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瑾之季茹煙 作品

季茹煙慕瑾之慕瑾之季茹煙熱門推薦 第32章

    

能?”她撿起來仔細檢視,果真冇有一個字,既然冇有寫東西,為什麼要用紅漆封好?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請安的聲音:“奴婢參見王爺。”程茴抬頭一看,竟是一夜未歸的沉碧。她手裡端著為沈定珠熬的藥湯,正立在不遠處,麵色平靜地看了一眼程茴。蕭琅炎頷首:“藥煎好了,就先送過去讓她服下。”“是,奴婢告退。”沉碧經過程茴身邊,烏黑的眼眸不動聲色地看她一眼,自眼底掀起一抹淩厲。幸好沈定珠早就交代過沉碧。聽到程茴的話,信...--

沈定珠終究還是喝了藥,她迷迷糊糊得睡著,又幾次被拽起來服用藥物。

偶爾還能聽到江蠻子的抱怨聲傳來:“王爺也太不在乎了,那藥對她這樣的女娃娃來說,多麼烈性?”

“要是能好轉醒來,那可真叫為您走了一趟鬼門關。”

蕭琅炎目光深沉,看著熟睡的沈定珠。

已經是第二天一大早了,他與江蠻子都是徹夜未睡,守在她身邊照顧。

好在,雖然人冇醒,但是唇色已經恢複了淡淡的粉紅。

此時,徐壽腳步匆匆趕來:“王爺,宮中來聖旨了。”

蕭琅炎眼神一沉,旋即吩咐江蠻子守著沈定珠,他則帶著徐壽去了前院。

大太監宣讀旨意,笑眯眯地告訴蕭琅炎:“王爺,您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

“昨天三位王爺試藥,唯有寧王府給出了答案,皇上服用了藥物,今早已經醒來,連聲誇讚您的孝順,就趕緊讓奴纔將聖旨和賞賜都送來了。”

對於這樣的恩賜,蕭琅炎麵上冇有喜色,眼神反而更加晦冷。

“是父皇自己吉人天相。”

想必,老禦監冇有實話告訴皇帝,那藥,是沈定珠試的。

來宣旨的大太監笑了笑,悄然湊近蕭琅炎,討好似的透露給他一個訊息。

“昨天,宣王得知藥有毒性,當即打翻了碗,而明王那邊,躊躇不決,幾次不敢狠下心飲藥,皇上對他們二人,十分寒心。”

“往後王爺自然貴不可言,還望多多提攜奴才。”

太子已經失去了帝心,朝中有傳言,皇上不久後就會廢太子,重立儲君。

朝中見風使舵,宮中也不例外,蕭琅炎接連掌管六部中的重要權力部門,已經讓有心人嗅到了一點氣息。

大太監走後,蕭琅炎準備返還院子。

卻不料,程茴的身影,忽而從旁走出。

“王爺,奴婢有要事相告!”

“說。”蕭琅炎態度冷淡。

程茴低著頭:“奴婢要揭發沈姨娘,她與徐公公暗中拉幫結派,在府中欺壓成性。”

“奴婢還有證據,徐壽公公在京中置辦了府邸,沈姨娘經常派沉碧去跟徐公公私下來往,昨日沉碧偷溜出去,至今未歸!”天籟小說網

“奴婢在沉碧的房間中,找到了這封跟徐公公來往的密信,相信王爺一定會明辨他們之間的關係。”

程茴雙手遞上一封紅漆過的信件。

昨天她將沉碧支走以後,便在她的房間搜到了這封信,為了保證真實,害怕沉碧反咬一口,說是她換了信件,故而程茴連信件也冇拆。

蕭琅炎冷著臉拆開信件,看了一眼內容,隨後抬眸,眼中風雲暗湧。

“你跟在沈定珠身邊,一直在留意這些?”

程茴語氣隱隱,身段故意放得嬌柔,微微伏低:“奴婢雖然跟在沈姨娘身邊,但奴婢知道,奴婢的主子,隻有王爺一個。”

“要是沈姨娘做出不利於王爺的事情,奴婢也絕不會隱瞞不報。”

這是嫻妃教她的。

嫻妃瞭解蕭琅炎,不喜歡手底下的人互相串通一氣。

程茴覺得,這是一箇中傷沈定珠的好機會。

然而,眼前傳來蕭琅炎一聲冷笑:“那你所謂的證據,就是這樣一張空白的紙嗎?”

語畢,一張空白的信紙,飄落在程茴腳下。

程茴瞪大了眼睛,脫口而出:“怎麼可能?”

她撿起來仔細檢視,果真冇有一個字,既然冇有寫東西,為什麼要用紅漆封好?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請安的聲音:“奴婢參見王爺。”

程茴抬頭一看,竟是一夜未歸的沉碧。

她手裡端著為沈定珠熬的藥湯,正立在不遠處,麵色平靜地看了一眼程茴。

蕭琅炎頷首:“藥煎好了,就先送過去讓她服下。”

“是,奴婢告退。”沉碧經過程茴身邊,烏黑的眼眸不動聲色地看她一眼,自眼底掀起一抹淩厲。

幸好沈定珠早就交代過沉碧。

聽到程茴的話,信一半,若是程茴指使她去做什麼,那必定不能聽從,其中一定有詐。

所以,沉碧昨天看似走了,實則到了門口,便去了桂媽媽的房間裡待著。

她知道自己去找徐壽也冇用,因為徐壽也未必知道王爺在哪兒。

至於那封信,也是故意留下的破綻,否則怎麼會激出程茴?

程茴那樣小心謹慎,一直挑不出錯處,但沈定珠知道,她從冇有放棄。

程茴這才反應過來,糟了,她中了沈定珠的陷阱。

蕭琅炎徐徐冷笑:“你所說的消失了一晚上的沉碧,昨夜為沈定珠在廚房熬了一晚上的藥。”

“王爺恕罪!”程茴慌忙跪下,痛哭流涕,“奴婢以為沈姨娘真的和徐公公串通,在府邸裡隻手遮天,奴婢想為王爺分憂,這纔沒有調查清楚,就告到了您麵前來。”

蕭琅炎心裡牽掛著沈定珠,隻冷著臉撂下一句:“你在此處跪著,冇有本王的允準,不得起身。”

程茴渾身發抖,磕著頭看著蕭琅炎從麵前走過。

一陣寒風吹來,她才發現自己後背已經出了一層冷汗。

蕭琅炎回到房內時,沈定珠竟然已經醒了。

她靠在床榻上,麵色還帶著孱弱的蒼白,沉碧正伺候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著藥汁。

看見蕭琅炎進來了,沈定珠頓時將藥碗推開。

“王爺……”她虛弱地呼喚。

蕭琅炎走到床榻邊,從沉碧手中接過藥碗,讓她先行退下。

隨後,他舀了一勺藥汁,遞到沈定珠唇邊:“先喝藥,江蠻子說你體內餘毒未清,要好好調養一陣。”

沈定珠微微撇開頭,她伸手,拉拽住他的袖子。

這一病,讓她原本就嬌小的臉龐,這會兒更是消瘦的下頜尖尖,皮膚白皙。

一雙眼睛黑幽幽的明亮,她輕輕搖晃蕭琅炎的衣袖:“妾病中時,聽到王爺說,會為妾複仇,是不是真的?”

蕭琅炎沉息:“先喝藥,一會本王再告訴你。”

沈定珠搖搖頭,倔強起來:“王爺的話,還作不作數?”

蕭琅炎放下藥碗,他沉眸望著她片刻,須臾,語氣軟了幾分:“是真的,今日起,本王應你一諾,會為沈家平冤情,為你爹孃兄嫂重回京城籌謀。”

還不等沈定珠欣喜,蕭琅炎便又道:“但是,有一個前提。”

沈定珠忙問:“是什麼?”

蕭琅炎薄唇邊抿出一絲難以捉摸的笑。

他微微傾身,大掌放在沈定珠的後脖頸上,將她輕輕推向自己。

“徹底成為本王的人,隻有與本王一條心,本王纔會無所顧忌地幫你。”

--說網“奴婢在沉碧的房間中,找到了這封跟徐公公來往的密信,相信王爺一定會明辨他們之間的關係。”程茴雙手遞上一封紅漆過的信件。昨天她將沉碧支走以後,便在她的房間搜到了這封信,為了保證真實,害怕沉碧反咬一口,說是她換了信件,故而程茴連信件也冇拆。蕭琅炎冷著臉拆開信件,看了一眼內容,隨後抬眸,眼中風雲暗湧。“你跟在沈定珠身邊,一直在留意這些?”程茴語氣隱隱,身段故意放得嬌柔,微微伏低:“奴婢雖然跟在沈姨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