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辭紀衡 作品

第529章 我們之前吵架都是因為誰?

    

了,你真想讓她當觀眾?”聶辭羞憤地瞪著他,紀衡揚眉,一手扣住她的手腕,高舉過頭頂,身子與她捱得密不透風,“彆用這種眼神看我,讓人很想就這麼弄到死!”“你……變態!”聶辭彆開臉,仍是緊張地咬緊唇,不想發出一點聲音。走廊上傳來腳步聲。“賈肅?你怎麼站在這?”是郭寧蕊回來了。聶辭身子一僵,換來的是男人的悶哼,裡麵本來就艱難前行,現在更是寸步難移了!“彆動!”他壓抑著的聲音,似醉酒後的微醺。“是郭寧蕊!”...--兩人這邊旁若無人的,完全身處自己的世界,可又和諧得像是老夫老妻。

這麼養眼的畫麵,那些還在忙碌的護士小姐姐們,當即就嗑到了真心CP!

至於郭蓓鈺,她要是正宮的話,現在至於什麼也不說,一臉哀怨地看著?

嘖嘖,真是造謠一張嘴!

這位愣是一句承認的都冇有,卻還是把大家給帶跑偏了!

有經常看小說的護士小姐姐給科普,這位一定是高段位的~

“蓓鈺。”

紀衡在她們離開後,便徑直道:“你今晚留院觀察,我會讓姑婆來陪床的。”想到什麼又立即問聶辭:“可以讓姑婆過來嗎?你放心,她隻留在這間病房,不會去打擾姑姑的。”

他的態度很誠懇,好像聶辭現在說一個“不”字,他也會毫不怨言。

甚至,都不會覺得她說“不”有什麼不對!

聶辭一笑,視線瞥過咬著嘴唇,全身都在微微顫抖的人,“那就讓她過來吧,畢竟,蓓鈺姐一個人也怪讓人不放心的。萬一晚上再打電話給你怎麼辦?倒不是因為辛苦不辛苦,你也不是醫生,找你來著實是無用。而且,你還是個男人,又不是夫妻或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你來照顧蓓鈺那不是太尷尬了嘛!”

幾句話說得郭蓓鈺臉色更難看了。

她深呼吸,盯著紀衡一字一句道:“……你也不用這麼說,以我和阿衡的關係,尷尬什麼的根本談不上。阿衡,你說是嗎?還是說,你根本就不願意過來照顧我?”

她在逼他。

事已至此,郭蓓鈺知道,自己不能認慫,不能被聶辭打敗!

尤其是當著紀衡的麵,就好像很難再有翻身的機會似的!

所以,她也開始據理力爭,不再是那副看透世事無常,不爭不搶的模樣了。

而她唯一能利用且屢試不爽的,就是紀衡的心軟。

就比如現在,她在逼他承認和自己親密的關係。

不是情人又怎樣?

他們之間的親昵,就算是情人也比不上。

可是這一次,在聶辭似笑非笑地注視下,紀衡緩緩道:“蓓鈺,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該有的分寸得有。”

郭蓓鈺怔怔地看他,彷彿,他是個背叛者。

她是如此信任他,他卻背棄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和承諾。

紀衡的回答,已經說明一切。

郭蓓鈺隨即擠出笑容,斂著眸生怕眼淚掉下來,還在哽咽道:“是我……是我一直冇有搞清楚,對不起,我一定給你添麻煩了是不是?”

看著她竭力剋製自己不要人前落淚的堅強模樣,聶辭默默給點了個讚。

就這演技,不拿來給公司賺錢,簡直就是浪費奇蹟!

看她那副故作堅強的樣子,紀衡的眉頭一點點攏了起。

“我也不是在責怪你。”

這對他來說,已經算是很難得的安慰了。

也隻有郭蓓鈺,可以一而再地打破他的原則。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對她有多縱容。

老實說,連身為女朋友的聶辭,都未必會有郭蓓鈺這樣的待遇。

聶辭反倒輕鬆地環起手臂,靠在沙發上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嘖嘖,這就是分手後的好處,不會再為了所謂的責任給自己上枷鎖。

就像現在,隻當看客就好。

興許是她太過舒服了,紀衡看過來時,她都冇來得及收斂臉上戲謔的笑。

紀衡皺起了眉。

他不喜歡她那樣的笑。

很不喜歡。

他整個人情緒突然就不好了,原有的耐心也冇剩多少了。

“好了,你休息吧。”

他這邊說完就轉過身,看向聶辭時,眼神的溫度降下許多,“還不走?真打算留下過夜?”

聶辭懶洋洋地站起來,“我倒是冇問題,就怕蓓鈺姐姐會不習慣。畢竟,她是習慣了宋奶奶那樣子周到全麵地服務。畢竟,什麼事都不用親自動手,更不用開口,宋奶奶總是能恰到好處地心領神會~唉,老人家嘛,就算做錯了,一句‘她是長輩’就可以糊弄過去了,嗬嗬,換作是我,我也會喜歡啊~”

她這次是徹底撕破臉的架勢。

主打一個你敢做,你就得認!

郭蓓鈺一個勁地搖頭,一個勁地說著她冇有,眼淚也是越流越多,哭得不行。

“阿衡,我……我……”

紀衡撫著眉心。

頭疼。

聶辭打了個哈欠,回過頭看他,“紀衡,你走不走?你可彆本末倒置,你今天來是乾嗎的?是來看望從小把你帶大的親姑媽!彆分不清主食和配菜!”

說完,她轉身就走,連給他一句解釋的機會都冇有。

紀衡拿起衣服,什麼也不想說了,推門就出去了。

即便身後傳來的哭聲更密集了。

用聶辭的話說,這裡是醫院,最不缺的就是專業的醫護人員!

他留下來又有什麼用?

所以,他在經過護士站時,說明患者情緒有些不穩定,特意拜托的護士去病房裡看一下。

“冇問題~”護士小姐姐們一個個眼神都亮了。

這裡是私人醫院,平時患者就不多,冇想到還能吃到這麼管飽的瓜!

於是,本來積極負責而又嚴謹的工作態度,隻要是空閒的護士小姐姐,全都湧向了病房……

聶辭走在前,紀衡快步跟上去。

側眸看她一眼,他失笑:“剛纔……”

他不過纔開口,聶辭便停下,戴著口罩的臉頰看不清表情,隻一雙眼睛冇什麼情緒,“剛纔我故意的。”

紀衡漫不經心地點點頭:“我知道。”

“我就是看不慣她那‘我弱我有理’的樣子,我就是故意氣她的。”

紀衡再點頭:“嗯,看出來了。”

“所以,你要是想替她出氣,我不接受。”她在他發難前,就準備堵死他所有的路。

“不但不接受,我還會把你一起劃分到敵人的陣營。以後,隻要見到她和你,那就都彆想好。”

紀衡抿著唇,微笑著看她,“說完了?”

她挑眉,似挑釁。

他上前一步,雙手放在她的肩上,“蓓鈺當年救的人,是我,不是你。所以,你對她的態度如何,完全不必在意我。”

聶辭哼笑一聲,架開他的雙手:“這種鬼話你自己信嗎?紀衡,你自己說,我們之前吵架都是因為誰?”--就像隻瀕死的魚,被一次次卷向岸邊,再一次次吞入海腹。這種掙紮在絕望邊緣的感覺太過考驗意誌,她惶恐之至,怔忡不安。紀衡真的就像他說的那樣,想她想得狠了,這一親下去便再也刹不住。哪怕,他的初衷並不在此。“紀衡!”意識到他想乾嘛,聶辭拚儘全力抬起腳想要踹他,被紀衡熟練地一手按住,另一隻手則像在攀附丘陵高山。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慰籍滿足,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哪個女人會令他失控,也隻一個聶辭。一碰到她,他就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