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講道理 作品

第四十六章 新的模板,鬼の支配者(還有一章,會晚一些)

    

”他已經老了。已經老到不能從事一線工作。唯一的女兒也冇有絲毫成為忍者的才能。“雖然雲川大人給予我們選擇適合自己生存方式的機會,雖然我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兒選擇最為危險的一線工作,但是……”想著想著,梅雨突然歎了口氣:“一想到以後要老死在床上,而不是死在追尋和平的路上,女兒也不能接過我的責任,就感覺有點不甘心呢。”思索間,鬥大的雨水打在他拿煙的手指上。他回過神來,抬頭看向依舊烏雲密佈的夜空,又轉頭看向隱...-

爆起的猩紅遮擋了禦屋城護的視野,彷彿整個世界都被那股血霧充滿了!

而在轉瞬之間,麵前那如血一般的霧氣彙聚交織,頃刻在那墜落的血龍下編成大網。

轟!!

從天而降的血龍轟然墜向雲川站立的地方。

整個廣場的地麵都為之崩碎掉了,延伸到儘頭的蛛網狀裂痕,便足以見得這一擊的沉重,連骨頭都會被碾碎成渣擠進土裡。

但是當血龍觸碰至那猩紅的蛛網,血龍上的禦屋城護感覺突然一滯。

體內查克拉全力驅動,血龍卻無法再進一步。

“什麼東西?”

而當禦屋城護瞪大眼睛看去,在那猩紅的中心,血霧彷彿星環般環繞著雲川。

看上去像是有生命的存在般,聚為觸手在身後盤踞搖晃著。

這絕對是禦屋城護見過最為荒誕的情景,簡直就像是一個從地獄中爬出來的怪物。

“這傢夥,難道也有血龍眼?亦或是什麼血遁?”

不。

擁有血龍眼的禦屋城護明白,那根本不是什麼“血霧”啊。

那是……

有生命的鮮活存在!

“就讓我想一想。”

雲川歪著頭看向他,臉上露出了笑容道:“我該如何回敬你。”

說著,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隨著他緩緩握緊拳頭,身後的尖刺觸手繃直,像肌肉一般湧動蓄力。

見狀,禦屋城護的臉色猛地一變,一股莫名的寒意將他籠罩,順著脊梁一寸寸爬上臉頰。

像是被無數尖銳之物抵在眼前,讓他不由得狠狠地打了個寒顫,牙齒都咬在忘記縮回的舌頭上。

但舌尖的刺痛也讓他清醒過來,生物的求生欲驅使他做出行動。

——來不及結印了。

兩條腿的肌肉緊繃,猛地踩在血龍頭上,發出了沉重的悶響。

整個人幾乎拉成了黑影,突破了自己的極限速度,在瞬間便如箭一般後射!

但就算他的瞬間爆發速度再快,也快不過蓄力刺出的荊棘尖刺。

雲川翻轉手腕,握緊的拳頭鬆開,嘴唇輕輕一碰:

“嘭!”

瞬間,無數尖刺觸手猛然從身後彈射而出。

刺穿血龍並震出了無數空腔,將其打穿出密密麻麻的孔洞,於空中劃出數條血色的水線,狠厲地朝向著禦屋城護刺去!

唰!唰唰!唰唰!!

蓄力射出的觸手威力可怖至極,就像是逆流的血雨般向他墜落,那刺耳的尖嘯聲便是刺骨之威。

彆說血肉澆鑄的人體了,就算是鋼板也會被洞穿!

“……”

空中,禦屋城護的大腦近乎於一片空白,整張臉都因恐懼而變得異常猙獰,眼中隻剩那近在咫尺的尖銳之刺。

好快,太快了,冇有絲毫預兆!

那恐怖的死亡威脅,幾乎要讓他崩潰了!

但作為一個從小經受死亡的忍者,他早已養成了一套極強的防禦反射機製,已經被他鍛鍊到近乎本能的程度。

“啊!!!”

他癲狂揮動手中的長刀,數道刀影高速變向運動,爆閃的火花在身前閃滅。

襲向心臟頭顱的尖刺觸手被彈飛擋下,其他的尖刺觸手卻是洞穿了他的身體,尖嘯著留下數個穿透身體的恐怖血洞!

噗!噗!噗嗤!!

在空中的禦屋城護幾乎被穿成了篩子,那戴在臉上的墨鏡早已碎的不成樣子,露出那張佈滿青筋、扭曲猙獰的麵容。

“咳!”

他咳出一口摻雜內臟碎片的血卻並未在意,而是死死盯著下方的雲川雙手迅速地結印。

“困獸之鬥,引人發笑!”

見狀,雲川眼中閃過一抹異色,握緊短刀將其收至左肩,靡靡的猩紅血霧縈繞在刀上。

但在他將會揮出的下一刻。

啪!

一隻手按在雲川的肩膀上,另一隻手眨眼結了三個印。

那道似乎已被忽視的矮胖身影,居然瞬間便來到了雲川的身旁。

“無視我?”

死死盯著雲川的側臉,中吉的聲音依然沉穩,語氣中卻是帶著殺意:“冥遁·吸穴孔!”

他的血繼限界能夠吸收任何忍術,近身後也可以吸收敵人的查克拉。

就是說……絕殺!

“乾得好!”

見狀,禦屋城護的臉上也露出了喜色。

毫不猶豫,體內的查克拉全部傾瀉而出,口中發出如困獸般嘶啞的吼叫:“穿血!!”

揮灑在半空之中的鮮血凝練,瞬間便壓縮至極限迸射而出!

嘭!嘭!!

在雲川那幽藍色的瞳眸之中,每滴血水都拉成了針的形狀。

但是看著那從空中眨眼射來的血線,他的嘴角卻是多了一抹譏諷的笑意。

“蠢貨。

”他如是道。

散發殺意的話音落下,抬至左肩的短刀揮出。

就像用紅色的筆墨,在黑色的宣紙之上,揮灑一輪猩紅圓月。

下一刻,在中吉那驚愕無比的目光注視下。

帶著令人心寒的尖嘯,猩紅的血光直飛穹頂!

轟!!

在半空中,禦屋城護射出的鮮血連成了一道晦暗的流光,但與他對撞的卻是那道速度更甚的猩紅刃光。

穿刺而來的血線被那猩紅的力量抽爆,瞬間破碎成純粹的鮮血潑灑在半空中!

接近著,刀光如潑出的血墨般,去勢不減,撕過禦屋城護的身體!

世界陷入了短暫的死寂。

下一刻,禦屋城護的血龍潰散了。

摻雜血肉與殘肢的血水,從雲川的上空分流而下。

啪嗒!啪嗒!

中吉沐浴在同伴的血雨中,任由糜爛的血肉砸在肩頭。

而同樣砸落在地的,還有他的一隻手掌……

“我不太喜歡陌生的傢夥觸碰我。”

雲川表情輕鬆聳了一下肩膀,肩上的那隻手掌也掉落在地。

身旁,中吉的臉色慘白至極,呆滯而恐懼地盯著他。

“為什麼?”他的語氣中儘是茫然,表情痛苦道,“為什麼,我冇有,吸收到任何的查克拉。”

他做出的判斷出現了嚴重錯誤,才害死了信任自己的禦屋城護。

“可能是我的力量並不存於你們的認知吧。”

雲川眼中含笑伸出手,輕輕地推了一下中吉。

啪嗒。

那矮胖的上半身從腰間滑落,鮮血融進了腳下的鮮血之中。

對此,雲川的表情冇有變化,而是將意識沉入腦海。

【擊敗禦屋城護[血龍眼],概率觸發,獲得新模板】

【姓名:黑死牟[上弦之一]】

【世界:鬼滅之刃】

【品質:綠色】

【進階:可進階——黑死牟[鬼の支配者](藍色)……】

不等雲川看向下麵的模板能力,一陣刺耳的笑聲將他猛地打斷。

當他皺著眉,抬頭看過去。

隻見,通天的湛藍光柱從夜空中落下。

如果天空的雷霆是一閃而逝的樹枝,那麼這便是雷電落地後長出的巨樹。

轟!!!

-聯絡冇有斷,男人很快就聽到耳邊傳來同伴的聲音:“今天來的那個笨蛋小鬼去找月見裡雲川了,你還冇被髮現,抓緊時間動手。”聞言,男人輕輕鬆了一口氣,心跳和呼吸逐漸減弱。他對自己的扮演能力和潛入能力有著絕對的信心,因為他憑這種方式潛入過無數危險機密的地方,就連火之國大名居住的大名府他都成功潛入過。那次他偷到了木葉的軍事戰略部署,並且販賣到黑市中換了一大筆賭資。可惜,錢很快就被他賭光了,大名的人也找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