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講道理 作品

第四十八章 要死就一起死吧!!(求追讀!!)

    

種事情了,熟練得像是那群啃食屍體的野狗。事實上,他做的事情和野狗並無兩樣。如果從忍者的屍體上能找到一些好東西,就能去雨之國都城換些食物,如果找不到的話,就隻能去偷……小南靜靜地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那具屍體。“……好可怕。”沉默良久,她低聲呢喃道。看到屍體至死都保持著猙獰中帶著茫然的表情,小南幾乎能夠想象出對方是怎麼被人給殺死的。那直穿頭顱的力道是靠刺擊嗎?想要貫穿腦袋最起碼要砸擊才行吧?先將短刀刺...-

“漩渦老頭。”

感知著那煙塵之中的兩道身影,長門扭頭看向漩渦陽芥低聲道:“我的兄長曾經告訴過我,有兩種能力是漩渦一族專屬。”

“其一,是感知忍術‘神樂心眼’,其二,是封印術‘金剛封鎖’。”

“作為漩渦一族的族長,你應該也能夠使用吧?”

漩渦一族中的部分人天生便擁有具備“封禁”的特質,配合自身龐大的查克拉甚至能夠爆發壓製尾獸的力量。

而這種能力無法通過訓練來後天習得,是否能夠覺醒完全由自身天賦所決定。

“你這小鬼,難道不是我漩渦一族的族人?”

聽到長門的話,漩渦陽芥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搖了搖頭,看著長門皺緊眉頭:“不,我能感覺到,雖然你身上摻雜了其他味道,但你確實是我漩渦一族的族人。”

也就是說,麵前這個看上去人小鬼大的男孩,其實是他們流落在外的同族之子?

“彆廢話了。”長門打斷了這個腦子還有點糊塗的老傢夥,冷聲道,“你到底能不能用金剛封鎖?”

“能用。”陽芥回過神來,抱著自己的女兒,突然老臉一紅,“但是,現在的我,隻能用出四條。”

根據他們傳承的記載,漩渦一族最高的記錄,是用出九條“鎖鏈”。

當初,他也是族內最有天賦的那個。

但安寧的生活讓他實力大幅下降,原本的六條鎖鏈早已退化為四條,“封禁”的威力也早已大不如前。

“你,你這老傢夥……”

聞言,長門的臉色頓時一黑,攤上這麼一個不靠譜的族長,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

但感知到遠處走近的兩道身影,他隻能深吸一口氣加快語速道:“算了,夠用了,幫我壓製那個玩雷遁的,我要賭一把。”

“你有辦法一發製敵?”陽芥的語氣有些驚愕,“不對,我們現在應該做的,是纏住那兩個傢夥,等待其他人的支……

說到這裡,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他的瞳孔突然一縮。

“還不明白嗎?”長門冷聲道,“那兩個傢夥的任務就是來殺掉你,其他人去乾掉你們的有生力量了!”

背後製定這一切計劃的人,對漩渦一族一定非常瞭解。

漩渦一族確實是極強的輔助型忍者,可是他們都缺少決定性的攻擊手段,如果能夠提前發現入侵者的話還好,現在被攻入腹地就隻能被迫防守了。

——最堅固的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瓦解。

“……”

陽芥的腦袋清醒過來,臉色卻變得異常難看,低聲道:“你確定可以嗎?不要白白送死。”

這小鬼究竟哪來的勇氣?還有他口中的兄長……

難道和剛纔那股將月亮都遮蔽的沖天血霧有關嗎?

“嘁。”長門看向遠處那兩道從塵霧中走出的身影,冷聲道,“沉溺於虛假和平的老頭,少在我這裡大言不慚了!”

說罷,他緩緩握緊了手中的短刀,整個身體重心微微低伏著。

心跳頻率和呼吸幅度,在一瞬間便降了下來。

但一旁的陽芥卻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這小鬼的體內在積蓄著恐怖的力量!

“剛纔那裡不是兩個人嗎?”

無梨甚八疑惑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讓陽芥有些驚愕地眨了一下眼睛。

卻見長門的身形已然消失,他隻來得及看見一道殘影。

嘭!!

長門原本站立的地麵龜裂,破碎的石屑濺飛在半空中,灰塵如花朵一般綻放開來。

“那個小鬼……”

陽芥的瞳孔猛然一凝,毫不猶豫地雙手結印,同時心中不禁駭然道:“好快!”

隻見,在無梨甚八的身後,一道黑影無形顯現。

就像是一片在從空中落下的秋葉,手持短刀卻冇有流露出半分殺意。

直到長門將那柄短刀刺出,凜然的寒意伴隨著尖嘯聲,身旁黑鋤雷牙才陡然發覺,厲聲道:“找死!”

話音落下的同時,他便想抬起雷刀。

但在這時,數道類似金屬的清鳴聲響起,還有陽芥帶著寒意的暴喝聲。

“金剛封鎖!禁!”

嗡嗡!嗡嗡!嘭!!

四條金色鐵鏈突然從幾人腳下的地麵鑽出,濺起了大片的泥土和石屑,銬在黑鋤雷牙那握刀的雙手之上瞬間繃直!

刹那間,原本跳躍閃動的湛藍色雷電熄滅了,蠢蠢欲動的查克拉被瞬間封禁壓製,眼中儘是惱火的黑鋤雷牙隻能發出一聲低吼:

“無梨甚八!!”

此時,無梨甚八的臉色劇變,餘光被那抹寒芒刺痛,臉上的笑容變成悚然:“怎麼可能?!”

怎麼會這麼快,冇有任何聲息?!

完全來不及思考。

在這千鈞一髮之刻,麵對死亡的恐怖威脅,冇有閃躲也來不及閃躲,無梨甚八的臉上變得猙獰。

開什麼玩笑

他可是從霧隱殺出來的怪物!

“要死就一起死吧!!”

看著那柄斬向自己頭顱的短刀,他轟然揮動手中的爆刀·飛沫,瞬間便將那塵霧掀起一片勁風。

呼!!

恐怖的力道驟然揮向自己背後,哪怕是隔著數十米的漩渦陽芥,都能聽見那令人發瘮的風嘯聲。

完全是抱著同歸於儘的想法,冇有給自己留下半分的後路。

這一擊如果打中了,以普通忍者的體質,一定會被直接打碎!

“哼!”見狀,長門隻是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一個後仰,避開貼著鼻尖砍過去的大刀。

噗嗤!!

旋即,長門藉著後仰下墜的勢頭,短刀靈敏刺進了無梨甚八的後背,狠狠撕開了兩道交叉血口!

鮮血飆射潑灑在空中,宛如蝴蝶雙翼一般美。

“啊!!”

那幾乎要被兩刀切開的痛苦,讓無梨甚八發出淒厲的慘叫。

但在同時,他也終於看清了長門的麵容,扭曲猙獰的臉上露出了殺意,嘶吼道:“你這,該死的小鬼!!”

停留在空中的爆刀·飛沫突然展開,其中蘊含的起爆符瞬間便燃燒起來。

下一刻,從刀身揮手掀起的滔天火潮灑出一片熾烈的火光,也照亮了長門和無梨甚八彼此眼中的暴戾和殺意!

“爆刀術·發破勒重死!”

-在空中漂浮、翻滾、顫抖,最終無奈地委頓於地,化為下一代的養料……”那人的聲音在耳邊迴盪,彌彥有些恍惚地反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把雨之國變成現在這樣,隻是身不由己,並不是他們想這樣做?”他的疑惑並冇有迴應。隻是聽到那人似乎輕輕笑了一下。然後就感覺麵前的身影蹲下身子,舉著傘平視跌坐在地上的兩小隻。身後是浸著血色的月光,落在有些稚嫩的側臉上,嘴角卻噙著溫和的笑容,暈染出一片深邃的輪廓。小南這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