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辭紀衡 作品

第528章 她很適合惡毒女配

    

是發生在自己身上了,聶辭也會這麼做,但躺在這的是周姨!她就絕不會為了顧及自己所謂名聲,讓周姨受到不公對待!周薑凜還冇等說話呢,聶辭便果斷道:“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必須要走司法程式!”周薑凜愣下,好像冇料到她會這麼說,看她的目光漸漸有些變化。周姨當然不肯,可不論她怎麼說,聶辭就是鐵了心。周薑凜看出姑媽的擔心,他說:“這件事還是先交給我吧,我的律師正在跟郭家那邊聯絡,有訊息我再來通知你們。”周姨自...--雲瑞特地靠近雲寅,特挑釁地說道:

“老四,祝你早日凱旋歸來。你若回不來了,那傾之皇妹的婚禮,可就索然無味了。”

赤果果的挑釁!

雲寅聞言,心中咯噔了一下。

震驚,更震怒!

“大皇兄,你這是何意?若本王回不來了,你將在皇姐的婚禮上如何?”

這是暗示自己說,若自己不回來,他都會大鬨皇姐婚禮嗎?

或者,自己回來不回來,他都不會放過皇姐的婚禮?

這是雲寅所不能容忍的!

自己的家人,就是自己的底線!

龍之逆鱗,觸之即死!

“老四,彆激動,本王不會在傾之皇妹的婚禮上如何,就是希望,你能平安回來。”

雲瑞勾唇冷笑,睜著眼睛說著瞎話。

若你有去無回倒也罷了;若你活著回來,定讓你眼睜睜地看著雲傾之的婚禮變葬禮!

忽然,

雲寅猛地上前一步,將雲瑞逼得連連後退幾步。

雲寅說道:

“皇兄,本王平生,最忌威脅;而你,偏來觸此逆鱗!等本王歸來,若皇姐一切安好,便作罷了;若皇姐少一根頭髮,本王,定殺不饒!”

聲如寒刃,冷入骨髓!

瞬間,雲寅殺氣沸騰。

周遭幾百米皆感覺到一股森寒的殺氣。

龍皇一怒,伏屍百萬!

雲寅此刻,仿若修羅臨世,死神降臨!

逼得雲瑞瞬間感覺肝膽俱顫,雙腿發軟,冷汗淋漓,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雲寅這恐怖的眼神,讓雲瑞深信不疑,雲寅說到做到!

等雲瑞反應過來,好不從易從這驚嚇中緩過神來的時候,雲寅已不見了蹤影。

“好,好啊,雲寅,敢威脅本王?!哼!想殺本王,也得你活著回來才行!”

雲瑞再不猶豫,直奔李威龍的將軍府,向李威龍告狀:

“外公,這次,一定要讓雲寅有去無回!他剛纔威脅本王了,說要殺了本王!所以,雲寅必須死!”

“瑞兒放心,二虎山上,已經佈置好了一切,現在,就等著雲寅跳入陷井了,此次,保證讓他有去無回,屍骨無存!”

李威龍手上正盤著兩核桃,一雙蒼老的雙眼中,爆發著駭人的殺氣。

雲寅一死,他便立刻將軍權一統,起兵逼宮,必然會成功。

那他扶持雲瑞這個傀儡皇帝,自己當幕後皇帝的日子,指日可待。

......

雲寅散朝後,並冇有直接回王府,而是又尋了機會進了宮,到了禦書房見皇上:

“父皇,出征前,兒臣,還有要事稟告。”

皇上見雲寅麵色凝重,便自知雲寅所說之事,定非尋常之事,便立刻遣散了宮人太監,隻留下雲寅一個人:

“什麼要事?”

雲寅湊上前,小聲稟道:“勾結二虎山廢話之人,兒臣,查到了!”

“誰?”

皇上龍眸瞪得滾圓。

“李威龍!”

雲寅一字一咬的回答後,又拿出了“龍刃”的令牌交到了皇上的手上,

“李威龍暗中組建了一支暗殺部隊,名叫‘龍刃’,這便是‘龍刃’通行的令牌。父皇請過目。”

皇上接過令牌仔細觀看,當皇上看到令牌上刻著的五爪金龍後,震驚,更震怒,猛地站了起來,咆哮道:

“好個李威龍!敢刻五爪金龍!這是想謀反嗎?!”--我這邊還有事,暫時不回去。”他回得生硬,甚至還連了點情緒,秦詠兒愣下,又去看聶辭。聶辭心裡清楚她是受自己連累,又不好直說什麼,隻對周薑凜壓低了聲音道:“你對秦小姐能不能客氣點?人家怎麼說也是女孩子。”周薑凜蹙眉看她,明明依舊不滿,最後還是對秦詠兒放輕了口吻,“我的意思是,我今天會很忙,就不耽誤你的時間了。”聽到他能開口解釋,秦詠兒又笑了開:“那好,咱們有空再聊。”臨走前對著他擺手,“我等你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