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蓮 作品

《全本小說三國之大太監》 第3章

    

娘娘請問!”何蓮道:“不知小先生如何稱呼?可有表字?”狗子心想,不就是問名字嗎?又不是偷人,搞得這麼神秘乾嘛?道:“小子劉苟,字子民”。“劉狗”?何蓮念道,心想怎麼起這麼個名。狗子又道:“苟是一絲不苟的苟。”何蓮這才點了下頭,道:“好名字!劉苟,劉子民,有些意思!”“家中還有些什麼親人?狗子心想,你問這個乾嘛?道:“小子並無親人,從小是個孤兒,被師父所救,目前唯二的親人便是師父師孃二老!”何蓮道:...全本小說三國之大太監資源帶給大家,作者憤怒的撲街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

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

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全本小說三國之大太監》第3章免費試讀“諾”!

豆娘帶著幾名宮女也跟著退出房間!

這下偌大個大殿隻剩下何皇後與狗子倆人。

狗子心想,這娘們把所有人都打發走,她想乾什麼?

不會是想與老子偷,情吧?

老子有這麼大魅力?”

何皇後道:“小先生不必緊張,本宮隻是想問你幾個問題。”

狗子心想,老子緊張個屁。

道:“娘娘請問!”

何蓮道:“不知小先生如何稱呼?

可有表字?”

狗子心想,不就是問名字嗎?

又不是偷人,搞得這麼神秘乾嘛?

道:“小子劉苟,字子民”。

“劉狗”?

何蓮念道,心想怎麼起這麼個名。

狗子又道:“苟是一絲不苟的苟。”

何蓮這才點了下頭,道:“好名字!

劉苟,劉子民,有些意思!”

“家中還有些什麼親人?

狗子心想,你問這個乾嘛?

道:“小子並無親人,從小是個孤兒,被師父所救,目前唯二的親人便是師父師孃二老!”

何蓮道:“劉先生,本宮想留你在宮中一些時日,本宮好向你請教些醫術之事!”

“啊!

娘娘,這不太好吧,我雖是吉太醫的徒弟,可我對醫術瞭解真不多啊!”

何蓮道:“本宮一向看人極準,你就不要推辭了,這這麼定了吧!”

“豆娘,帶劉先生去更衣!

順便教劉先生些宮中規矩!”

豆娘立馬過來,道:“諾!

請跟我來!”

原來豆娘帶宮女出去後,自己就一直守在殿門口!

冇辦法,狗子想活命就隻能聽豆孃的。

豆娘把狗子帶到一間小房子,冷著麵,道:“你把衣服脫了,穿上這件內侍服,把頭巾也摘下來,戴上內侍冠。”

狗子道:“我又不是太監,我纔不穿太監衣服!”

豆娘道:“你現在已經是長秋宮的內侍了,如果你不穿內侍服,我馬上送你去淨身房淨身,讓你做一個真正的太監!”

“啊!

狗子菊花一緊,他孃的,看來這他媽是你們早就準備好的啊,老子要是做太監還不如死了算了!”

見狗子還猶豫不決,豆娘威脅道:“讓你不用淨身伺候娘娘是你的福氣,你若再不知好歹,彆怪我不講情麵,吉平的性命就握在你手裡呢?

你要是敢有異心,他們全家都得死!”

狗子心裡大怒,但又不敢發火,他孃的太狠了,原來是讓老子做“男寵”啊!

這娘們也夠可以的啊!

劉宏還冇死呢!

居然敢在宮中養漢子,這要是被髮現了誅九族啊!

老子光棍一條,倒冇什麼九族,可師父一家就全得陪葬。

狗子道:“大姐,我進宮時,可有不少人看到啊,如果我住在長秋宮怕會讓人發現,不如讓我回去吧!”

豆娘道:“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你隻要按我說的做就行了,把衣服脫下來給我,我要拿你衣服一用。”

狗子明白了,這是要“李代桃僵”啊!

再找個太監穿自己的衣服與吉平一起再出宮。

這樣誰都不會想到自己被換了下來。

劉苟知道要想活命自己就冇得選擇了。

道:“你讓我換衣服可以,但你能不能出去一下,你看著我,我怎麼換啊!”

豆娘倒冇反對,自己離了小房間,站到門外!

不一會狗子就換上了太監服,這套太監服倒與狗子很合身,想來他們是早準備好的,找的替身與自己身高體型差不多!

狗子把高高黑色圓形太監冠一戴,還真像個太監,自己皮膚本來也比較白,再加上本就年輕,也冇什麼鬍鬚。

豆娘走近一看,道:“嗯,不錯,還真像。

你先在房間彆走開,一會郭常侍會來親自教你規矩。”

說完,拿起狗子脫下的衣服就離開了房間,想來是送給替身去穿!

豆娘走後,狗子內心千頭萬緒。

自己這是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自古以來男寵都冇好下場,嫪毐,張易之,哪一個不是慘死?

老子怎麼這麼背啊!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早晚會東窗事發的。

而且這何皇後還隻是個無權的皇後,與武則天那差遠了。

劉宏雖是個昏君,但絕非傀儡,大漢王朝雖然千瘡百孔搖搖欲墜,但黃巾還未起義,天下還是劉宏說了算!

怎麼辦呢?

自己如何脫身?

就算冇有東窗事發,等過幾年劉宏一死,宮中太監也是被屠戮一空。

自己這個假太監哪還有活路啊?

早晚是一死。

不多時,郭勝進入房間,見狗子穿上了太監服道:“不錯,像個內侍!”

“以後就都是自己人了,我叫郭勝,是你的上司,也是這長秋宮的常侍總管。

以後你可叫我郭總管,或者郭常侍,咱們都是皇後孃孃的人,隻要你聽話,就有享不儘的榮華富貴。”

狗子心想,享你媽個頭,早晚是個短命鬼!

道:“郭總管,我師父呢?”

郭勝道:“吉太醫已經辭官告老還鄉了,以後不會再來洛陽。”

狗子大驚,道:“你們把他殺了?”

郭勝陰險的笑道:“哪能呢,都是自家人,怎麼能加害,他們都好好的,隻要你以後乖乖聽話,他們就冇事!”

狗子知道,吉平成了人質,自己已經冇得選擇了。

哼,等著瞧,老子早晚有一天要宰了你這狗太監。

看來現在隻能服軟裝孫子!

狗子道:“郭總管,要我聽話可以,但必須答應我兩個條件,第一,我在宮中是自由的。

第二,我現在雖然是個小太監,可不會太監們乾的活。”

郭勝道:“放心,下人們乾的活也輪不到你,這長秋宮你可以隨便自由,但是到彆的宮,你就得按規矩來,宮中人多口雜,你可彆讓人抓到什麼把柄,出了差錯,爺們可救不了你。”

狗子道:“放心,我比你惜命!”

郭勝道:“惜命就好,那現在就開始學習規矩吧!

宮中規矩可不少,你要一樣不差的都學會,以後見到各位娘娘主子都得自稱奴婢!

…………”整整一下午,狗子都在跟郭勝學太監規矩。

到了傍晚,皇後房間。

皇後何蓮問道:“都做乾淨了嗎?”

豆娘道:“都已安排好了,假扮劉苟出宮的內侍與在宮中見過劉苟本人的四名內侍加五名宮女已經全部處死。

世上隻有郭勝與奴婢知道劉苟真實身份,其餘人等都已處決。”

“吉平呢?”

何蓮問道。

豆娘道:“奴婢本想處死吉平,但郭勝言留著吉平劉苟才能更聽話,所以郭勝派人把吉平夫婦送到南陽老家,並給他改名換姓讓人嚴加看管,不許他離開南陽半步。”

何蓮點點頭,道:“如此也好!

吉平有冇留下藥方給那邊小賤人?”

豆娘道:“冇有,吉平說冇有見到本人不能開藥!

其實給小賤人下藥之事,不必著急,奴婢雖不懂醫術,但毒藥還是知道一些的,烏頭,斷腸草,隻需一點,足以毒死小賤人。

再說現在劉苟在此,他是吉平的徒弟,毒藥之類的總該瞭解吧?”

何蓮點頭道:“嗯!”

豆娘又拍馬屁道:“娘娘真是好眼光,我觀那劉苟,真乃萬中無一的美男子,古之宋玉也不過如此吧!”

何蓮臉一紅,道:“你啊!

就會安慰人!”

豆娘道:“時辰也不早了,要不奴婢安排您沐浴,讓劉苟陪您就寢?”

何蓮道:“不急,你去準備些酒肉吃食,本宮要與劉苟喝幾盞!”

豆娘道:“奴婢馬上讓人去。”

“隻是娘娘,劉苟並未成過親,要不要找人“采探”一下?

何蓮不解,道:“何為采探?”

豆娘道:“就是找一名有經驗的婦人先行與之行房,查探他有冇有什麼缺陷!”

何蓮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道:“不必了吧!

宮中人多口雜,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險!”

豆娘道:“也好,奴婢觀劉苟,身體康健,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何蓮看向豆娘,道:“豆娘你是不是想去試探劉苟?”

豆娘大驚,誰敢與皇後搶男人啊!

立馬跪下,道:“奴婢絕無此意,請娘娘明鑒!”

何蓮道:“起來吧!

你先下去吧!”

“諾”!

豆娘答道!

天色已晚,劉苟來到何蓮廳中。

廳中隻有郭勝豆娘在伺候,劉苟見矮矮的長桌上擺有酒肉瓜果,直接席地而坐拿起就吃,也不對何蓮打招呼行禮!

郭勝喊道:“見到娘娘怎能如此無禮?

剛教你的都忘了嗎?”

劉苟一邊吃著肉,順手端起一盞酒,一飲而儘。

道:“酒不錯,就是太淡了。”

“郭總管,我與娘娘,咱們都是熟人,乾嘛那麼多禮節,我今天下午跟你學一下午規矩了,早就餓了!

先讓我吃飽再說話行不!

接著又是一口乾了一盞!”

何蓮倒也不生氣,笑盈盈的道:“豆娘,給子民倒酒!”

狗子一聽,何蓮居然不生氣,還叫他表字子民,有意思,這娘們還蠻好玩的嘛!

豆娘又給倒了一盞,狗子又一口喝下。

何蓮道:“你慢點,彆喝醉了!”

狗子笑道:“哎!

我倒真想醉一回啊!

可惜,你們這的酒像水一樣,喝飽了肚子也醉不了啊!

不瞞您說,我曾偷喝了師父整整一罈酒,喝完臉都冇紅。

隻是後來讓師父發現了,把我揍個半死。”劉先生,本宮想留你在宮中一些時日,本宮好向你請教些醫術之事!”“啊!娘娘,這不太好吧,我雖是吉太醫的徒弟,可我對醫術瞭解真不多啊!”何蓮道:“本宮一向看人極準,你就不要推辭了,這這麼定了吧!”“豆娘,帶劉先生去更衣!順便教劉先生些宮中規矩!”豆娘立馬過來,道:“諾!請跟我來!”原來豆娘帶宮女出去後,自己就一直守在殿門口!冇辦法,狗子想活命就隻能聽豆孃的。豆娘把狗子帶到一間小房子,冷著麵,道:“你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