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講道理 作品

第四十七章 雷遁·雷葬!!(求月票!!)

    

少數和各國建立特殊外交關係、擁有特殊地位作用的中立國。比如,這些武士的故鄉、國家。——鐵之國。這個國家之所以能夠成為中立國,一直未被其他國家入侵或者吞併,一方麵是因為地理環境惡劣寒冷,位於沿海區域並且不與大國接壤。另一方麵,最重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政治因素”。鐵之國不存在忍者,而是由武士集團守護,擁有特殊的文化、權限和戰力。屬於武士的時代因為忍者的出現已經逐漸落幕,但他們一直被那些不信任忍者的貴...-

第47章

雷遁·雷葬!!(求月票!!)

此刻的渦潮村已經被淹冇在昏暗的夜色之中。

遠處那轟然升起的血霧,將月亮都變成了猩紅色。

很多抬頭看去的人都下意識退了半步,喧鬨和不安像是沸了的水在迅速升騰。

不過,有幾個忍者跳了出來控製現場,並冇有出現騷亂或踩踏的現象。

“怎麼回事?”

“這是停電了?”

“怎麼剛好在今天啊!”

“該不會,是有敵人入侵吧?”

此話一出,出言之人的周圍,頓時陷入了寂靜。

月光照亮的眾人臉上生出了難以置信的震驚,瞬間爆發連漩渦忍者都難以控製的巨大騷動。

黑暗就像是洶湧的浪潮,鼓譟著沖刷了整條街道。

很多人都麵麵相覷,臉上是恐慌和無助,彷彿能聽見彼此如雷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他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卻感覺有什麼可怕的事情正在悄然進行著。

“怎麼回事?”

漩渦陽芥整個身體驟然低伏,緊緊握住了女兒依子的小手,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異常難看。

街道陷入死寂,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見。

“所有忍者,組織村民前往……”陽芥扯著嗓子正想說什麼。

而在下一刻,他突然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下意識抬頭看向了深沉的夜空。

“來了。”長門的語氣很平靜,就像是早有預料。

“啊哈哈哈!”

首先打破死寂的,是一道異常刺耳的笑聲,像是嬰兒的喉嗓般尖銳。

隨後,在暗淡的月光映照下,兩道身影從天空墜落,發出無比沉重的聲音,像是一把錘子狠狠砸在了眾人的心頭。

“各位,清場時間到了啊哈哈哈!”

刺耳的笑聲傳來,陽芥的瞳孔猛然一縮,眼中映著那湛藍色的光芒!

那在人群中升起的湛藍色光芒,讓人想起海岸線上初升的朝陽。

朝陽能夠浸染半塊大海和天空,也可以照亮現在每一個人的臉,讓目睹它的人都感覺眼睛刺痛。

不,那不是“朝陽”。

“跑!!”漩渦陽芥發出了無比淒厲的嘶吼聲。

在下一刻,那光芒綻放到了極致,就像黑夜中新生的太陽。

但揮灑的,不是日光。

而是,雷霆!!

“雷遁……”在那湛藍光芒的正中央,黑鋤雷牙舉著雷刀·牙,語氣淡然:“雷葬!!”

通天的湛藍光柱從夜空中落下。

由地上快速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球形。

如果天空的雷霆是一閃而逝的樹枝,那麼這便是雷電落地後長出的巨樹。

轟!!!

光柱最後一抹白光極盛,幾乎照亮了整個渦潮村,也照亮了大半漆黑夜空。

——————

“咳咳!咳!!”

漩渦陽芥一臉呆滯,儘管意識恢複了,但耳邊依然是嗡鳴。

“喂!喂!醒一醒!”

耳邊的呼喊聲由遠至近,他的知覺逐漸開始恢複。

很快,渾身都湧出一股酥麻感,頭部也是一陣陣的疼痛,然後便是濃烈的黑煙和硫磺氣味,一股腦地湧入了漩渦陽芥的鼻腔,

甚至,還有一股怪異的肉味。

-不是為了我那個兒子……”念及此,禦屋城護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笑聲在空曠的廣場內迴盪著。但在這時,似乎有一道笑聲和他的聲音重合了,倒影著月亮的積水顫出了圈圈漣漪。“什麼人?”禦屋城護懶散的身體頓時站直了,驟然警惕地看向四周幽暗的黑夜。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內,他便進入了臨戰狀態,身形前驅雙腿微伏著,隨時都能撲擊或暴退。“……怎麼了?”正在破解結界的中吉頓了頓,卻是依然頭都不抬一下問道。禦屋城護搖了搖頭,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