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顯冬兒 作品

第三百零九章 309

    

較安心一些,雙麵間諜的可能性低很多。邊上的武靈,可冇那麼多心眼,也想不了那麼遠。在她這種貴族郡主心裡,金香玉這種出來賣的,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看到金香玉想要利用騷氣天賦,勾搭她的意中人李顯,連忙喝道:“全部帶走關押起來,不許任何人探望。”“是!”武靈還不忘瞪了李顯一眼,說道:“她可是金鐵林的女兒,恨你入骨,你廢什麼話,見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動腳,遲早死在女人手上。”“郡主誤會了,我看到你,跑得比兔子還快...-第三百零九章309

梁鳴寨,柴房。

李顯用濕布捂著鼻子,掀開鍋蓋,看著裡麵泡的滿滿一鍋的苦心仁水,刺激氣味直衝眼睛。

他滿意地笑道:“很快就可以讓你們這些悍匪嚐嚐,什麼是現代科學的威力。”

外麵傳來激烈的爭吵,李顯連忙湊近窗戶,豎起耳朵偷聽。

柴房的隔壁便是梁鳴寨三十名核心成員的宿舍。

他們之所以住在山頭,不願意到村裡,就是為了跟村民們保持距離,體現對梁鳴寨的控製權。

“老大,武靈帶的北涼軍已經做了幾十隻木筏,如果他們強攻我們就完蛋了。”

“咱們搞些長竹竿,用石頭砸,用箭射,輕鬆把他們掀翻到河裡,這種天氣,他們一旦受傷,隻能凍死在河裡。”有人建議道。

梁虎畢竟是當過前朝都尉的人,有一定的領導力和遠見,他看著兩人問道:“殺了北涼軍,咱們還能活嗎?武帝一怒之下,分分鐘派兵我們全屠了。”

“那特麼怎麼辦,現在左右都是死啊。”

“當初就不敢答應那什麼公子白,作大死襲擊羽林軍,李顯特麼就是個燙手的山芋,誰碰誰死。”

兄弟們滿腹牢騷,讓梁虎這個老大的威信大打折扣,他隻好安撫道:“我也冇辦法,你們知道公子白的身份嗎?”

“不就是死士集團的主腦嗎?”

“不止如此,他還是前朝公主。”梁虎說道。

部下們震驚之餘,紛紛沉默了。

大楚王朝從衰落滅亡,至今已經快二十年了,他們居然還逃不過皇室的禍害。

前朝餘孽十分之多,從他們被公子白盯上的那刻,就註定了今天的命運。

就在此時,守在山下的哨兵跑來報告。

“寨主,鎮西將軍郭楷的親侄子郭孝文求見。”

梁虎一陣慌張,“九營校尉郭孝文嗎?他在哪?”

“是他,就在門外。”

梁虎炸出一身冷汗。

“他......他怎麼進來的,為何山下守兵都冇發現?”

“他說他知道小徑,估計就是我們逃生的那條崖洞。”

“完犢子了,完犢子了,他們怎麼知道的。”

梁虎猶如熱鍋的螞蟻,甚至懷疑寨中有奸細。

但仔細一想,梁鳴寨一千來號人,鎮西軍若想安插個奸細,隨便都可以找個村民策反。

難怪過去鎮西軍總是做做樣子,原來是放水養魚啊,梁鳴寨的死穴早就被他們掌握了。

“寨主,現在該怎麼辦?”

梁虎擦了擦額頭的汗珠,罵道:“特麼的個巴子,至於嗎,至於嗎,為了一個死太監,勞師動眾到這種程度。”

但凡行動之前他去幽州城托人問問李顯在朝中的地位,就不會這麼魯莽的答應公子白。

死士集團好歹是非法組織,人數有限,他們隻要死防,總有一線生機,大不了換個窩。

現在黑白兩道都得罪了,活路徹底被堵死。

這時候門外響起郭孝文的吆喝聲:“梁虎,本校尉親自前來,你膽敢不見我嗎?”

梁虎連忙帶著兄弟們出去,親自迎接。

“郭校尉真是神通廣大啊,吊橋都拉起來了,還能安然到達山寨。”

郭孝文盛氣淩人的笑道:“鎮西軍想要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讒言道:“哼哼,宓姐姐,你知道我皇叔第一個貼身太監不是徐福吧,那個傢夥最喜歡逛窯子,花樣比正常人還多,俸祿全部花光了,居然還收大臣的賄賂,最後被我皇叔趕走了。”衛宓翻了個白眼,訓斥道:“靈兒,你越說越離譜了啊,我們在談正經事呢。”武靈隻好撇了撇嘴,不再煽風點火。李顯隻好把他的想法,重新給衛宓講了一遍。衛宓的聰慧遠勝於武靈,一點就通,說道:“這倒是個好主意,嗯,我會跟太子說的,隻是你要叮囑金香玉,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