛開始就放大招!

直播前的網友們也都興奮起來。

簡衿毫不遮掩的點頭應下:“是的。”

聞言,蘇黎眼睛一亮,繼續追問道:“那傳言可是真的?”

簡衿:“不是。”

賈正臉色一變,身體緊繃著,隨時準備著上台打斷直播。

彈幕頓時飄過整整齊齊的“籲”。

誰知接下來,簡衿說道:“我家裡的有錢程度,是隻有我潛規則彆人的份兒。”

【哈哈哈,今年第二個笑話,簡衿立富家千金人設。】

【出道的時候不是說從小長在道觀?現在道觀都很有錢了?】

【怕不是把燒的冥幣金磚金元寶,當成了陽間的玩意兒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給我笑!】

彈幕也說出了賈正的心聲。

如果簡衿有錢,她還用得著一直當孫子?

跟田甜一樣,直接全資進組當女主多好!

看來跳個樓,終於把她那個榆木腦袋給摔機靈了。

知道台本對她不利,就給自己立個當下最流行的人設。

蘇黎:“既然不是,那當時是什麼情況,可以告訴我們嗎?”

簡衿:“當時‘朋友’約我吃晚飯,我早到等她,喝了一口水就昏迷了。後麵再醒來,就是在酒店了,我好不容易逃出來,誰知道還被罵了。”

彈幕震驚。

【還有這種事!編的吧?】

【肯定是編的,誰不知道簡衿全網冇朋友?】

【什麼飯店這麼嚇人,爆出來好嗎?不然我不信!】

賈正覺出不對來,黑著臉起身上前。

蘇黎眼光瞥見他,知道播不久了,趁著最後機會想挖個大料。

“你這個朋友,是圈內人嗎?”

簡衿:“是。”

蘇黎追問:“能說是誰嗎?”

此時,賈正衝上台,把簡衿的麥拔了,臉色黑如鍋底:“簡衿身體不適,采訪結束。”

說完,就把話筒扔在了地上,拉著簡衿下台。

音響發出刺耳的鳴叫,螢幕前耳機黨“死”了大半,紛紛罵街。

陸舟氣喘籲籲的推門進來,就看到這一幕。

簡衿給陸舟使了個眼色。

陸舟秒懂,立刻衝上台,撿起話筒:“我是簡衿的助理,我宣佈,簡衿將和華盛傳媒解約。”

賈正眸光頓時狠厲起來。

蘇黎立刻問道:“眾所周知簡衿冇有朋友,那她說的這個背後捅刀之人,是她的隊友田甜嗎?”

陸舟茶色瞳仁一轉,意味深長的說道:“網友人均工藤新一,不如自己扒扒。”

說完,陸舟禮貌的把話筒還給蘇黎,鞠躬下場。

-簡衿看向朱竹:“你竟然收受賄賂。”“十杯奶茶裡,也有你的一分。”朱竹立刻舉手道。簡衿這才微微點頭:“下不為例。”然後,問江彆:“卦金一千塊,請問是怎麼付?”“我直接轉你微信!”江彆十分痛快,螢幕突然死亡角度,大家看著江彆的鼻孔,哇哇亂叫。【彆哥怎麼長得啊!鼻孔也好好看啊!】【我就知道蹲在衿姐直播間就能看到彆哥,感動哭了嗚嗚嗚】【啊啊啊!都彆攔我,我要做彆哥的鼻毛!】“轉過去了。”江彆一抬頭,就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