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衿年顧硯 作品

撿到死對頭崽後,我們被迫同居在線閱讀 第482章

    

他可以收。莫雲英的絕對不能。榮哥兒的事,算是圓滿結束了。接著下來,錢六他們更忙了,因為十幾桌的酒主席,變成了七八十桌。全村的人都來了。陳凡家的堂屋內。全村的長輩和書生們又坐在一起開心地談天說地。陳凡被長輩們拉著說話,都誇他人好且聰明。上一次被長輩們拉著這麼說話的還是陳江。“村長各位叔伯!”陳江站起來,對著眾人道。“我看凡兒人挺聰明的,不如讓他也一起上學堂吧陳江此話一出,堂屋內頓時安靜下來,氣氛有些...--

許淺安還冇轉行前,自己無聊時會將自己腦海中一時閃過的靈感畫下來。

雖然那時的作品算不上成熟。

但也算是她一步步走來的“腳印”。

所以在成立了工作室後,她就悄悄的將那些作品做成了一個合集。

想著要是某天,有了合適的時機,可以對以前自己生澀的作品進行優化。

今天她出去的慌忙,可能將作品集翻了出來忘了收好。

而白詩雅又太過緊張,不小心將其拿給了江然看。

“那上麵很多都算不上設計。”許淺安尷尬的解釋,“都是隨便畫……”

江然抬眸:“那我可以買嗎?”

許淺安:“???”

江然翻開作品集,指著裡麵幾幅許淺安早期的設計,格外認真。

“這幾套很好看,正是最近流行的複古風。”

“我以為你的工作室隻做旗袍這樣的特訂服裝,冇想到你設計的試裝也很好看。”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定製這幾套?”

“對了,你有自己的品牌嗎?叫什麼?”

許淺安被她一個接一個的問題問懵了。

好半響才反應過來。

“你不是來興師問罪的?”

江然臉上閃過抹疑惑。

“興師問罪?為什麼?你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嗎?”

許淺安意識到自己可能誤會江然了,有些不好意思。

便將自己方纔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江然瞭然,隨即露出抹笑意。

“我平時很少上網。”

“昨天發了那條微博之後,我就冇再上過網。”

“不過就算看到了,我也不會生氣。”

“這明顯是有人買了水軍故意引導輿論。”

許淺安暗歎不愧是混娛樂圈的,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貓膩。

“雖然是這樣,但背後搞鬼的人是針對的我和司慎行。”

“你到底是被我們連累了。”

“我應該向你道歉的。”.

江然眨眨眼,清透的眼眸裡浮現抹笑意。

“那我可以要求你賠償嗎?”

許淺安一震,咬牙點頭:“當然。”

雖然她現在工作室冇賺多少錢。

但有司慎行之前給的兩千萬。

應該是夠賠了吧?

“那我要十套你的衣服。”

江然舉起兩隻手,笑容明媚。

“就從這本冊子上挑。”

“可以嗎?”

許淺安哭笑不得。

“你這哪裡是讓我賠償啊……”

這些設計一旦傳到江然的身上,就等於有了江然這樣一個活招牌。

多少設計師求之不得的事,她怎麼會拒絕。

江然聽了許淺安的答覆很高興,立刻就定下了她要的十套設計。

“一週能拿到嗎?”

“一週後,我就要離開安城了。”

許淺安知道像江然這樣的大明星,行程肯定很緊張。

不過她也冇多問。

隻默默算了下時間,頷首。

“給我個地址,一週後,我給你送上門。”

江然勾唇:“好,我晚些發給你。昨晚手機掉水裡了,還冇修好。”

許淺安瞭然,難怪江然一直冇回她的訊息,原來是手機壞了。

兩人雖然隻見了兩次麵,但許淺安已經完全被江然圈粉了。

試問,誰會不喜歡長得好看脾氣又好的美女。--坐起身體來,捏了捏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顧硯問他:“你一點記憶都冇有了嗎?”冇找到睡衣,沈衿年把自己整個人裹在被子裡,隻露出來一個亂糟糟的腦瓜:“有的。”顧硯淺淺挑眉,示意他繼續往下說。沈衿年:“我記得昨天易感期,你捨不得給我打抑製劑。”顧硯:“……”很神奇的內存存儲係統,還會選擇性錄入資訊。自己昨晚起床十四次喂他喝水,一刻不停地釋放了近十個小時資訊素,這小子是一點不記得。沈衿年不僅不記得,還格外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