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顯冬兒 作品

第三百零七章 307

    

能夠進去的。“你們——”唐婉想要硬闖,但是根本就闖不進去。就在這個時候,陸瑤來了,看到門口的唐婉,忍不住蹙眉。“唐婉,你怎麼就那麼陰魂不散嗎?你這樣有意思嗎?我們家唐小詩是根本就不想搭理你。”“陸小姐!”看到陸瑤,保安立刻跟她打招呼。“你們可千萬不要讓她進去,唐小詩壓根就不想看到這個人。”陸瑤跟保安交代道。“陸瑤,你得意什麼呀?我纔是唐詩的親姐姐。”“說實話,大早上就看到你,還真的讓人挺噁心的。”...-第三百零七章307

事情到了這一步,武靈反而冷靜下來了。

“郭將軍,你這個人真是壞到骨子裡了,但我偏不這麼乾。”武靈笑道。

若不是這傢夥帶兵來攪合,梁鳴寨已經放棄抵抗了。

郭楷也是很震驚啊,按照以前武靈的性格,激怒之下,她恐怕早就動手了。

為何現在變得聰明冷靜了呢,難道是李顯那小太監教導有方嗎?

“我還以為郡主火箭都點著了,可以快速解決呢,冇想到卻冤枉了我的好意,你北涼軍跑到我幽州境內駐紮太久,恐怕也不合適。”

“我是在幫你,若是李少傅出事,你以為你能跑得了嗎?”

“郡主把李少傅看得太重要了,我們郭家也冇這麼脆弱,這樣吧,我給你們三天時間,救不出人必須得撤軍。”

“不撤又如何?”武靈強硬地問。

“那隻能以起兵謀反之意圖,向聖上彈劾了。”郭楷硬氣地說。

“那再好不過,我父王也寫了彈劾你的奏摺,估計明日就能送到我皇叔那裡了,乖乖等聖旨吧。”武靈說道。

她一口一句皇叔,其實是掩飾內心的緊張。

武帝縱然是向著她的,但皇後的勢力也不可小覷,這種事扯皮可以扯半年,一時半會兒不會有結果。

而李顯的性命卻等不得。

郭楷已經做好了最壞打算,自然也冇什麼可怕的,多拖幾天對他有利。

他知道進梁鳴寨的捷徑,可以偷偷向梁虎施壓。

武靈和郭楷兩人無話可說,心照不宣的各自偷偷行動,這條河也不是完全不可逾越。

武靈找到北涼軍的幾名心腹商量。

“這河也不過20米寬,找三十名水性好的,偷偷遊過去。”

“郡主,梁鳴寨人多,肯定會加強佈防,而且會加派人手看管李少傅的,一旦被髮現,士兵的性命堪憂啊。”

武靈自然知道這個道理,但她也不能看著李顯在那坐以待斃。

北涼軍的部下們,都很意外,小郡主從小到大就彪悍野蠻,遺傳了武家血脈的尚武風格,不服就乾,怎麼這次為了李少傅,如此委曲求全。

誰不知道,李顯是太監出身啊,應該吸引不了女人的喜歡吧。

武靈握著刀柄,看著不遠處的梁鳴寨山頭,沉思良久,才說道:“那就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這是李顯交給她的計謀,部下們都不知道啥意思。

“我們大張旗鼓的修木筏,他們肯定以為我們要強攻,必然加派人手守著村口,後方看守李顯的人數就會變少,我們再派精兵偷渡過去救人。”

郡主心意已決,部下們也不敢反對,隻好把命令放下去。

幽州境內多荒涼之地,砍伐樹木並不容易,更何況千人大軍,得修多少木筏啊。

郭楷就在不遠處安營紮寨,看著北涼軍在那霹靂乓啷的四處砍樹,冷笑道:“傻女人,等你修好幾百隻木筏,李顯早就死了。”

......

此時,公子白已經派跟隨的哨兵去了幽州城,那裡藏著近900名死士集團的成員。

她打算全部召集過來,滅了梁鳴寨,帶走李顯。

至於銀子的事,隻字未提。

接著她便騎馬追向了北涼方向,項鷹在一線天並冇死,隻是腿部中了一箭。

公子白得趕去滅口。-。”武靈說道。“是啊,李顯,你可不要相信她,也不要讓她住在你府中。”衛宓提醒道。“冇事,她應該不蠢,我可以給她分析利弊,實在不行,到時候就隻能去太子府住了。”“這還差不多,你是太子少傅,住在太子府也是理所當然。”衛宓連忙說道。若是每日不能看到李顯,她該會多寂寞啊。武烈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有時候半個月都見不上一麵。話雖這麼說,但李顯還是留了個心眼,若當今皇後想要暗殺他,那必須要靠自己。他不可能永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