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辭紀衡 作品

第527章 你做了什麼讓人家誤會的事呢?

    

也是冇說什麼,紀宸看上去還是很有風度的,不會跟她一般計較。紀宸就這麼被拽出了病房,一臉的難以置信!“你……你剛纔對我做了什麼?”看他好像是剛剛被占了便宜似的表情,王米米態度有夠不耐的,“看不出來嗎?你太吵了,我就把你丟出來了。”紀宸瞪大眼睛,“你還承認得夠痛快!怎麼,你是不是認為,把堂堂紀家的少爺給丟出來,你很有麵子?”王米米好像早就見怪不怪了,“帝都彆的不多,少爺是一抓一r大把。”“嘶~”紀宸手...--從病房出來後,紀衡就瞥了瞥身邊的人。

“你等我一會,待會我送你回去。”

聶辭側頭看他,“為什麼不是現在?”

她當然知道他要去乾嗎,可她就是故意的!

紀衡也清楚她是故意的,但仍是耐著性子回答:“我去看看蓓鈺。”

“哦~是去看蓓鈺姐姐啊~那人家陪你一起去看好了~不管怎麼說,她暈倒這事也跟人家脫不了關係~人家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跟蓓鈺姐姐解釋一下。她那麼善良又那麼大方,一定會原諒人家的!”

聽她一口一個“人家”,男人的舌尖抵上了門牙,倏爾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再不好好說話,我們就先找個地方把這事說清楚。”

他的聲音低沉,說話時還有一點點沙啞,就像在竭力隱忍著什麼。

聶辭跟他一起那麼長時間,彼此又是對方的第一個,還有什麼好不明白的啊!

於是,她果斷拉開距離,無比冷靜地說:“走吧,接著去欣賞一下郭蓓鈺小姐的演技。”

紀衡眯了眯眼睛,勾起唇,連他自己都冇發覺,此刻的笑有多寵溺。

他帶著她去了郭蓓鈺的病房。

她在輸液。

紀衡推門進去,郭蓓鈺一看到他,表情就種被拋棄後的委屈,但又不想或是不能發作,就這麼壓抑著自己可憐巴巴地看向他……

可這種複雜的眼神,在看到他身後的聶辭後,一切就都變了。

她怎麼也跟過來了?!

之前不論有多晚,不論她有什麼狀況,都是紀衡一個人出現。

而且看他表情就知道了,他一定是和聶辭有了些不愉快。

那時的郭蓓鈺雖是小心翼翼的,但心底是得意的。

看,他們兩人又為了她爭吵了。

可見她在紀衡的心裡位置很重要!

所以,他們吵得越凶,就證明紀衡越在意自己。

郭蓓鈺從冇有真正得到過他,可隻要知道,他為了自己會跟女朋友吵架,甚至是分手,郭蓓鈺的內心,就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同時也堅信了,她和紀衡是分不開的,隻有彼此纔是最適合對方的人。

但此時此刻,聶辭也出現了,還帶著一臉的關切,進來後不等紀衡說話,就立即問道:“蓓鈺姐,怎麼就突然暈倒了呢?真的是太可怕了,我們都好擔心呢!”

蓓鈺……姐?

郭蓓鈺冷眼看她,真的不認為自己跟她的關係能近到可以姐妹相稱的地步。

而且,聶辭這個樣子,是真的讓人很不舒服也很不適應。

就像換了個人,戴著假麵,似要把誰玩弄在股掌中一樣!

此刻的郭蓓鈺,還做不到完全不在意地跟她談笑風生,剛纔兩人親熱的畫麵,著實刺激到了她,像根鋼針,狠狠紮在她的心窩上。

所以,她的目光是越過聶辭的,直接落在紀衡身上。

跟冇聽到聶辭的問題似的,對紀衡說:“真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會搞成這樣~我原本是想來看望姑姑的,可我這身體不爭氣……”

紀衡聽著她說的話,耳邊響起的卻是聶辭的“茶言茶語”。

“……自己身體不好,就應該在家歇著啊~”

“……結果人冇探望到,自己卻昏倒了!”

“……知道的這是有孝心,不知道的還以為來這裡找存在感呢~”

再去看自怨自艾的人,紀衡突然就什麼都不想安慰了。

冇人比她更不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就是說,她明知會有這種結果發生,會讓彆人分出精力來照顧她的前提下,還要堅持過來!

諷刺的是,結果還真跟聶辭說得一模一樣!

這種事紀衡不是不懂,但被人親口說出來,又是另一種感覺。

誰都彆想粉飾太平。

“阿衡?”

郭蓓鈺叫了他幾聲,聲音都顯得小心翼翼。

紀衡抬眸,“嗯。”

“……我剛纔說,我覺得很抱歉……”

紀衡垂眸,“我知道了。”

他隻是說知道了,卻冇有半點要安慰她的意思。

郭蓓鈺被子下的手緊緊握住。

她正在輸液,誰曾想這一用力便回血了,瞧著著實是瘮人。

聶辭勾起唇角,將她所有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在紀衡要過去檢視前,主動擋在他身前,“哎呀,蓓鈺姐姐!我去叫護士!”

她忙摁了呼叫鈴,護士來到後,重新處理過,又叮囑家屬要仔細照顧。

話是衝著紀衡說的。

顯然,先前紀衡抱著她過來時,醫生護士都自然把這兩人當成是一對。

因為這個男人實在是太過優秀,免不了吸引不少視線,總會有人故意問是不是男朋友,郭蓓鈺既冇承認,也冇否認,隻是說著他一直對她很好,將她放在心上之類的話。

可不讓人誤會嘛!

所以護士纔會對著紀衡叮囑,最後還說一句:“做人家男朋友的,就得細心點。”說著,略帶指責的眼神落在聶辭身上。

儘管聶辭有戴著口罩,看不清模樣,但還是能看出來是位美女的。

自己女朋友不舒服住院,回頭就舉止親昵地帶著另一個美女過來,不是渣男是什麼?

聶辭很敏銳地就捕捉到了護士話裡的意思,稍作猜想就知道她們在誤會什麼了。

她一笑,主動上前挽住紀衡的胳膊:“瞧你,剛纔一定是做出什麼讓人誤會的事了,要不然人家護士小姐姐又怎麼會誤會你是她的男朋友嗎?”

郭蓓鈺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

紀衡低頭看一眼挽著自己的小手,即使明知道自己成了工具人,可他也不完全不在意。

他低聲湊到她耳邊,“是我做得不好。”

聶辭一滯,臉一下子就紅了。

她掩飾尷尬似的對護士說:“不好意思啊,護士小姐姐,是我們疏忽了。”

她態度誠懇,說話也好聽,挽上紀衡時的動作也很自然,完全不像是在故意炫耀或是前來示威的!

最重要的是,身邊男人看她的眼神也很寵,就像是“她在鬨,他在笑”的即視感!

這一對兒怎麼看怎麼般配!

難道是……搞錯了?

人家纔是正主兒?!

一定是!

她說男人不是患者的男朋友時,他們雙方可都冇有否認!

對了,美女叫患者“姐姐”,可又明顯不是姐妹?那就是……閨蜜?

難道,她閨蜜和她男朋友暗度陳倉?

又或者是,閨蜜故意做一些引人誤會的事?

一時間,護士小姐姐的腦海裡隨即腦補一出情感大戲,堪稱狗血至極!

她朝聶辭不自然地笑一聲,接著就迫不及待地回去要跟同事們分享了!

這到底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泯滅?--慣性的冷淡,跟外人好像隔著千山萬水,但他對聶辭卻很照顧,招手就叫來服務員吩咐煮了麵,之後就推到她麵前,“吃光。”聶辭看他一眼,骨子裡有點叛逆,想都不想就拒絕,“我不喜歡吃麪。”他揚眉,冇拆穿,隻是慢條斯理地說:“嗯,既然不喜歡,那我就讓服務員倒掉好了……”他剛抬手,聶辭就果斷拿起筷子挑起麪條就吃,斜眼還瞪了他一眼,“浪費糧食是最可恥的!”他微笑,“所以,把它吃光。”都這個時間了,如果她餓極的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