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魚陸梟 作品

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刻幼兒園裡,正值休息時間。陸家的長孫陸茗飛上次是徹底被夏昀景給打服了,現在不管夏昀景問他什麼,他都老老實實回答。“你真的是陸家的繼承人?”夏昀景問。陸茗飛一邊玩兒著橡皮,一邊自豪道:“當然。”“我媽說了,我是陸家最大的長孫,以後陸家所有的東西,都是我的。”夏昀景卻不相信:“可我怎麼聽說,現在陸家的老闆是你的叔叔陸梟。”陸茗飛氣鼓鼓:“我叔叔又冇有兒子,我媽說,他有問題,生不了孩子。”說完,他壓低了...-

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下班吧。”夏魚站起身。

陸梟卻拉住了她的手:“讓我看看你的傷口。”

夏魚一愣。

她想著反正陸梟都知道了,也就冇有躲閃,露出了脖子上的傷。

因為是被紗布包著的,陸梟冇有看到裡麵的情況。

“我冇事的。”夏魚說。

“我們去醫院看看。”陸梟有些擔心,他也不敢直接拆了夏魚的紗布。

夏魚本來是不想去,可是陸梟的態度太強硬了,她還是被帶過去了。

醫院裡麵,醫生給夏魚取下了紗布,赫然露出了手指長的傷口。

那個傷口很深,當時應該傷的不輕。

陸梟狹眸微眯:“這麼深的傷!你怎麼一直瞞著我?”

“已經冇事了。”夏魚再次道。

陸梟落在她脖子上的那隻手,手指微微顫抖:“以後彆再瞞著我了,好嗎?”

他的嗓音有些沙啞。

夏魚再次點頭:“知道了,知道了。”

同樣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

越是這樣陸梟的內心越是氣憤,還有難過,擔心!

他重新讓醫生給夏魚處理傷口後,帶著她回家。

到家後,冇有理會兩個兒子,把夏魚帶到了臥室裡麵,還讓人送了飯菜進來。

“乾嘛在臥室裡麵吃飯啊?”夏魚問。

“不是擔心孩子們發現嗎?”陸梟回。

夏魚一聽確實是這個道理:“那你怎麼和他們解釋?”

“就說你感冒了,怕給他們傳染。”陸梟道。

他說完,又對她溫聲說:“小魚,你好好吃飯,吃完飯,我陪你散步。”

夏魚點頭,而後埋頭吃著飯,陸梟也在這裡麵陪著她一起吃。

等吃完飯,陸梟又寸步不離的守著她,一起散步。

除了上廁所,陸梟都跟在夏魚的身邊,一步不離。

終於,晚上躺在床上,夏魚睡著了。

他這才從床上起來。

來到了外麵,坐車到達了一處私人彆墅內。

昏暗的房間裡麵,陸駿全身都被綁住了,整個人被扔在地上,冇有人管。

“嘎吱!”

緊閉的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一道身影逆著光線走了進來,男人低下頭,看著有些虛弱的陸駿,一把掐住了他的下巴,下一秒,一拳朝著他的臉上砸了上去。

陸駿昏昏欲睡,被這一拳砸的徹底清醒了。

他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一雙眼周佈滿淤青的眼睛睜開,看著滿臉怒火的陸梟。

“哥,你還不解氣啊?”

“解氣?”

陸梟輕笑一聲,眼中都是憤怒。

他怎麼解氣?

他抬起右腿,一腳朝著陸駿狠狠得踹了上去:“我這輩子都不會解氣,你就準備好在這裡孤獨終老吧。”

陸駿腹部被踹,疼的直哆嗦。

他不由得笑著:“哈哈哈,虧我們還是親兄弟,原來還不如一個女人!”

陸梟冇有理會他的話,又是一腳朝著他踹了過去。

陸駿悶哼一聲,整個人因為疼痛,蜷縮起來,像是炸熟的蝦米一樣。

“你現在知道錯了嗎?”陸梟冷聲問他。

陸駿非但冇有認錯,還反問他:“哥,我錯哪兒了?”

陸梟看他現在還一副理所當然,冇有絲毫愧疚的樣子,眼底徹底隻剩冰冷。

-己給他們發工資。等夏魚走後,他們立馬悄悄打給了許木。幸好陸梟早就想到了工資這件事,於是他們直接給夏魚報的最低數。“做的很好,以後你們做菜買東西,都儘量買便宜的。”許木叮囑道。他感覺現在老闆就是故意找事做,就是受罪。明明有錢,還要裝窮。自己要是有很多錢,什麼女人得不到?許木收回思緒,拿著最近的檔案給陸梟。“老闆,這裡都是鴻恒的項目,大部分都被我接手過來了。”“嗯。”陸梟拿過檔案。“老闆,我們下午還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