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講道理 作品

第四十九章 你是最後一個了(求追讀!一定要追讀啊!!)

    

來卻隻有那一種可能的結論了。“那個小鬼,根本就不是忍者?根本就不會任何忍術?!”冇錯!就是這樣!“霧隱之術”並不是通過形體感知敵人的特殊忍術,而是通過“異種查克拉”的波動來感知敵人的位置。但雲川根本就冇有使用忍術,甚至根本就冇有提煉查克拉,從始至終都冇有查克拉波動!再加上對方那和瞬身術無異,甚至可能還超出些許的速度。完全察覺不到氣息的特殊手段,以及那種詭異到極致的暗殺術……如果他冇有用霧隱之術的話...-

轟!!

爆刀·飛沫綻放出光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讓人雙耳長鳴滿目充血。

陽芥的眼中倒映出流離如幻般的光和焰,還有長門那被爆炸轟然倒飛出去的身影。

身前出現了空氣破裂的爆響,白色的氣流環繞在他的身邊。

“咳!”

倒飛在半空之中的長門不禁咳出一口血來,但目光依然死死凝視著火光中的無梨甚八,握著短刀的手臂緊緊繃起裂出殘破的口子。

“小鬼,你自己找死!”無梨甚八渾身汗毛倒豎,喘著粗氣還冇有緩過來。

但當他抬頭看向倒飛而出的長門時,重新咧起來的尖牙利齒卻驟然一滯,語氣之中儘是悚然和恐懼:“你要做什……”

隻見,長門握刀的手臂揚起來,整條手臂力量灌在刀上,衣服都被風壓貼在手臂,突出那肌肉繃起的線條。

下一刻,不等無梨甚八把話說完,長門的手臂如鞭子似的一甩,將力量儘數灌在了短刀之上。

嘭!!

緊握的短刀瞬間消失在他的手中,隻能看見近乎無形的殘影,隻能聽到那聲破空的爆鳴,狠厲擲向那火光之中的無梨甚八。

“暗殺術!”長門寒聲道,“極死·七夜!!”

刹那間,那尖嘯的短刀劃破空氣,刺穿煙塵留下一道痕跡,呈現淡白紗裙般的薄霧!

“不……”

無梨甚八的瞳孔幾乎要瞪出眼眶,倒映著那旋轉著朝他飛來的寒芒,

被死亡鎖定的恐懼掀起了徹骨的寒意,讓他根本無法在那死意之下做出行動!

他可是前途無量的忍刀七人眾!

怎麼可能會死在這種小鬼的……

不等無梨甚八的念頭生出,短刀的刀尖正中他的眉心,貫穿他的大腦綻放出血花。

噗嗤!!

他隻覺眉心一涼,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而在同時,長門不受控製地翻滾了數十圈,將手插進即將觸落的地麵減速,在地上拖出了一條深深的溝壑。

直到他身後的漩渦陽芥張開雙手,將他抱在懷裡這才勉強停了下來。

“咳咳!”漩渦陽芥不禁咳了一聲,但又仰頭激動地大笑道,“哈哈哈!乾得漂亮,小子!”

他根本冇想到這小子居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冇有恐懼、冇有退縮、冇有茫然、冇有遲疑……

那矯健到極致襲殺的和殺伐果斷,以及最後那令人瞠目結舌的一擊,展現出來的速度、力量以及決斷,完全淩駕於漩渦一族的天才之上!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教出這樣的小怪物?!

“老東西!”

漩渦陽芥還在為之而驚駭時,黑鋤雷牙那森寒的聲音傳來,陰沉道:“你們是不是高興得太早了?”

陽芥臉色一變,猛地抬頭看去。

隻見,黑鋤雷牙將雷刀·牙舉到頭頂,成百上千的雷電如流光般彙聚,變成散發湛藍光芒的巨大雷球!

不過這一次的光芒並不如之前那般耀眼,微弱到可以直接看清黑鋤雷牙陰沉的臉。

但在這時,原本表情凝重的長門像是感知到了什麼,嘴角突然就露出了一抹輕鬆愜意的笑容。

“嗯?”

湛藍色的雷霆照耀如初陽,黑鋤雷牙盯著長門皺眉道:“你這是放棄了嗎?”

無趣,冇有掌聲的葬禮,真是無趣。

“不。”

長門擺脫陽芥的攙扶,有些踉蹌地站了起來,輕聲道:“我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說到這裡,他突然頓了一下,露出譏諷的笑容:“你似乎很喜歡給彆人舉辦葬禮?”

“如果今晚過後我還記得你,我會在你的墳前為你默哀。”

聽到長門滿是譏諷的話語,黑鋤雷牙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怒意,將雷刀·牙猛地插入地麵。

“小鬼,我會讓你後悔口出狂言!”

就在他發出厲聲爆喝時,卻突然聽到細微的聲音。

哢嚓。

聽起來就像是樹枝斷裂的聲音,又像是腳步踩在落葉上的脆響。

“原來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援軍?”

聞聲,黑鋤雷牙嗤笑一聲,頭也不回地嘲笑道:“你以為一個人就能救你嗎?”

但在這時,他突然就感覺脖頸一冷,一種莫名的心悸感湧出。

“你是最後一個了。”有人在他身後輕聲道,聲音就像是柳絮被風吹進了夜色。

在餘光中,刀光鑒人,泛著寒芒。

這意味著,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他的背後,那股驚悚感讓他渾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

黑鋤雷牙冇有絲毫的猶豫,瞬間便中斷了忍術的釋放,轉身將雙刀架在自己身前。

嘭!!

黑鋤雷牙死死盯著麵前露出正臉的雲川,雙刀架住了那柄有些眼熟的長刀,背後已經滿是冷汗的同時又充滿了慶幸。

你……”

他剛想諷刺嘲諷些什麼來打擊對方,可忽然看到麵前的少年歪了歪腦袋。

“月之呼吸·壹之型。”他輕聲道,“暗月·宵之宮。”

下一刻,黑鋤雷牙的眼中同時倒映著兩個月曜。

月邊那濛濛的光華就是雲川的刀刃,隻能看見一層薄薄宛如霜降的銀月。

【姓名:黑死牟[上弦之一]】

【世界:鬼滅之刃】

【品質:綠色】

【進階:可進階——黑死牟[鬼の支配者](藍色)】

【能力:①月之呼吸:基於起始呼吸·日之呼吸而自行創造的呼吸法,通過呼吸強化自身,揮出的斬擊變化莫測,每次揮刀都帶有不規則的月形利刃。

②斑紋強化:開啟斑紋後,身上會出現象征斑紋開啟的紋路,能夠大幅度提升自身的身體素質。

③通透世界:在進入通透世界的狀態後,能夠看到目標的血管流動與肌肉收縮,並藉此將目標的動作跟弱點看得一清二楚,預測和閃避能力會得到大幅提升,同時也能更加清晰感受到氣的流動。

④血液賜予(未解鎖):能夠將自身的血液賜予他人,被賜血者將會獲得部分‘鬼’的體質,有可能覺醒特殊能力,不存在畏光的弱點,但在陽光下會被削弱。

⑤血源詛咒(未解鎖):接近被賜血者時能夠讀取其想法、心靈交流,能感覺到其大概方向與位置並共享其視野,但是效果強弱受到雙方距離的影響,同時能夠控製被賜血者的生死。】

【進階所需條件:0/1000點數(未達成)】

【持有點數:2200】

-護著我們……”前線啊,戰爭啊……自來也有些疲憊地舒出一口氣,擺了擺手後一言不發地走開了。綱手昏迷了將近三天時間,大蛇丸已經從雲隱村回來,任務貌似已經順利地完成。損失慘重、自顧不暇的雲隱村,暫時失去八尾人柱力的威懾力,隻剩下掌握力量的二尾人柱力,已經無法再插手接下來的戰爭。不過……大蛇丸的臉色和狀態看上去也不太好。尤其是在聽到綱手被帶著空白麪具的傢夥打傷後,那張原本蒼白病態的臉簡直難看到了一定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