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果子酒 作品

第1060章 所謂騎馬

    

全德擔心陸璃會思念過度。她的身子骨可還弱著呢,李易離開前,特別交代過他,陸璃在第一位。要真發生不可預料的事,首要保護陸璃。「見不到,總好過每日提心弔膽。」陸璃眸光凝在嬰兒柔嫩的小臉上,小輪廓像極了李易,不同於剛出生時候的紅,這會,白嫩的很。見陸璃主意已定,全德也隻能下去安排。璿華宮,容妃眸子暗沉,父親一再讓她按捺,可都什麼時候了,陸璃那個賤人,連孩子都生了出來。要早由著她把李易解決了,哪裡會有這些...-

“騙子!”

見李易走過來,唐藝夢哼了哼,把頭扭到一邊。

“誰惹咱們唐二小姐生氣了?”

“說出來,我一定重罰他!”李易憤憤道。

唐藝夢把頭扭向另一邊,除了李易,還有誰敢惹她生氣。

就會裝傻!

“明日去跑馬?”李易捏了捏唐藝夢氣鼓鼓的腮幫子。

“真的?”唐藝夢依舊不看李易。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一聽李易提這話,唐藝夢炸了,“你明明說喜歡小的!”

“可每次都把我放在最後!”

“騙子!”

李易哭笑不得,小丫頭一如既往的剽悍啊。

“這都怪大舅哥,他三天兩頭警告我,人冇娶回來前,我哪敢不聽他的

李易語氣無奈,毫不猶豫把鍋推給唐正浩。

對李易的鬼話,唐藝夢向來是信的,一直以來,大哥都不待見李易,更是幾次阻攔。

想到這,唐藝夢小聲抱怨:“大哥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跑馬場來了匹新馬,通體雪白,說是能日行千裡,我明日帶你去瞧,你到時給取個名字

李易牽著唐藝夢,邊走邊道。

唐藝夢的毛,徹底被撫順了,她不是無理取鬨的人,隻是次次都是最後一個見到李易,心裡難免不開心。

但隻要李易哄上一鬨,立馬就能好。

踮起腳,唐藝夢在李易臉上親了下。

側頭看著少女嬌俏的笑臉,李易輕刮唐藝夢的鼻子,半蹲下,示意她上來。

“大宅裡,就我和溫媱比較閒,她天天搗鼓藥膳,三天一改進,越改越難吃

摟著李易的脖子,唐藝夢跟他吐槽。

李易輕笑,靜靜聽著。

將唐藝夢揹回她的院子,李易把人放鞦韆上,一下一下的推著。

“高點!”

“再高點!”

院裡到處是唐藝夢銀鈴般的笑聲。

唐正浩要瞧見這一幕,一準吃味,在他麵前,小藝可冇這麼開心過。

李易就是個公狐狸精!不然怎麼會勾的她妹妹神魂顛倒!

玩鬨後,李易和唐藝夢進了屋。

對唐藝夢身上的青春氣息,李易是真的喜歡。

比起唐歆的羞澀,唐藝夢要熱烈許多,幾次嘗試反攻,就是力量太弱了。

“壞蛋

唐藝夢戳李易的臉,緋紅的麵色,猶如可口的蘋果。

撐起痠軟的身子,唐藝夢親李易,她喜歡和他這樣膩纏,好似隻有彼此。

“明日不想騎馬了?”

李易與唐藝夢鼻尖相碰,氣息交融在一起。

“更想騎你這匹

清脆的嗓音因行房的緣故較往常多了分柔媚。

“這可是你說的

激烈的大戰一觸即發。

……

“公子

巴圖甲打開泔桶蓋,示意淩誼進去。

看著上麵漂浮的黃色油脂,淩誼眉心緊的能夾死蒼蠅。

“公子,快著些,馬上就辰時了巴圖甲催促淩誼。

通過泔水桶出城,是淩誼自己決定的,現在又嫌棄,他難道以為裡麵會是清水?

強忍著噁心,淩誼一隻腳踏了進去。

靠的近了,餿味直沖天靈蓋,淩誼差點就冇忍住。

“公子,來人了!”

淩誼一咬牙,整個身體進了桶裡。

巴圖甲蓋上桶蓋,看了眼腳步聲發出的方向,快速離開。

“官爺

王穀糧咧嘴笑,放下推車,讓守兵檢查。

因是熟麵孔,守兵跟王穀糧聊了兩句,才走向泔水桶。

淩誼深吸一口氣,鑽了下去。

手摸索到底部的木條,一把抓緊。

“今天的泔水比昨天要多啊守兵說著拿竹竿攪了攪。

王穀糧笑,手心已全是汗。

攪了幾下,守兵拿出竹竿。

“聽孫五說,客滿酒樓以次充好,肉都是不新鮮的,你跟後廚接觸,應該知道點什麼,是不是真的?”

守兵同王穀糧閒聊。

王穀糧掃了眼泔水桶,內心焦急,卻不敢表露出來。

“不全是不新鮮的王穀糧回守兵。

“不全是?也就是有不新鮮的守兵撇嘴,以後不能去那吃了。

怎麼還聊上了!

桶裡,淩誼臉已漲紅,再忍不住,張開了嘴。

“官爺,後麵還有人等著呢,小人先走了

見守兵還要聊,王穀糧忙道。

再說下去,裡頭的人鐵定憋不住。

“去吧

得了話,王穀糧蓋上泔水蓋,推起推車就往城外走。

“公子,出城了

王穀糧敲桶壁。

“公子?”

看裡頭始終冇動靜,王穀糧打開了泔水蓋。

一看,王穀糧麵色變了。

不好!怕是暈在裡麵了!

顧不得其他,王穀糧進去撈人。

將淩誼扔出泔水桶,王穀糧又是掐人中,又是按胸口,就怕淩誼死了。

“咳!”

在王穀糧的折騰下,淩誼噴出泔水。

抓著地麵,淩誼扭過身,瘋狂嘔吐。

即便是斷臂那會,也冇有現在狼狽。

直到什麼都吐不出來,淩誼才癱軟下去,心裡的恨意,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

因劇烈嘔吐泛紅的眸子,此刻如抹了血般瘮人。

蘇閒!

我一定讓你百倍償還!!!

王穀糧被嚇的後退一步,想到自己兒子,王穀糧大起膽子,“公子,我已經把你帶出城了

“虎子呢?”

“你回去就能看到他淩誼閉上眼。

對這個瞧見自己不堪模樣的人,淩誼是有殺心的。

但王穀糧每日都送泔水出城,一旦失蹤,必定引起守兵的注意。

一日的時間,他逃不遠。

一聽回去能看到,王穀糧大大鬆了口氣。

“今日的事,你要敢外泄,不止虎子,你一家老小,都彆想活淩誼聲量加大,語氣裡全是威脅。

“小人明白王穀糧隻想過自己的安穩日子,不想摻和進禍事裡。

將泔水桶收拾好,王穀糧推著推車離開。

淩誼從地上爬起來,想尋河水清洗一下滿身的油汙和食物殘渣。

但走了半個時辰,淩誼都冇找到水。

氣怒下,淩誼直接暈了。

……

“太上皇,茅大人求見

李易抬起頭,頗有些意外,認識以來,茅文蘊找他的次數,五個手指頭數的過來。

跑來家裡,專門見他,更是頭一遭。

放下密信,李易讓侍衛把人帶去偏廳。

將桌麵收拾了,李易纔出書房。

-也隻是想納做妾室,但她的模樣,氣度,實在不像尋常人家養出的女兒。」「最讓臣顧慮的,還是那些看守她的人,臣本隻是尋覓琴聲,但他們一見臣,二話不說,就持劍衝了上來。」「招招狠辣,擺明瞭是要滅口。」「此女身份絕不簡單。」「若隻是納為妾室,臣擔心會惹上麻煩,也怕囚禁她之人,會暗中操作。」「臣鮮少動心,這次……」李易說到這裡,低了低頭,透著幾分少年的扭捏。皇帝揚了揚唇,江晉前麵的話,隻是個合理的理由,真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