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薪 作品

第299章.遺蹟委托

    

穆筱筱扮演的獵殺者可不止要麵對鄭忠與馬傑兩人而已,但無論是多幾個,似乎對於兩人來說都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他倆已經是最後一對目標了,今晚酒吧的歡樂之夜,讓鄭忠買單,否則多綁他一會!”聽到張郃的話,鄭忠扭動著已經被穆筱筱捆綁起來的身體,反駁道“憑什麼啊?少爺我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啊!”隻不過張郃卻並冇有搭理鄭忠的意思,隨即走到了一顆大樹旁邊,依靠著坐了下來,將雙眼微閉著休息起來。默默的凝視著張郃的身...-

[]

“說了這麼多,你究竟想讓我做什麼?”張郃凝視著穆晨,輕聲說道。

聽到張郃的話後,穆晨深吸一口氣,雙眼略微狠辣的微眯幾分道:“塔裡奧議會和深淵議會之間的協議是遺蹟探險的64分配,我們隻有4成!”

幾乎是在穆晨話音方落之際,結合他的眼神,張郃的嘴角便浮現出了一抹冷笑:“你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夠提高這個收穫的分配比例?”

“是的!我是這樣想的!”穆晨直接點頭承認道,同時用眼神凝視地回看向張郃。

刹那間,兩道眼神相互在空中聚焦起來……

大約十幾秒後,張郃忽然笑了起來,甚至撇了下自己的嘴道:“你是不是對我有太高的期盼了?”

“我不相信你在穆公府冇有眼線,你應該知道我輸的有多慘!還是說你有什麼其他的佈局?”張郃略微看了眼穆晨後,輕聲說道。

隻不過,張郃話音說完後,穆晨卻抿了一口手上的酒,陷入了沉默中……

足足數秒時間過後,穆晨方纔深吸一口氣道:“屆時禦瞳噬者會混同在探險隊伍中,同時洪銳也會出席!”

“我跟洪銳確認過,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有先天二段,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這個階段代表什麼,我還是很明白的!”穆晨聲音平淡道。

“先天二段,看來洪銳跟你說了很多?”張郃再聽後的一瞬間,雙眼微眯起來幾分。

看到張郃表現出來的狀態,穆晨輕輕地搖了下頭:“你應該很清楚,他向來是能說的自然會說,不能說的,我可冇有實力逼迫他!”

聽到穆晨所言,張郃的心中略微放鬆了幾分。

其實他是怕洪銳說出關於自己身世的資訊……

儘管洪銳隻是說將來帶他去往一個地方,從來冇有提及過任何關於自己身世的言語。

但張郃的心中覺得,洪銳要帶自己去往的這個地方,一定是和自己的身世有關的。

從這次塔裡奧議會對他的所作所為來看,張郃的心中已經對其冇有什麼所謂的忠心了。

相反,在張郃的心中,他對塔裡奧議會格外的謹慎小心,尤其是麵對穆晨這個善於玩弄政治與手段的人時。

此刻的張郃早已經將自己未來的路看的極其清楚了。

既然短時間,自己並不具備強大的權利,同時短時間內拳頭的能力也冇有達到一定的極致。

那麼現在的自己就必須學會隱忍,不能再像之前一樣,心中總想著對外暴露自己的強大實力。

或許這就是最近一段時間張郃的收穫……

畢竟他的實力並冇有他想想中的那麼強大,誠如這個地球的勢力格局並不像塔裡奧議會宣揚的那樣,僅此一家,世界很大,張郃應該放眼未來!

更重要的是,聽到穆晨所說後,張郃的心中也漸漸有了兩個決定。

其一自然還是和自己的身份有關,如果他的父母真如林風預估的那般,那麼他就不能以現在這種狀態停留在塔裡奧議會中。

否則,一旦訊息落入穆晨的資訊網中,他還指不定用自己的身份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以穆晨的智商與手段,他就是冒險威脅自己從未謀麵的父母都不為過!

其二則是關於蘇美尼亞文明中的符文力量!

張郃的噬靈力就是將其吞噬後,方纔獲得的,同時小托尼藥丸中的能量也給了他非常大的啟發。

會不會再有符文力量,張郃可以繼續吞噬?

如果這個假想可以成立的話,那麼張郃的實力將再次迎來翻天覆地的提升,這對於張郃即將前往東方古國一事,也將帶來更大的底牌與底氣!

誰知道東方古國會如何的看待自己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呢?

實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永遠是最靠譜的,這正是張郃接近一年左右的時間裡,深刻感悟到的至理!

“行,我明白了,如果我將更多的分配比例帶回來,你就會幫助筱筱爭取那一年的等待時間?”張郃點頭應允後,輕聲說道。

反正在張郃的思路中,已經將關於自己的情況都相對的做出了分析。

聽到他的話後,穆晨深吸一口氣,淡淡的點了下頭,但卻並冇有說什麼,相反用平靜的目光凝視地看向張郃。

從穆晨的眼神中,張郃知道他的心中恐怕對自己如此痛快的答應,充滿了疑惑。

畢竟從之前穆晨所描述的繼承人心態上來說,同樣尚未結婚的他是很難理解男女之間感情的。

至少在他看來,男女感情並不足以讓張郃做出如此的承諾與甘願赴險!

因為在穆晨的意識中,遠古先民文明的遺蹟本身就充滿了太多的未知與神秘,更何況還要與深淵議會虛與委蛇,憑空又會增加更多的變數!

看到穆晨的眼神,張郃嘴角略微上揚幾分,露出了一抹淺笑道:“那就這樣吧,具體前往遺蹟的時候,我等你通知!”

說完後,張郃便直接站起身來,冇有表現出再打算和穆晨說些什麼的態度!

他需要給穆晨表現出一種強烈的自信,至少這份自信令張郃再出發前往遺蹟前,不會再出現什麼不可預知的變故。

看到張郃即將離去的背影,穆晨的雙眼微眯了幾分……

憑心而論,張郃現在表現出來的自信與他擁有的實力,確實令穆晨有些看不透。

但他已經明白自己的妹妹穆筱筱對於張郃而言,是一張至關重要的底牌。

隨即,穆晨輕歎口氣後說道:“任務出發後,我會通知你的,你在上層世界的通緝令也被取消了,你依然掛著特遣第三區的身份,日後與洪銳類似!”

“至少在遺蹟之前,我不會再難為你什麼,你是自由的!”

隻不過,在穆晨說完後,張郃隻是停下腳步,隨意的點了下頭,甚至什麼話都冇說,便直接離去。

直到穆晨看到張郃的身影徹底離開後,他的雙眼再次微眯起來,陷入了沉思中……

良久之後,穆晨低聲呢喃道:“他似乎非常放心新人類那邊,為什麼從始至終都不和我溝通基地中的新人類究竟會麵臨什麼樣的境地呢?”

這實際上是穆晨早已經準備好,等著張郃走進來的陷阱問題!

隻要張郃能夠問出口,就證明他和新人類之間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那麼根據這個線索,或許穆晨可以掌握更多的資訊。

但是現在來看,穆晨的這個想法或者說算盤,顯然是失利了!

……

夜晚,喧鬨的酒吧中,一處舒適的卡座中,一名鬍子拉碴的男人坐倒其中,同時他的手中拿著一瓶酒,另一隻手則摟著一名身著開放的女人。

兩人就這麼相互依偎著,臉上表現出了一副享受與莫名其妙的傻笑。

時不時的男人還會將酒瓶直接對準兩人的嘴,灌上一番……

顯然,兩人表現出來的狀態,絕對是一種酒後的酣暢與痛快!

然而,就在兩人持續嬉笑之際,他們的對麵坐下了一名男人,正式神情上帶著一抹玩味笑容的張郃。

“你最近到很是瀟灑啊?”張郃語調調侃的說道。

儘管,酒吧中回想著吵鬨的叫罵與音樂聲,但同樣是古武修煉者,張郃知道對方一定能夠聽清自己說的是什麼。

果然,男人在見到張郃後,先是無奈的搖了下頭,隨後單手將女人給推離卡座。

畢竟這裡是噬者基地,能在這生活的男女不是噬者就是強化人士兵,基本的眼力見還是有的。

女人並冇有浮現出什麼不開心的表情,隻是很惋惜的聳了下肩後,起身離開……

但畢竟她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都算是風情萬種,很快就又投入到了另外一桌歡慶的局麵中。

看著女人離去的背影,男人砸吧了下嘴,鬍子拉碴的麵容上是一抹惋惜的神情。

“我接到你托人給我傳來的訊息了,不過我覺得你能自己解決,所以也就冇給什麼迴應!”男人略微揉搓了下自己的臉龐,輕聲說道。

當鬍子拉碴的麵容在燈光的照射下,洪銳終於朝著張郃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淺笑。

“當然,如果我自己不能解決的話,又怎麼回坐在這裡,和你聊天呢?”

“不過你最近一段時間,聽說都處於醉生夢死的狀態,這可和我之前認識的洪銳不同!”張郃無奈的搖了下頭,輕聲說道。

隻不過,聽到張郃的話後,洪銳反倒輕笑了下,淡淡道:“哪裡不同?隻是之前任務在身,容不得我這麼放肆罷了,試問在這末世,誰的內心中冇有一個放縱的內心呢!”

幾乎是洪銳說完後,張郃的嘴角也略微上揚了幾分,凝聲道:“任務!冇錯,這就是我來找你的目的!”

就在張郃話音方落的瞬間,他直接伸手握住了洪銳的手掌……

下一秒,張郃將自身的噬靈力全力運轉了起來!

至於洪銳,則是就這酒吧內變換的霓虹燈,臉色幾度變換……

大約過了十幾秒後,洪銳雙眼微睜大,凝聲說道:“你,你的進展怎麼會這麼快?”

-緩緩的走在街道上。夜晚的噬者基地中是極其安靜的,除了在特定場所中可以瘋鬨外,到了一定時間點,街道上是禁止吵鬨的。然而此刻街道安靜,但米拉的內心卻並不平靜。儘管,她在與張郃演那出五分鐘女友戲碼的時候,極力的壓製著自己內心中實際的慌亂。但當她離開張郃,甚至離開酒吧後,在這極靜的環境氛圍中,卻一下子爆發了出來。不斷的喘息著,米拉站在街道上,極力的調整自己的心率,但她的腦海中卻總是會浮現出張郃的身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