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野 作品

《半塘心頭免費小說》 第3章

    

有以後了。想要在死之前讓他明白她的心意。讓他知道。在他盛大耀眼的青春裡,有一個並不起眼的,踩在生命臨界點的女孩子,悄悄喜歡過他。今天的煎餅果子有點硬。啃了兩口。季時與的身影出現了。我一路跟著他進了小區樓下的早餐店,兩分鐘後,他從店裡出來,手裡隻拎了一杯牛奶,一隻茶葉蛋。我叼著煎餅,掏出小本本記上:喝奶,吃蛋。剛合上本子,一輛單車便停在了我麵前。抬頭。周野語氣很淡,「上車。」「啊?」我剛要拒絕,他便...抬頭才發現,他是在罵樓梯下方的男生。對方抬頭看了一眼,罵道:「傻逼。」罵完就走了。...《半塘心頭免費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抬頭才發現,他是在罵樓梯下方的男生。對方抬頭看了一眼,罵道:「傻逼。」罵完就走了。也不知道是在罵我,還是罵周野。周野下了幾級台階,彎身撿起我摔下去的手機。再遞過時無意間碰到螢幕,剛好點進了已刪除的相冊裡——密密麻麻,全是我悄悄拍的,季時與的照片。周野也看見了。我慌忙將手機搶了回來,本想藉口說自己在學攝影,可這理由實在蹩腳的難以說出口。下樓的學生少了很多。周野站在低我一級的台階上,笑了聲。「偷拍那個小白臉,還不如拍我。」嗯?我抬頭去看。周野卻冇再說話,又撿起樓梯上掉的半個煎餅果子。看了眼,隨手扔進了垃圾桶。「走吧,晚了公交冇位置了。」這人腿長,下樓極快。我冇怎麼眨眼,他就已經下了一層樓。發現我冇跟上,又停了腳步,不太耐煩地等我。我和周野家住同一小區。又是同桌。但還真算不上熟悉。他是剛來兩月的轉校生,性子冷,話少,上課睡覺,下課打架。我倆唯一的交集可能就是我在他趴在桌上睡覺的課間,輕輕推醒他說句「麻煩讓讓,我要出去。」週末,我起早去了醫院。病房裡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著實算不上好聞。我握著溫溫的手,將手機裡季時與的照片一張張翻給她看。還好,季時與隻刪了照片,冇刪備份。溫溫很虛弱。寬大的病號服幾乎將她整個裹住,露出的手腕細得經不住我一握。可她盯著螢幕上少年的臉,眼睛很亮。她暗戀季時與兩年了。卻從冇敢上前和他說過一句話。就在她鼓足勇氣想要說出自己的心聲時,被查出了急性白血病。一張單薄的診斷單,將她的生命劃下期限。她怕自己再冇有時間,所以,拜托我在學校裡偷偷拍一些季時與的照片帶給她看。她隻是悄悄看看。「這張。」她語氣很輕,說一句便要歇一歇,「昭昭,這張拍的真好看。」我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是季時與騎車的那張照片。少年人穿著校服,騎著單車闖入鏡頭,身後是湛藍的天空。滿屏的生機,與溫溫身後慘白的牆壁形成了鮮明對比。我有些鼻酸。溫溫卻握緊了我的手,「昭昭,你說,我還能回到學校,再偷偷看他一眼嗎?」「當然。」我忍著哽咽安慰她,「你配合治療,如果指標有所回升,我下次爭取把他帶來病房看你,好不好?」「好啊。」麵前那雙小鹿眼亮了又亮。時與很高,他站在我麵前,幾乎就將我隔在了下樓的人群之外。「給。」他從書包裡掏出了用幾層塑料袋層層包裹著的半個煎餅果子,語氣淡淡,「手機。」「照片刪掉。」我咬咬唇,「能不刪嗎,我保證不……」「刪掉。」季時與是出了名的話少,眼神卻極具侵略性。我被他盯的受不了,隻能乖乖掏出手機。真可惜。那張我拍的最好的照片,也被他刪了。季時與離開後,我看著空蕩蕩的相冊默默歎氣。正要走時,忽然被身後路過的男生撞過肩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