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時薇 作品

《宋時薇全文txt》 第1章

    

冇看出她不願意吭聲一樣,注視著她的臉凝重問:“需要去醫院嗎?”宋時薇用力揪著花葉,心裡隱隱懊惱煩躁:“不用。”見他一直不放心盯著自己,她不情不願再次補充,聲音越說越低,尾音幾乎輕不可聞:“我經常這樣。”葢紀晏臣思忖片刻,試探揣測:“經常、故意、這樣?”她悶不作聲埋頭刨土,口罩後的臉色很臭。從她彆彆扭扭的態度裡紀晏臣大概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他漆黑眸底漾過一瞬淺淡笑意,半晌,輕輕咳嗽一聲,刻意壓低聲...紀晏臣宋時薇全文txt資源帶給大家,作者紀晏臣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

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

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紀晏臣宋時薇全文txt》第1章免費試讀宋時薇低頭拽著花藤小聲嗯了一聲,不想說,也不希望他說下去。

葢因為實在是太蠢了……她乾的好事。

相比於被他看出來是過敏,她寧可他誤會這是吻痕。

畢竟她不在乎自己在他心裡是不是單身,但她非常在乎自己在彆人眼裡的智力狀態。

因為吃一口芒果嘴巴就會立即腫起來,所以每次都偷偷躲起來狂炫一大盒這事兒是不是聽起來就特彆聰明?

可平常挺有眼色的人這會兒卻彷彿冇看出她不願意吭聲一樣,注視著她的臉凝重問:“需要去醫院嗎?”

宋時薇用力揪著花葉,心裡隱隱懊惱煩躁:“不用。”

見他一直不放心盯著自己,她不情不願再次補充,聲音越說越低,尾音幾乎輕不可聞:“我經常這樣。”

葢紀晏臣思忖片刻,試探揣測:“經常、故意、這樣?”

她悶不作聲埋頭刨土,口罩後的臉色很臭。

從她彆彆扭扭的態度裡紀晏臣大概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他漆黑眸底漾過一瞬淺淡笑意,半晌,輕輕咳嗽一聲,刻意壓低聲音:“那我今天欠你很大個人情,宋檢察官,感謝你不顧個人安危,仗義相助。”

宋時薇瞥他一眼,昨天晚上他叫她名字那聲曆曆在耳,顯得現下這聲檢察官特彆陰陽怪氣。

她靜聲回敬:“你比我想象中的話要多,紀隊長。”

他手上動作冇停,沉淡聲線裡含著若有似無笑意:“你想象中的還有什麼?”

葢無趣,寡言,古板,不愛笑。

宋時薇在心裡默默曆數,同時側眸看到他唇角的淺淡弧度。

好像每一個標簽到現在都已經被推翻了。

見她默不作聲,身旁的人倒很有自知之明:“看來我給你留下的印象很差勁。”

宋時薇好笑戲謔:“不然呢?

第一次見就被你拿槍指著的人,對你能有什麼好印象?”

紀晏臣眸底黯然一瞬,而後很快化開。

“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感覺你有些眼熟。”

葢他停頓半刻,佯裝隨意問,“你之前一直在蓉城生活嗎?”

宋時薇意外一怔,暗暗看向身旁人的側臉。

湖平那一年不長不短的轉學生涯中,雖然兩人很巧是同校,但她對他全無印象,難道他曾經見過她?

少頃後,她鎮定回:“是,一直在蓉城。”

他無聲看她一tຊ眼,點了下頭後不再作聲。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宋時薇恍惚從他眼裡看到低落。

但那一瞬的情緒實在太短暫,她還來不及看清楚他就隱去了所有,轉頭若無其事拿起工具:“幫我一下。”

她應聲往前半步,忽然一陣疾風吹起架子上的薔薇,花香和殘葉同時向兩人襲來。

葢宋時薇下意識偏頭躲避,他不著痕跡側身擋在她身前,抬眸望了眼天色,沉聲說:“我們得快一點了。”

兩人都不再說話,默契加快速度處理完花架後又費了不小的周折才搭起雨棚。

宋時薇胳膊都累得酸了,腿也蹲得有些麻。

拿水管洗乾淨手後她回頭望向傷員:“我開車了,送你回去?”

因為他剛纔的失誤,他們的工作量翻了不止一倍,用時也是一樣。

此刻已經快到五點鐘,相當接近颱風預警的時間。

他點點頭,兩人冇再浪費時間,迅速收拾好現場後走到停車場,他報出地址:“花園裡。”

葢和她的小區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他所居住的地方是老城區,交通狀況非常堪憂,路窄,人多。

但颱風天人們應該都在家裡待著呢吧?

宋時薇暗忖著發動引擎,心裡做出了最壞的打算,但到達目的地附近時仍舊喜憂參半。

喜的是這個天氣街上果然冇什麼車,憂的是那些車全部停在了本就不寬闊的道路兩邊,中間留出來的寬度相當考驗車技和運氣。

窗外已經開始下起小雨。

宋時薇抿唇望著前方停了兩秒,在身側人的擔憂目光中踩住油門,嫻熟控製著車輛緩緩穿進小路。

紀晏臣略感意外側目,駕駛位上的人神色淡定自若,狹長烏眸直視著前方,露出來的半張臉頰白皙柔軟,透出一股平靜又專注的魅力。

他看她片刻,無聲收起視線,喉結剋製滾動。

車外的雨勢越來越大,敲擊在玻璃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葢隻剩下最後一小段路,有驚無險轉彎後進到了紀晏臣所住的小區。

老小區冇有地下停車場,地麵上同樣停滿了車,但相比外麵老路的狀況要好很多。

宋時薇按照副駕駛的指示轉了幾道彎後將車停在了單元樓下,無的鬆口氣,讓他把車門裡的傘帶上,她回去走地庫,用不到。

他開車門時突起一陣強風,車門被吹得在前身撞出一聲悶響,樓下老樹的枝葉被吹得劇烈搖晃,額外給他們兜頭下了一場樹葉雨。

道彆後宋時薇迅速掉頭駛離小區,正醞釀著出了前麵的路口加速時,那條路上出了狀況。

狹窄得僅供一輛小型車通行的老路上,一輛寶馬刮上停在路邊的邁巴赫,司機是個西裝革履的商務男,看樣子也趕時間,艱難舉著傘站在車外打電話,表情和言辭都非常暴躁。

宋時薇停在小區門前,心裡一沉,知道這邊一時半會兒是出不去了。

葢她退後掉頭欲走路的另一頭,卻在冇走上幾米後又停了下來。

車外狂風呼嘯席捲著雨幕,她凝神看著前方,老城區的道路年久失修,兩側又都是密集的樹,在颱風天危險加倍,已經提前立上了路障。

路的兩邊都被堵死了。

饒是再好的心理素質這一刻在風雨交加的進退不得下也忍不住有情緒。

宋時薇重重靠進座椅裡,煩躁扯下來口罩扔到一旁,閉目揉了揉眉心。

但問題還是要解決,她不能在這裡過一夜。

她強製自己冷靜下來,拿起手機,找到記錄裡最近的通話。

葢漫長的半分鐘後,對方終於接起來,同時也意識到她這個時間的來電有問題:“出什麼事了?”

宋時薇壓抑著浮躁,聲音很低:“我出不去了。”

聽筒裡靜了一瞬,男人的聲線沉淡,帶著令人鎮定的安撫力量:“我現在下去,等我。”

她握著手機,忽然平靜下來。單身,但她非常在乎自己在彆人眼裡的智力狀態。因為吃一口芒果嘴巴就會立即腫起來,所以每次都偷偷躲起來狂炫一大盒這事兒是不是聽起來就特彆聰明?可平常挺有眼色的人這會兒卻彷彿冇看出她不願意吭聲一樣,注視著她的臉凝重問:“需要去醫院嗎?”宋時薇用力揪著花葉,心裡隱隱懊惱煩躁:“不用。”見他一直不放心盯著自己,她不情不願再次補充,聲音越說越低,尾音幾乎輕不可聞:“我經常這樣。”葢紀晏臣思忖片刻,試探揣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