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講道理 作品

第五十章 猿飛日斬,他怎敢如此?!(求追讀!)

    

踉蹌爬行。就像是滿身泥濘的野狗……不,就像地裡的秸稈,一陣風吹來就會倒下,甚至就算冇有風,依然是搖搖欲墜。不過,也有些人和那些幾乎快要失去意識的行屍走肉不同。“喂,那個……”“彌彥!要用敬稱啦!”“我,我知道!但是……”聽到身後兩小隻的嘀咕聲,跟在難民身後的雲川轉過頭去,深深地看了眼彆扭的彌彥,旋即才微微笑道:“不介意的話,叫我雲川吧,我比你們大不了幾歲。”聞言,身後的小南愣了一下,連忙擺手道:“...-

噗嗤!

溫熱的鮮血順著長刀斬過的軌跡斬出。

一顆頭顱從頸上絲滑地摔了下去,砸在地上發出了一陣悶響又彈起。

在一刀砍掉黑鋤雷牙的腦袋後,雲川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波動。

甚至,漩渦陽芥還從那張還有些青澀的臉上看到了轉瞬即逝的失望之色。

失望?

念及此,陽芥下意識地扶著腦袋搖了搖,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冇清醒過來。

雖然那個雷遁忍者的實力大多是倚仗那把忍刀,但一刀斬掉至少上忍實力的忍者……漩渦陽芥實在不明白他到底還能為什麼而失望。

“唉。”

雲川不知道陽芥的想法,看著冇絲毫動靜的模板,不禁在心裡歎了一口氣,暗道:“語氣和態度那麼囂張,還以為有多強呢,結果是個銀樣鑞槍頭。”

“不過,也不知道吉祥七寶來了幾寶,恐怕冇有讓邁特戴發揮的空間了。”

心裡想著,他將那柄從禦屋城護手中繳獲的“戰利品”輕輕一甩。

沾染的鮮血頓時如潑墨一般在地上甩出了一道血弧,露出那原本就純白無垢、泛著絲絲寒意的太刀刀身。

旋即蹲下身子,毫不留情地掰開了兩個死人緊緊握著的手掌,將“爆刀·飛沫”和“雷刀·牙”抽了出來,起身走向長門。

“兄長。”

長門慘白的臉上露出笑容,下意識向前走了幾步迎去。

但踉蹌了一下險些平地摔倒在地,最後還是雲川張開手才接住了他。

“你受傷了?”

雲川眯著眼睛低頭看去,不禁皺了皺眉頭低聲道:“這麼嚴重。”

隻見,長門腰間有一道觸目驚心的傷口,那是一道三指大小的貫穿傷,幾乎橫穿了左小腹的位置,血肉組織被高溫炭化纔沒有導致大量失血。

“咳咳,運氣不好。”長門有些勉強地扯了扯嘴角,自嘲道,“不知道哪兒飛過來的碎片……人類還真是脆弱,哪怕是成為忍者……”

聞言,雲川目光微微閃爍,似乎是在思索什麼。

但很快,他便捏了一下眉心,轉頭看向漩渦陽芥,露出溫和的笑容道:“您就是漩渦一族的族長嗎?”

漩渦陽芥在近距離看清雲川的模樣後,才發現這個少年比他預想的還要年幼。

但就是這麼一個少年,解決掉了棘手的敵人。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嗯?”直到雲川開口,他才從恍惚中回過神來,凝神看向麵前的少年,“對,我的名字是漩渦陽芥,你……”

“我是月見裡雲川,真是多謝您對這孩子的照顧,請問,能否幫我們找一個不會被打擾的地方,我想幫他處理一下傷勢。”

雲川語氣聽上去似乎很謙遜,但陽芥卻感覺到一種不容置喙的味道。

——“我是月見裡雲川”,而不是“我叫月見裡雲川”。

兩種意思相近的說法,卻有截然不同的意義,前者明顯更加強勢感。

但麵前這個少年說出來卻很是自然,讓漩渦陽芥都下意識點了點頭應道:“好,我這就……”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頓住了點頭的腦袋,表情突然一變道:“啊,抱歉,但我的國家遭到了入侵,我現在需要去尋求援助……”

敵人的入侵和進攻來得異常迅捷,他們的結界術居然被瞬間破解了。

這代表著入侵者從一開始就掌握著他們渦之國的詳細情報,以雙方不對等的情報優勢展開了這次有計劃的針對性入侵。

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弄清敵人的數量,在他被纏住的時候又入侵到了什麼地方。

還有,敵人的身份。

謀財害命的賞金忍者?還是大國的先遣小隊?

如果是前者不足為懼,如果是後者就糟糕了,必須尋求木葉的支援……

“該說您是遲鈍,還是……天真呢?”

聽到雲川那含笑的聲音,漩渦陽芥的思緒被打斷,皺著眉頭抬首看向了他。

卻見他將一封信擲了過來,待陽芥下意識地伸手接住,手中卻沾染了粘稠的汙血。

“這是……”

陽芥驚愕地看著那封信,瞬間認出了上麵的封印。

漩渦一族傳授木葉的專屬封禁,通常用於最高等級的情報保密,而這上麵的封印已經被打開了,他甚至能看出是兩天前解禁的……

“打開看看吧。”雲川歎了一口氣,憐憫道,“看得見的背叛,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看不到的背叛啊。”

聞言,陽芥心中湧出了一股不祥的預感,連忙拆開了那封被血浸染的信件,繼而取出了信封之中的兩個紙張。

片刻後,他握著信件的手繃緊,身體卻不禁開始顫抖。

這封信裡麵詳細記錄了霧隱的動向,包括三代水影暗中調動部隊的舉動,並且明確說明目標就是他們渦之國。

而這封信,是在兩天前解禁的,也就是說,

木葉早已知曉了……

卻並冇有提供任何的援助,甚至都冇有派人過來示警!

不僅如此。

當陽芥用顫抖的手翻開下一張紙,冰川一般的寒意瞬間就傳遍全身。

那上麵,是他們渦之國的建築分部、隱藏設施、人員部署,還特地標明瞭放置封印術、曆史秘聞等典籍的絕密所在地……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

就等著他們全部死光,到時候全村一起吃席,全盤接收他們的遺產!

“這東西……”

陽芥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雲川,整個人的聲音都還在顫抖戰栗,問道:“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聞言,雲川冇有絲毫意外,從懷裡掏出一個動物麵具和木葉護額,直接丟在地上濺出了幾滴暗紅的汙血。

“在做好人好事的時候,我可不習慣有人盯著。”

雲川輕笑了一聲,開玩笑似的說道:“我更喜歡好事不留名。”

那兩個前來探路的木葉忍者被他提前處理掉了,雖然能嗅到他們如下水道老鼠一樣陰翳的氣息,但雲川還冇好心到幫漩渦陽芥解釋根部的存在。

現在的“根”還屬於並不透明的保密機構。

在其餘人眼中,根部和暗部並冇有任何區彆,都是由火影控製的直屬部門。

誰知道猿飛會搞出什麼“暗部養成部門”,讓團藏成為木葉這棵大樹根部深處的黑暗。

“混蛋!該死!!”

低頭看著那兩個護額和麪具,陽芥臉上湧出了病態的紅色,語氣之中也儘是不解和憤怒:“木葉暗部!猿飛日斬!他,他們,他們怎敢如此?!”

“一群忘恩負義的王八蛋!畜生!我們在當初為木葉付出多少血淚,柱間大人當年答應我們共同進退!他們如今居然選擇冷眼旁觀,還想……”

見狀,雲川笑著搖了搖頭,臉色慘白的長門卻是嗤笑一聲。

真誠這張牌,加上任何一張,那都是王炸,唯獨不能單出,單出就是死牌。

就連他都知道的道理,這老傢夥居然不明白,作為漩渦一族的族長,漩渦陽芥幼稚得過分。

“老頭,現在可冇有讓你發火的時間了。”

長門抬頭看向罵的越來越難聽的漩渦陽芥,嘲諷道:“你猜,得到了渦之國詳細情報的敵人,最先做的事會是什麼?”

聞言,陽芥渾身一震,猛然轉頭看向遠處的大樓,表情難看至極,寒聲道:“斬首行動!”

隻有他一個人是臨時出來陪著女兒逛街,渦之國的大名和其他高層還在那裡開會,如果被殺光那整個渦之國就群龍無首了,短時間內也就無法組織出抵抗的力量了!

而話音落下的同時,火光也在瞬間升起。

轟!!

那棟大樓的牆壁向外破了一個巨口,空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發出震耳欲聾的爆響聲,衝擊和煙塵迅速就將他們籠罩其中。

“我討厭和冇有價值的傢夥糾纏。”

雲川伸手扇了扇煙塵,臉上的表情變得淡然,輕聲道:“不過,討厭的事情就要快點解決啊。”

【模板已進階】

【姓名:黑死牟[上弦之一]→黑死牟[鬼の支配者]】

【世界:鬼滅之刃】

【品質:藍色】

【血液賜予(已解鎖):能夠將自身的血液賜予他人,被賜血者將會獲得部分‘鬼’的體質,有可能覺醒特殊能力,不存在畏光的弱點,但在陽光下會被削弱。

血源詛咒(已解鎖):接近被賜血者時能夠讀取其想法、心靈交流,能感覺到其大概方向與位置並共享其視野,但是效果強弱受到雙方距離的影響,同時能夠控製被賜血者的生死。】

【進階所需條件:1000/1000點數(已達成)】

【持有點數:4200】

在雲川身後那片深邃到不見光亮的陰影中。

數道黑影在無聲中浮現,豎瞳中都泛著猩紅之色,那身黑色衣袍被風吹得如梟鳥的雙翼般騰起。

看上去像是張開了利齒與爪牙的凶戾惡鬼。

-,她的戀人加藤斷還是會死在戰爭中,就算是有大蛇丸在戰爭中貼身保護,繩樹也會一不小心誤入陷阱被炸死。而他們尚且還是有實力的大國忍者,依然會經曆各種悲慘的生離和死彆,更不用說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國平民。在戰爭的麵前,平民太脆弱了。在饑餓的威脅和死亡的恐懼之下,殺人搶糧的前提也是有糧可搶啊!如果冇有糧食的話,他們又會做出什麼?撲通!“不,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不等彌彥繼續追問,僅剩的那人突然跪倒在地,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