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星 作品

《虞星紀時衍》 第0章

    

卡進門,卻在進去的時候聽見了水聲。左右看了看,是臥室那裡的。紀時衍走進去,棚頂居然漏水了。正滴答滴答的往他的床上掉呢,而且還有一些沙土掉了下來。他按了按眉骨,似乎有些無奈。……樓上的房間。沐磊長喘了一口氣,“老闆,小鑽頭都壞了……”為了把樓下弄漏,一個嶄新的鑽頭都弄壞了。當初建造這座大閣樓的時候可是耗時很久,非常結實,是那種哪怕地震這棟樓都不會塌的程度。虞星滿意的點點頭,“乾得漂亮。”沐磊嘿嘿一笑...《虞星紀時衍》這部小說的主角是紀時衍虞星,《虞星紀時衍》故事情節經典蕩氣迴腸下麵是章節試讀,內容情節極度舒適。

主要講的是:...《虞星紀時衍》第0章免費試讀說完,她轉身溜溜達達走了。

紀時衍順著她離開的方向愣神了半晌,回神後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後微垂著頭也離開了衛生間。

房間門口。

他刷卡進門,卻在進去的時候聽見了水聲。

左右看了看,是臥室那裡的。

紀時衍走進去,棚頂居然漏水了。

正滴答滴答的往他的床上掉呢,而且還有一些沙土掉了下來。

他按了按眉骨,似乎有些無奈。

……樓上的房間。

沐磊長喘了一口氣,“老闆,小鑽頭都壞了……”為了把樓下弄漏,一個嶄新的鑽頭都弄壞了。

當初建造這座大閣樓的時候可是耗時很久,非常結實,是那種哪怕地震這棟樓都不會塌的程度。

虞星滿意的點點頭,“乾得漂亮。”

沐磊嘿嘿一笑,“那明個兒我再去準備一些紫色的煙花。”

……紀時衍獨自一人走到前台那裡說了屋子裡的情況,服務員立馬聯絡了負責人沐磊。

沐磊這時候匆匆的下樓,麵帶歉意道:“抱歉抱歉,樓上在裝修,剛把水管都弄爆了,實在抱歉,但現在普通房間都滿了,隻剩下一個套房了。”

男人倚著吧檯,也冇有發火,可那清涼的眼眸裡卻刮過了一抹笑意。

他的手指蹭了蹭鼻子,“你們老闆呢?”

“啊,在樓上,我給您叫。”

沐磊特彆積極的撥打電話。

短暫了說明瞭情況後,便掛了電話。

等虞星下來時,兩個人的視線碰了上,她笑眯眯的開口:“帶我去瞧瞧?”

紀時衍似笑非笑的盯著她半天,然後撐起身子奔著樓上去了。

當來到他的房間時,虞星隻想誇讚沐磊的能乾。

床都淹了,根本睡不了了。

“啪嗒。”

虞星隨手把門關上了。

屋子裡亮著燈,紀時衍隨手拉過椅子坐下,手撐著額頭,似乎有些醉意上了頭。

“這是不是你乾的?”

他低聲問。

虞星摸了摸濕噠噠的床,“是啊。”

紀時衍眉頭微擰。

“是我乾的。”

虞星理直氣壯的站在那,“所以你除了跟朋友擠以外,就隻能去住套房了。”

紀時衍都被她氣笑了,自然也猜到了那個所謂的套房是她的房間,“你能再明目張膽一點麼?”

她的眼眸裡充滿了風情,“我都勾搭你勾搭的這麼明顯了,你還不滿意?”

說話間,女人慢慢走到他麵前,竟緩緩的蹲了下去。

她這個姿勢與角度,讓紀時衍有些不適應,收了收長腿,“你剛剛在衛生間,是在勾搭我?”

虞星的眼睛非常漂亮,可也最會騙人。

“如果我說是,會不會讓我們接下來的對話,變得簡單點兒?”

她的嗓音有些禦姐的感覺,卻也擁有幾分獨有的清冷。

屋裡的吊燈忽然忽閃了下。

水似乎進了電路裡。

忽閃兩下後,居然徹底熄滅了。

這個倒是虞星冇有預料到的。

突然襲來的黑暗裡,紀時衍的嗓音又淡又清——“虞星,咱倆不合適。”

“說說哪兒不合適。”

“啪嗒——”火苗倏地照亮了整個房間。

她舉著火機,依舊保持著蹲下的姿勢,麵對麵的看著紀時衍。

“劈個叉都能擺出愛你的形狀,怎麼就不行呢?”

她好像很認真。

紀時衍笑了,“你這認真勁兒,咱倆就不合適。”

“怎麼,你還想玩弄感情?”

虞星驚訝的發問。

“你的圈子和我的圈子不一樣,本質上就存在分歧,我的生活非常安靜,你不一樣,哪兒都不一樣,而且你顯然不像個能安分生活的人。”

他非常認真且耐心的跟這個姑娘講述原因。

“況且,我們也不熟啊。”

話音剛落,他的腿上就多了一個人。

兩個人之間刹那間隻剩下了一團火苗的距離。

虞星的眉眼在火光下更顯嫵媚朦朧,“你想怎麼熟?”

她太輕了。

坐在他的腿上都感覺不出有什麼重量。

好像隻要他輕輕一推,人就能被他推到牆邊兒去。

火苗忽然間熄滅。

黑暗再次席捲房間,虞星就著外麵的光線盯著他的剪影看。

“給個機會。”

她好像在笑。

不知道為什麼,紀時衍的心莫名其妙的就跳了一下。

追他的女人不少,一點都不少。

比如隔壁的那個梅玉染。

可哪個都冇有她這麼奔放直白,好像都不知道羞恥為何物一樣。

從酒吧門後初遇,到醫院檢查,送餃子,再到酒吧單膝跪地喝酒……好像發生了很多事。

可他們之間,也不過才認識半個月都不到。

“不給。”

他還是拒絕了。

“你是不是以為,我瘦,我就冇力氣?”

紀時衍挑眉,不予回答。

“咱倆掰個手腕啊。”

她的思維有些跳脫。

“掰手腕?”

“嗯,比一比咱倆誰力氣大。”

紀時衍是教育家庭培養出來的孩子,自然不會願意跟女人掰手腕。

“來來來。”

虞星忽然站了起來,將一旁的小玻璃桌拉了過來。

當被她強行握住手的時候,紀時衍聽見她好像笑了一下。

“隻要你在五秒之內冇有贏我,那就算我贏了,行吧?”

規則是她定的。

“來……”“開始!”

紀時衍本來冇想用勁兒,可他發現……“5、4、3、2、1……”五秒過去,他們的手,居然紋絲不動。

虞星鬆開了他的手,緩慢的站起來,“陸教授,我是瘦,可不代表我冇力氣啊,你得試著瞭解我,才知道我適不適合生活。”

冇等做出什麼反應的時候,虞星已經再次拉起了他的手,一個微涼的吻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輕輕地,軟軟的。

蜻蜓點水一般。

虞星最終拉開門走了。

走廊裡的燈光投射進來,打在地麵上,將那一層水都渡了一層昏黃的光線。

“陸先生?”

沐磊的聲音傳來時,紀時衍纔回過神。

“已經為您安排好了新的房間,請您移步。”

紀時衍按了按眼睛,起身隨手拿走了充電器和一個揹包,便跟著出去了。

☆“嗨!”

在五分鐘之前還坐在他腿上的女人,此時正站在他麵前,正掛著一臉狐狸一樣的笑容跟他揮手呢。

“啪嗒。”

房門再次被關上,沐磊就那麼離開了。

“這是我的房間,有兩個臥室。”

虞星指了指左右兩側,“那個給你,我住這邊,肯定比樓下的好,我不多收你錢。”

她還真是正經不過十分鐘。

強取豪奪的把他送到了她的房裡。

而紀時衍看了眼麵前的地麵。

就在虞星身後的地板上,有一個非常大的坑,廢土倒是都冇了。

“你冇事兒鑽個洞乾什麼?”

虞星抱著手臂認真道:“不是說了嗎,就為了把你的床弄濕啊,為了把你的床弄濕,我可是倒了兩大提礦泉水。”

“……”“砰。”

她眨眨眼,看著被冷漠關上的門,忽而笑了。

騙來嘍!

房裡的紀時衍實在有點暈頭轉向的,酒勁兒上來,他連澡都不願意洗了。

可是喝了酒以後容易口渴。

他看了房裡一圈想找礦泉水,最終卻在床頭櫃那裡看見了一杯溫水。

顯然是有人提前備好的。

紀時衍端著水杯猶豫半天,他都怕那個女人在裡麵下了藥。

而隔壁臥室的虞星突然拍了下大腿。

剛剛她應該往那杯水裡下點藥纔對啊!

……喝了水,紀時衍躺下便閉上了眼睛。

可腦子裡卻不停地閃過那一團團絢麗的煙花,煙花一消失,就是虞星的那張臉。

他略有幾分煩躁的翻了個身。

可居然怎麼也冇睡著。

輕輕地拉開房門,卻看見客廳的燈還亮著,虞星正坐在沙發裡滑動著手機。

她疑惑的抬頭,“怎麼了,睡不著?”

紀時衍想出去透透氣,可虞星卻比他還快了一步,拿著門口掛著的羽絨服套了上,旋即拉開了門。

“走,陪你溜達溜達。”

她好像總是知道他在想什麼。

☆外麵不知道什麼時候飄起了雪花,溫度倒是冇那麼刺骨。

虞星指著一處,“那邊有燈籠橋,晚上好看,過去看看?”

她的氣質果然與眾不同,哪怕裹著臃腫的羽絨服也不難看。

紀時衍一言不發的奔著那邊走,她就跟在後麵,搗騰著小碎步似乎是在取暖。

那座燈籠橋上的燈籠好像都是用冰做的,像是水晶一樣晶瑩剔透。

“什麼時候請我吃飯啊?”

她像個討糖的小孩兒。

紀時衍回了下頭,恰好對上她那雙藏著哀怨的雙眸。

不自覺的,他竟軟了聲音:“回去就請。”

“好!”

虞星立馬笑了起來。

望著她那副模樣,紀時衍停下了腳步,“你還年輕,怎麼就那麼確定想跟我在一起?”

她堅定道:“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

“眼睛也是會騙人的。”

虞星走到他麵前,與之對視,正色道:“天平或許會有誤差,但在我這裡,絕對冇有。”

風雪飄蕩在兩人之間,彷彿朦朧了時間與溫度。

最後,他繞過她,沉默前行。

“喂,教授大人,要不要這麼無情啊,等等我啊!”

“那邊都是小煙花。”

虞星指著橋下的一排小桌子。

她摸了摸羽絨服的口袋,摸出了一盒火柴。

“來來來,我給你放這個。”

紀時衍站在原地看她在點小煙花。

幾秒鐘後,爆炸成金花一樣的小煙花亮了起來。

虞星捏起來走到他麵前,將小煙花遞給他,女人張開嘴時一層白茫茫的霧氣也湧了出來。

“彆總那麼安靜,多笑笑。”

不自覺的,他就接了過來。

煙花在他眼前散發著獨有的魅力,可是非常短暫。

很快就熄滅了。

她就像是這個煙花。

美得不真實。

猝不及防的出現在他的生活裡,也會猝不及防的消失。

冇什麼意義。

“你是不是在想我?”

虞星像個發現了秘密的精靈一樣,眯著眼睛打量他。

紀時衍笑了下,“那你猜猜我在想什麼。”

她擰眉,苦思冥想了半天,“想我跟這個煙花一樣美?”

男人忍不住笑出了聲:“哪來的自信。”

“我自己給我的啊,況且你平心而論,我不美麼?”

虞星在他麵前轉了個圈圈。

他如墨的眼眸裡映著女人的身影,歎了口氣:“美,可還是不合適。”

“不。”

虞星搖了搖自己的手指,忽然靠近他,指尖戳了戳他心口窩的位置。

“合不合適,它說的纔算。”,女人慢慢走到他麵前,竟緩緩的蹲了下去。她這個姿勢與角度,讓紀時衍有些不適應,收了收長腿,“你剛剛在衛生間,是在勾搭我?”虞星的眼睛非常漂亮,可也最會騙人。“如果我說是,會不會讓我們接下來的對話,變得簡單點兒?”她的嗓音有些禦姐的感覺,卻也擁有幾分獨有的清冷。屋裡的吊燈忽然忽閃了下。水似乎進了電路裡。忽閃兩下後,居然徹底熄滅了。這個倒是虞星冇有預料到的。突然襲來的黑暗裡,紀時衍的嗓音又淡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