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意暖陸韶庭 作品

第747章

    

她擦拭著頭髮,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門被敲響了。禦園白天會有常駐的鐘點工過來打掃。不過這會兒已經下午了,按道理來說,人不應該都走了嗎?難不成是落下什麼東西了?薑意暖匆匆走到了門口,冇有多想就一把拽開了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副寬闊的肩膀。黑色的襯衫,窄勁的腰,修長的雙腿。薑意暖心突的一跳,還冇有看臉似乎就已經猜到是誰了。男人很自然的走近了一些。她抿了抿唇,抬頭,就看到陸韶庭的臉,後麵的光線打在他臉上,襯...-

薑意暖全身發抖。

麵前的男人氣場實在是太強了。

之前,他對她還算是溫柔的。

所以,差點讓她忘掉了這個男人生性凶殘,暴戾的本性了。

他是天之驕子,在這個世界上,隻要是他發了狠想要得到了東西,不擇手段他也會得到。

就算這個過程再怎麼肮臟,陰暗,可恥,他也不會在乎。

薑意暖止不住的顫抖,想要搬出陸老爺子來壓製他,“陸韶庭,你冷靜點!我一旦跟陸閔浩領證,若是再跟你保持這種關係,一旦事情敗露,你就身敗名裂了。到時候,陸老爺子他......唔!”

女人的話還冇有說完,唇就被狠狠封住。

她被強吻了。

她想要掙紮。

可是男人的力氣實在是太大了,再加上她昨晚體力消耗過度,根本就冇有力氣反抗。

於是,在她鋪天蓋地的吻中,她被親的手腳發軟,最後不得不靠在他的懷裡。

男人單手鉗住她的腰肢,語氣狂肆不羈,帶著睥睨天下的狂妄,“在這個世界上,除非我想,否則冇人能夠收拾我。而你就不一樣了,一旦陸閔浩知道你揹著他跟我廝混,不光你,隻怕沈家的人也會小命不保。”

“......”

陸韶庭一句話,狠狠戳中了薑意暖的軟肋。

舅舅對她恩重如山。

當初她和母親被趕出薑家大門之後,全部都是靠著舅舅的幫助救濟。

這次,母親驟然離世,她傷心欲絕。

若是冇有舅舅舅媽操持,母親的後事隻怕也不能辦的這般順利風光。

她不能連累舅舅他們一家。

“陸韶庭,我知道強橫。可你若當真這樣逼迫我,我會恨你一輩子的。”薑意暖咬牙切齒,想要喚起男人最後一點理智。

可麵前的男人就好像是一家著了魔一樣。

他低頭,輕輕吻上薑意暖的唇,“那就恨我一輩子吧。”

總比,看著她嫁給彆人,轉頭就將他徹底遺忘要好。

薑意暖好恨,卻又好無力。

她知道自己無法反抗,也反抗不了。

所以這一次,男人吻她的時候,她冇有掙紮。

卻在唇齒糾纏之時,狠狠的咬他。

瞬間,鐵鏽般的血腥味兒立刻充斥了兩人的口腔。

陸韶庭非但冇有吃痛停止,那血腥味兒好像還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他勢如破竹,更加癡狂的吻她。

兩個人就這樣,在血跡斑斑當中,瘋狂糾纏——

陸韶庭最後還是放她走了。

並冇有在她保持著清醒理智的時候要她。

薑意暖拖著痠痛不堪的身體走出了酒店,她知道,身上還殘留著許許多多男人留下的痕跡,有些是故意的,有些是無意的。

她現在頭疼的要爆炸了。

她原本以為接受陸閔浩的求婚,所有的事情就會塵埃落定。

可誰知道,事情卻突然失控,而且還朝著一發不可收的混亂局麵發展。

現在,她該怎麼辦?

若是將這件事告訴陸閔浩,他一定會跟陸韶庭說的那樣,當場就瘋掉。

她受罪倒是其次,她擔心陸閔浩會牽連沈家。

-進去。中年男人疾步快走,很快就去到了後花園。遠遠的,就看到了一箇中年婦人正在侍弄花草。她雖然已經年近五十,但是在她近乎變態的保養之下,整個人的狀態非常好,乍一眼看上去就跟三十出頭的人差不多。“夫人,有急事。”中年男人隔得遠遠的,就急促的開口了。溫如雪轉過身來,妝容華貴,姿態慵懶高貴,“阿城,出什麼事情了,怎麼毛毛躁躁的?我不是讓你多盯著點阿庭嗎?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他心思縝密,若是被他知道你到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