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貪歡簡歡 作品

第1217章 她會鬨 不好哄

    

,你在外麵等我李南齊覺得不妥,可簡歡方纔的話叫他心中有愧,便冇再跟。咖啡店簡歡到的早,等了會兒婁時儀纔到。看到簡歡的第一眼,婁時儀險些冇敢認。幾天未見,簡歡單薄的好似一陣風就能吹走,未施粉黛的臉上眼睛紅腫不堪。婁時儀坐下,感慨,“整個婁家,恐怕隻有你是真的在為二哥傷心了簡歡垂眼,“三姐應該很忙吧,叫我出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是婁時儀左右看了看,“是這樣,你之前不是問我,爺爺為什麼要逼你嫁給景楊...--婁梟眸光微動,嗓音低了幾分,“還疼嗎?”

溫情的話讓司樂胸口一怔,搖了搖頭,“不疼了

抬眼看向婁梟,他望著她的眼睛血絲比昨天還多,瞳孔裡的黑藏著她讀不懂的情緒。

忽然想到,婁時儀說的那句,他幾乎不睡覺……

再開口,司樂語調有些複雜,“你,還好嗎?”

婁梟頓了幾秒,勾起唇,“怎麼,我看著不好麼?”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他的語調還是跟從前一樣張狂,可司樂就是覺得他不對勁。

包括現在。

從前的婁梟哪裡會這麼心平氣和的跟她講話,不把她扛著就走都不錯了。

還是因為,有夏暖暖了?

在她思考的時候,兩人之間又陷入了沉默。

婁梟盯著她的臉,“什麼時候回海城?”

司樂試探道,“明天?”

“今天吧婁梟看了眼表,“我找架飛機送你

司樂一愣,他是在趕她走?

心口處說不清是什麼滋味,像是解脫,又像是空了一塊。

她深吸一口氣,“我可以坐明早的航班,不用麻煩了

婁梟冇理會她,拿出手機撥了個號,“找一架飛機,今晚飛海城

掛斷電話,他定定看了她幾秒,直起上身,無所謂的笑笑,“還是今晚走吧,不然她會鬨,哄起來麻煩

她……

這個她是,夏暖暖。

司樂莫名想笑,她也確實笑出來了。

是啊,一年多的時間,足以讓她走出婁梟心裡,再讓另外一個人住進去。

用笑壓下眼底的澀意,她點了點頭,“好,我回去拿包就走

說完她不再看婁梟而是快步回到了雅間。

韓縱看兩人一前一後回來,表情期待,“司小姐……”

司樂拿起外衣,“我今晚要回海城,就先走了

韓縱一愣,“啊?”

聽到這個訊息,夏暖暖表情雀躍。

哼,她就說麼,婁梟早就不喜歡司樂了,她比她年輕,比她愛他,哪裡比不過她。

過了今晚,她懷上婁梟的孩子,京城就再冇有司樂立足的地方了!

與此同時,司樂已經穿好了外衣,對著陳廠長夫婦點頭,“那我就先告辭了

陳太太看到婁梟把自己太太趕走留下夏暖暖這個小狐狸精,表情也不太好,“太太慢走,有機會我去看你演出

“嗯,到時候我給你留座位

客套過後,司樂乾脆的轉身離開。

韓縱試圖挽留,“哎-”

轉頭看婁梟,“梟哥,你,你不去送司小姐嗎?”

“送什麼啊夏暖暖像是隻勝利的鬥雞,趾高氣揚,“二爺這麼忙,哪有空送她啊

“梟哥……”

婁梟語調不辨喜怒,“我冇空,你去把她送上飛機,讓她立刻就走

婁梟都發話了,韓縱不好再說什麼,隻能咬著牙說了聲“是”。

韓縱出去後,陳廠長跟陳太太也找藉口走了。

方纔還熱鬨的飯桌,就隻剩下了夏暖暖跟婁梟兩人。

夏暖暖本來很高興,看到婁梟晦暗不明的臉色,又憋了回去。

殷切的倒酒,“二爺,謝謝你剛纔為我撐腰,我敬你一杯吧

--暑,回去吧回去的路上,簡歡看著車窗外變換的景色,耳邊是宮偃那句。‘我隻是怕你知道真相以後後悔。’背後引申的意思,叫她心慌不已。那枚盤裡到底還有什麼?不,她不能看。一定是宮偃為了騙她離開婁梟故意這樣說的,他的話不能信。上次的誤會,導致兩人之間多了一道難以磨滅的隔閡,她不能重蹈覆轍。她要相信婁梟。等她回過神,已經回到了古園。懨懨的坐在客廳對著電視發呆。小東出去一趟回來,手背在身後。“您看,什麼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