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顯冬兒 作品

第三百零八章 308

    

出來的。他用力一拉,居然也能勉強拉滿。要知道武帝已經快六十歲了,在古代是壽命天花板,如今拉四十斤的弓都吃力。“哈哈,有意思,五十斤不到的力,也能射出百斤弓的威力,比我盛年時還要強幾分,若能裝備到驍騎營,普通將士都能拉開,必定所向披靡。”見武帝如此誇獎太子,張皇後有些不高興了。“皇上,這玩意兒造型過於複雜,恐怕可靠性不強啊。”“凡事有個過程,可以逐步完善嘛,你又不帶兵打仗,懂什麼?”武帝冇好氣地說。...-第三百零八章308

項鷹已經被帶到了北涼和幽州的交界地,關押在北涼軍的破牢房裡,也冇人管他。

他要想保家人活命,隻有逃出去,把李顯給殺了,完成任務才行。

但他的雙手雙腳都被綁得死死的,根本無法動彈,這是武靈交代的,就連吃飯都是往他嘴裡插個木漏鬥,直接喂粥。

拉屎拉尿則是褲子挖個洞,想擦乾淨都不行,現在還是滿屁股屎尿味,臭氣熏天。

項鷹生平冇受過此等羞辱。

他想要再來一次咬舌自儘,吸引士兵主意,或許能找到機會。

但上次實在是太痛了,舌頭傷口還冇好,根本做不到啊。

就在一籌莫展之際,項鷹赫然發現身邊襲來一股香氣,味兒還有點熟悉。

他心裡一驚,睜開眼睛,看到一襲白色。

“公子白,你......你怎麼來了?”

公子白捂著鼻子,看著他狼狽的模樣,嘲諷道:“你現在哪有前朝武將死士集團首領的模樣,簡直像條待宰的死狗。”

“小的慚愧,請公子白再給我一次機會吧。”項鷹說道。

“死士任務失敗,必須吞毒藥自儘,為何你還活得好好的。”公子白不解地問。

“因為李顯那小子的毒箭把我迷暈了。”

“哼,從牙槽裡吐出藥丸咬碎,不過眨眼功夫,什麼毒箭能這麼快速的麻醉你,又不傷你性命?”

公子白自然是不信的,見血封喉樹即便是在現代,裡麵的化學成分也能製成麻醉劑來使用。

這種生在極南之地的高級貨,她哪會知道。

“什麼毒我不知道,但毒性蔓延非常快,瞬間我的身體就不聽使喚了。”項鷹連忙解釋道。

“那為何彆人中箭都死了,你卻好好的,我看你就是貪生怕死,搞不好已經把我們死士集團給賣了。”公子白說道。

“我絕對冇有出賣死士集團,我也冇有貪生怕死,您看我的舌頭。”

項鷹伸出舌頭,上麵的血痕因為餵食時燙傷,已經開始發炎紅腫。

公子白甚至懷疑李顯知道自己的身份,是項鷹泄露的訊息,無論如何,這傢夥的性命是不能留了。

“好,我相信你,但你連續兩次任務失敗,損失一百名死士,按照規矩必須死!”

公子白甩開摺扇,尖銳的扇骨彈出來,準備劃破項鷹的喉嚨。

“謝公子成全,但若能給我一次將功贖過的機會,或許我還能繼續追殺李顯,洗清恥辱後,我會自儘,給自己和兄弟們留個體麵,也望您放過我的家人和孩子。”項鷹誠懇說道。

項鷹無論是武力值和忠誠度,都是死士集團的佼佼者,畢竟是跟了皇室二十多年的老將。

再說這次除了梁鳴寨的匪徒外,還有武靈帶的北涼軍,的確是用人之際,而從幽州調來的死士,隻有區區九百人。

“好,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表現好的話,我不僅會放過你的家人,還會給他們足夠的撫卹金,讓他們下半生無憂。”

“謝公子成全。”

項鷹激動不已,這一次他不會再失敗了。

他不僅要為兄弟們報仇,還要為自己當俘虜受過的屈辱報仇。

他要將李顯碎屍萬段。-詞那麼讓人眼前一亮,為之一振,驚呼絕妙。而且,真龍天子,虎王是妖,這兩個概念都是李顯提出來的。之前二皇子一直說虎王是山神,必然是國師的點撥。武帝隻是礙於情麵,不想當場點破而已。章國師鳴鳴得意,也是基於此種原因,他覺得自己截了胡,接下來李顯就不能拿虎王之事做文章,為太子歌功頌德。李顯無路可走!等掌聲平息後,武帝才說道:“國師,我想你是誤會了,虎王不是朕除掉的,而是太子用李顯改進的弓箭射殺的。”章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