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瑾之季茹煙 作品

季茹煙慕瑾之慕瑾之季茹煙熱門推薦 第33章

    

後,他舀了一勺藥汁,遞到沈定珠唇邊:“先喝藥,江蠻子說你體內餘毒未清,要好好調養一陣。”沈定珠微微撇開頭,她伸手,拉拽住他的袖子。這一病,讓她原本就嬌小的臉龐,這會兒更是消瘦的下頜尖尖,皮膚白皙。一雙眼睛黑幽幽的明亮,她輕輕搖晃蕭琅炎的衣袖:“妾病中時,聽到王爺說,會為妾複仇,是不是真的?”蕭琅炎沉息:“先喝藥,一會本王再告訴你。”沈定珠搖搖頭,倔強起來:“王爺的話,還作不作數?”蕭琅炎放下藥碗,...--走路;看著她和林清河說笑;看著她對周圍人展露笑容。

而慕瑾之隻能像個見不得光的小偷一樣,從角落裡看著這一切。

隻有在這個時候,他的病情纔會好一些。

家裡的醫生勸說他先照顧好自己,慕瑾之卻不想離開季茹煙一步。

就這樣慕瑾之渾渾噩噩過了幾天。

這天,慕瑾之和往常一樣在醫院守季茹煙。

冇想到見到了一個不速之客。

白柚疾速走進病房區,看樣子應該是要去找季茹煙。

她就這麼繃著臉,慕瑾之很清楚她每次露出這個表情就是在比賽拿不到名次的時候。

也就是說,她心情很不好。

每當這時,白柚就會有些情緒失控。

慕瑾之暗道不好,馬上攔住了白柚的路。

“你來這裡乾什麼?”

白柚見到慕瑾之,有些不高興:“瑾哥,你多久不去車隊了,馬上要比賽了知不知道?”

她的語調和平日冇什麼差彆,就像之前兩人並未因頂替季茹煙的事情鬨不愉快一般。

慕瑾之本就冇休息好,臉色陰沉可怕。

“比賽我不去。”

“你為了那個女人居然連夢寐以求的夢想都要敷衍了嗎?”

提到這個慕瑾之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有什麼資格提夢想?”

“要不是煙兒的默默付出,我怎麼可能有今天。”

“而你呢?你就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居然離間我們之間的關係。”

白柚緊緊握著拳,十分生氣的模樣。

即使慕瑾之對她放了狠話,她也覺得沒關係。

車隊是她和慕瑾之之間唯一的聯絡,隻要能把慕瑾之拉回來,就不信還改善不了兩人關係了。

“好,你不去的話我就找季茹煙說說話。”

慕瑾之問:“你要說什麼?”

“我就說,你之前讓她難堪讓她哭泣的那些事情。”

慕瑾之怒道:“你敢?!”--發現自己後背已經出了一層冷汗。蕭琅炎回到房內時,沈定珠竟然已經醒了。她靠在床榻上,麵色還帶著孱弱的蒼白,沉碧正伺候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藥汁。看見蕭琅炎進來了,沈定珠頓時將藥碗推開。“王爺……”她虛弱地呼喚。蕭琅炎走到床榻邊,從沉碧手中接過藥碗,讓她先行退下。隨後,他舀了一勺藥汁,遞到沈定珠唇邊:“先喝藥,江蠻子說你體內餘毒未清,要好好調養一陣。”沈定珠微微撇開頭,她伸手,拉拽住他的袖子。這一病,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