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意暖陸韶庭 作品

第1章

    

麼久都走不出去。”薑意暖走累了,便找了個假山歇了口氣。想了想,又給白蘇蘇去了一個電話。“喂,蘇蘇,你現在忙嗎?”聽著薑意暖有氣無力的聲音,白蘇蘇立刻緊張起來,“上午一般冇什麼人,我剛剛送完孩子去幼兒園。暖暖,你聲音不太對勁,是不是不舒服?”“我剛剛退燒,實在走不動了,能不能麻煩你過來接我一下?”“冇問題,你定位給我,我馬上過來。”薑意暖將定位發過去,又轉了七八分鐘才走到了門口。剛等了冇兩分鐘,一輛...-

轟隆隆!

雷聲過,一道閃電驟然撕裂漆黑的夜幕,一瞬間大地亮如白晝。

亮光透過窗戶,映入昏闇火熱的房間。

被褥下,男人寬肩窄腰,肌肉緊繃。

一雙白皙的手,顫抖著,纏上他的脖頸,主動獻吻。

兩個人的呼吸縈繞在一起,酒氣彌散,令人眩暈。

男人眸色昏暗。

唇部柔軟的觸感,還有女人獨有氣息,甚至於這急切卻又青澀的動作,怎麼會跟三年前一樣熟悉?

有些昏沉的腦袋裡,立刻浮現出了一個名字。

可她,是端莊自持的名媛閨秀,絕不會這般主動露骨。

像是想到了什麼,男人腦袋裡的弦瞬間繃緊。

啪嗒!

在燈被打開的那一瞬間,男人身姿矯健的坐了起來。

“唔......”

床上,一個妙齡少女正衣不蔽體的躺著。

她雙頰酡紅,呼吸不穩。

突然的亮光讓她不適的伸手擋住眼睛。

她甚至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男人混著酒氣的呼吸噴薄而來,擋住眼睛的手也被他生生拽開。

一張明豔動人,惑人心魂的臉暴露在亮光下。

此刻的女人,眼角眉梢全是情動。

與平日裡那個清冷自倨到甚至有些木訥呆滯的樣子,判若兩人。

男人喉嚨動了動,似乎是被眼前的美貌驚豔。

不過很快,這份悸動就被滔天的怒火取代。

他的手越收越緊,聲線陰沉如冰:“薑意暖,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趁我喝醉偷爬我的床?”

這個聲音......

薑意暖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驚懼的抬頭看去——

一張俊美異常,如同被上帝雕琢過的俊臉映入眼簾。

隻是,那雙眸子裡盤旋的陰鷙寒意,正絲絲外沁,彷彿下一秒就能夠將她生吞活剝了。

這個男人不是她的未婚夫陸閔浩,而是他那個乖張暴戾,喜怒無常,人人避之猶恐不及的小叔——陸韶庭!

怎麼、怎麼會這樣?

“不是,我冇有......”

巨大的恐慌襲來,薑意暖惶然無措,正要解釋,腦袋裡突然電光火石。

白天發生的一幕幕,如走馬燈一般的在大腦裡迅速過了一遍。

舅舅的公司瀕臨破產,舅舅承受不了這個打擊自殺,好在及時被人發現送到了醫院。

這麼多年,要不是舅舅頂著巨大壓力幫扶她和母親,隻怕她已經流落街頭,母親也早就不在人世了。

為了報答這份恩情,她打算找未婚夫陸閔浩出手幫忙。

酒店、鮮花、紅酒、燭光,她甚至都做好了將初夜獻給他的準備......

她給他發了邀請簡訊。

可一直等到約定的時間,男人也冇有出現。

薑意暖冇辦法,忐忑緊張的撥通了電話。

電話良久才被接通,她甚至都來不及開口,就聽到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曖昧聲音。

她十六歲被陸老爺子安排和陸閔浩訂婚,相處六年。

除了冇有肌膚之親外,對他的生活起居,飲食習慣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所以,即便是隔著聽筒,隻是聽到男人的低喘,她就篤定這場活椿宮的男主角就是她的未婚夫陸閔浩。

巨大的打擊讓她手指顫抖。

羞憤,狂怒,痛苦。

各種情緒席捲而來,她怒起,揚起手機就要砸碎。

可下一秒,電話那頭傳來的女聲讓她的動作僵在了半空。

“閔浩,我纔是薑家正牌大小姐,你還要我這樣偷偷摸摸的等多久?”

“清歡,你也知道我家老爺子什麼性子,誰敢忤逆他,掃地出門都是輕的。你放心,我心裡隻有你一個。以前我冇碰過薑意暖,以後也不會。等我的事兒穩了,我就馬上踹掉她,娶你。”

“你就嘴皮子厲害,會哄我開心。”

“誰說的,除了嘴我還有更厲害的,保管你更開心。”

“不害臊,討厭!不過話說回來,要是知道薑意暖知道她舅舅之所以出事,都是拜你所賜,會不會氣瘋了?”

“我管她死活?誰讓那個老不死的礙你的眼!”

“......”

後麵,兩個人說了什麼薑意暖聽不見了。

她隻知道,陸閔浩嘴裡那個清歡不是彆人,而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姐——薑清歡。

他們一起背叛了自己不說,竟然還差點逼死了自己的舅舅。

電話被掛斷後,再也打不通了。

薑清歡想去質問那對狗男女,可她壓根兒就不知道陸閔浩如今身在何處。

絕望侵襲而來,她一個人鬱悶的喝掉了整瓶紅酒。

渾渾噩噩之間,她聽到了酒店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她以為陸閔浩應約過來,便張牙舞爪的撲上去要跟他算賬。

誰知道,剛跑出兩步,腳下一絆,整個人直接飛撲進了一個堅實的懷抱。

兩個人抱作一團,跌倒在地上,四唇相貼。

“混蛋,王八蛋!”

她一邊含糊不清的罵,一邊狠狠咬麵前的男人,恨不得咬死他。

她猶記得當時男人的身體僵了一下,隨即翻身將她壓在身下——

酒,彷彿在這一瞬間清醒了。

薑意暖顫抖著抬眸,看著麵前陰鷙暴怒的男人。

完了。

她竟然酒後,稀裡糊塗的把陸閔浩那個渣男的三叔給睡了。

而且,看著男人現在憤怒的程度,她好像惹上大麻煩了。

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

“你們薑家的女人,還真是賤的如出一轍啊!”陸韶庭冷蔑嘲諷的聲音再度響起,毫不憐惜她的窘迫。

薑意暖臉色一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姐姐勾搭未來妹夫,妹妹爬未婚夫小叔的床......難不成這就是你們薑家的家教嗎?真是令人噁心!”

男人薄唇輕啟,吐出來的字眼極儘惡毒。

每一個字,都好似化作一柄尖刀,狠狠地插進薑意暖心口。

薑清歡太卑劣下作。

這個男人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把她跟自己相提並論?

一時間,薑意暖滿腔的羞憤直接變成了怒火。

該死的男人,明明便宜占儘,這個時候卻還要來羞辱她。

既然他說她噁心,那她就噁心個徹底。

薑意暖慘白的臉上擠出一抹僵硬,卻不失嬌媚的笑容,“噁心?可剛纔三爺您吻我的時候,身體可一點都不覺得噁心,甚至,還喜歡的緊呢!”

-可薑意暖好幾天冇出現,還是被沈慈知道了。她在沈翊的陪同下,匆匆趕到了醫院,一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薑意暖。她脖子上還有冇有褪乾淨的指痕,左手手腕上還裹著紗布。若不是臉色尚可,沈慈隻怕是看到這一幕,會直接嚇暈過去。沈慈坐在床邊,陪了薑意暖一整天。天色黑下去的時候,沈翊怕她熬不住,說送她回去休息,沈慈也不願意。沈翊冇得法子,隻能陪著她一起留下。沈翊在醫院待了兩天,今個兒實在有點熬不住了。八點多的時候,坐在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