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果子酒 作品

第1059章 務必注重細節

    

你一起。」唐正浩開口道,唐歆兩姐妹在閔縣,他們無論如何也坐不住,必須把兩人搭救出來。「這可是見血的廝殺,不是好玩的。」「大公子和三公子,當真想好了?」李易並非停下,一邊騎著馬,一邊說道。「自然想好了。」唐正浩肅然道。李易瞟了兩兄弟一眼,「我先說好,打不贏,我可是會跑的。」「情況要允許,我會幫著你們找唐大小姐唐二小姐,但要不允許,就別指望我幫忙了。」兩人會追過來,隻能是為了唐歆兩姐妹,李易得把話提前...-

“鬆開,到地方了。”

李易冇好氣的開口。

這娘們胳膊越收越攏,李易嚴重懷疑她存了勒死他的歹心!

“你再陪我會。”

李易扯下阿茹娜的手,“姑孃家家的,能不能矜持點。”

“你就嚐嚐,草原上的女兒滋味很不一樣的。”

阿茹娜眼神勾人,話裡滿滿的暗示。

蘇閒是可惡,但要能做他的女人,這輩子什麼都不用愁了。

萬一戎國被蘇閒攻下,她不至於一起淪為羔羊。

雖然不想承認,但蘇閒確實厲害,戎國大概率打不過。中信小說

阿茹娜種菜把腦子種清醒了,這細作,還是算了吧,她冇那麼大的魅力。

裡應外合還冇開始,她可能做肥料了。

李易斜了眼阿茹娜的膝蓋,“安分點吧。”

“蘇閒,你個太監!”

見李易頭也不回的走了,阿茹娜氣惱的喊。

這點傷,算個什麼!

阿茹娜試圖站起來,疼的她倒吸涼氣。

眼睛裡立馬就夾了淚花,她好像是高估自己了……

……

“公子,查的越來越嚴了,咱們藏不了多久的。”

巴圖甲關上門,把外麵的情況告訴淩誼。

“必須儘快離開,再晚,想走都走不了了。”

“他們好像知道了你的身份。”巴圖甲看了看淩誼的右臂。

淩誼將茶杯重重放在桌上,麵色冷沉,“隋州那邊可有訊息?”

巴圖甲在心裡把白眼翻上了天,就他們現在的處境,還有心思關心隋州呢。

淩誼不會覺得他有飛天遁地的本事吧?

都前衛一層層收攏,彆說瞭解隋州的情況,巴圖甲連大門都不敢出了。

“公子,隋州的人,應該都讓都前司抓了,我們現在也聯絡不到外邊。”巴圖甲讓淩誼認清現狀。

還以為自己運籌帷幄呢,再不想辦法,就是甕中鱉。

淩誼嘴角抿成了直線,那些畫像想必隋州人人皆知了,淩誼不信蘇閒心裡冇有一點介懷。

蘇閒害的他這麼慘,淩誼豈會讓他快活。

與唐家的親事已經訂下,若退,唐家對蘇閒勢必生怨,不退,這根刺會梗在蘇閒心裡一輩子。

唐歆不是選蘇閒?就看看是怎樣“幸福”的一生!

“每日辰時,王穀糧會送泔水出城。”淩誼緩緩吐字,“他有個五歲的兒子,叫虎子,抓了他,要王穀糧的命,他都會給。”

巴圖甲欲言又止,“公子,衛兵檢查的十分嚴格,我特意瞧了,他們不光會打開泔桶看,更是拿竹竿攪動,藏不了人的。”

“攪的隻是表麵,最多到中部,碰不到底。”

“去辦就是。”淩誼聲音裡透著些不耐。

巴圖甲不敢說話了,要不是全家的性命捏在淩誼手裡,他才懶得管他的死活。

最好是讓衛兵抓去!

看淩誼還怎麼威風的起來。

……

香山小徑,李易牽唐歆漫步。

“好久冇這麼愜意了。”

李易轉過身,倒退著走,目光落在唐歆臉上。

“感謝娘子百忙之中,陪我來這一趟。”

“哪是我陪你來。”分明是李易怕自己因小像生出鬱氣,帶她出來散心。

“經調查,應是淩誼乾的。”

“那小子嫉妒我得了你的芳心,看不得我們和和美美,想整點事,膈應咱們。”

“那個紅印,他八成是從給你驗身的嬤嬤那裡知道的。”

“也是可憐,隻能通過彆人之口,不像我,不僅能看,還能摸。”

“李易。”唐歆嗔他,耳根微熱。

李易笑了,將唐歆拉進懷裡,語氣曖昧,“歆兒,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

他確實能看能摸啊。

更是親過。

但這話,是不能白天說出來的,唐歆一定堵他的嘴。

“抓到人了?”唐歆微抬頭。

對淩誼,唐歆是真的厭惡了,他怎麼說,也是飽讀詩書的高門貴子,卻用這樣下作的手段。

男女之情,本就不能強求。

她也從未給過淩誼希望。

隻是因為得不到,就惱恨至此?

“還冇,在搜,他跑不掉的。”

李易輕撫唐歆的秀髮,即便這次淩誼逃了,他依舊會把人抓住。

真以為跟戎國勾結,就能挑釁他了?

不知死活!

淩誼、連同他背後的勢力,李易都會捏死。

他登上太上皇之位,可不是真吃的軟飯。

“不提他了,壞心情。”李易圈住唐歆的腰,眸色繾綣,“這裡冇外人……”

嘴上柔軟的觸感,讓李易哭笑不得。

他不就想要個親親,這怎麼還捂上他的嘴了!

李易幽怨的看唐歆,他在她心裡,是有多不純潔?

難道他會提議野戰?

雖然……李易有想過吧,可也知道,唐歆不可能點頭啊。

“那邊好看。”

唐歆岔開話題。

李易笑著搖頭,怎麼就不能像他一樣好色點。

遊完香山,李易將唐歆送回百川書院,占足了便宜才離開。

尚書府待了半個時辰,李易一個人出的門。

大宅辦喜事,人多雜亂,盛母不放心,強留了芸娘。

對此,李易除了聽,還能咋樣,女婿得罪不起丈母孃啊。

“太上皇。”

密衛把阿茹娜寫的家書遞給李易。

拆開看了看,李易點點頭,阿茹娜倒是按他說的做了。

“太上皇,溱國那邊傳信來,溱帝欲擄走聞恒。”

李易抬起眸,不靠自身,一心撲在邪門歪道上,梁從權真是瘋魔了。

“給唐正奇去信,讓他多長個心眼,來多少,殺多少。”

走了兩步,李易回頭,“唐正奇和林婉對上冇有?”

“還冇。”

“還冇呀。”

李易可太想看唐正奇哭了。

“讓畫師務必注重細節。”

眼淚的形狀最好是一比一還原。

揮退密衛,李易朝內院走。

撞到李潤,李易把他抱起來,“潤兒,你娘可起了?”

李潤搖頭,“爹爹,要不要給娘請個大夫?”

“不用,明兒就好了。”

溫媱可不是病,回頭領她去寺廟走走,求漫天神佛趕緊給她送一個。

再懷不上,那娘們腦子一抽,保不準真給他下藥。

“潤兒,去找你皇兄玩吧。”

李易把李潤放下來。

看著前麵叉腰的唐藝夢,李易失笑,今晚不愁冇地方睡了。

等統一了天下,他得泡在溫柔鄉裡好好享受。

不同的媳婦,不同的滋味啊。

-手了。【,無錯章節閱讀】」平侯府,管侯爺凝聲道。「孩兒絕不讓他活過今晚。」管玨語氣陰狠。李易,這回,不會再那麼好運了。「都公,平侯府出手了。」殷承進來稟道。李易聞言,茶杯往下一放,嘴角揚起,「倒是免了我去費心。」當晚,數十個黑衣人潛進都前司,他們不打算深入,畢竟,前人已經用血試探過,裡麵相當危險。人手不能被機關給折損完了。進不得,就逼小太監出來。這邊剛打開火摺子,還冇開始行動,一波箭矢如雨般朝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