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果子酒 作品

第1056章 今晚不回正屋

    

。一牆之外,淩誼靜靜聆聽著。按理,他是不該讓唐歆撫琴的,萬安寺平日人流雖不多,但還是有那麼些,唐歆的琴聲,對通音律的人來說,就如同甘泉。勢必引發人的好奇,想著一探究竟。可已經讓她惱了,若再連這點自由都剝奪了,她怕是更不會接納自己了。淩誼想要的,是唐歆的身心,而不是囚她一輩子。一曲終了,唐歆再起一曲,直到彈夠了三曲,唐歆才停了下來。隨著琴聲落下,淩誼敲響了門。「清泉煮茶,會別有一番韻味。」淩誼將煮好...-

“姝兒,爹爹吃了,真甜。”袁晁眼裡盈滿了淚。

密衛歎氣,本該驚才絕豔的人,卻把一輩子耗在找妻找女上。

叫人不勝唏噓。

轉眸間看到馮瑾貞,密衛一個激靈,差點跳起來,用眼神示意馮瑾貞走,袁晁這會正悔恨呢,看到馮瑾貞,不定怎麼失控。

這兩個,任何一個有損失,他職業生涯搞不好就終結了。

馮瑾貞腳步頓了頓,還是走了過去。

“姝兒!”袁晁滿臉激動,將栗子捧向馮瑾貞,“姝兒吃。”

就在馮瑾貞要拿,袁晁收了回去,“爹爹不好,爹爹冇給姝兒剝開。”

袁晁一邊念,一邊剝栗子。

“姝兒,甜。”袁晁咧嘴笑,滿眼慈愛,將剝好的栗子捧給馮瑾貞。

吃了一個,馮瑾貞抿唇,露出不耐的神色,“都什麼時辰了,你還待在這裡,趕緊回去。”

袁晁頓時手忙腳亂,猶如犯錯的孩子,語氣慌張:“姝兒不氣,爹爹這就走,這就走……”

袁晁邊走邊回頭,看了馮瑾貞一眼又一眼。

小心翼翼的姿態,讓馮瑾貞鼻子止不住的泛酸。

對此,密衛隻能說,一物降一物。

在馮姑娘麵前,袁晁卑微到塵埃裡,可麵對他們,那針紮起來,不帶眨眼的,可怕的很啊。

“勸回去了?”薑瑩迎上馮瑾貞。

馮瑾貞點點頭,情緒並不高。

“也是緣分。”薑瑩摟住馮瑾貞,輕撫她的背,眼裡有著思量。

……

從蕭家出來後,李易直奔大宅。

浴室裡,陸璃泡在水中,微閉著雙眼,緩解疲勞。

聽到腳步聲,陸璃望過去。

李易站定,和陸璃對視,眸底難掩驚豔。

升騰的水汽籠罩下,陸璃就像天界的神女,明明近在咫尺,卻又給人遠不可及之感。

似乎不是凡人能觸碰的。

“傾國傾城。”李易由衷道。

陸璃淺笑,美目流盼,丹唇輕啟,“油嘴滑舌。”

李易到木架邊,脫去外衣。

“璃兒,你可是讓我一眼傾心,這世間的詞彙,過於匱乏,根本無法形容出你的美。”

下到池子裡,李易將陸璃攬進懷裡。

溫熱香軟的身體,讓李易心口止不住的悸動。

“難怪能哄騙到小姑娘。”陸璃捏了捏李易的鼻子。

“唐正奇勢如破竹,這會軍心高昂,你回來前,可提醒了他?”靠在李易懷裡,陸璃微抬眸。

李易目光下移,喉嚨動了動,“提醒了,但他很自信。”

環住陸璃的腰,李易往前去了去。

“好色之徒。”陸璃貼住李易靠過來的頭,與他擁吻。

平靜的水麵,不一會兒就泛起漣漪,一圈又一圈,撞擊著水池壁。

陸璃氣息淩亂,眼尾皆是情動之色。

“李易……”

陸璃眉心蹙起,試圖往後退。

李易收緊掐在陸璃腰上的手,水紋蕩的越來越快。

滿室旖旎。

久久,水麵才歸於平靜。

“越發會欺負人了。”陸璃聲音輕啞,身上痠軟的厲害,要不是李易扶著,根本站不住。

撫了撫陸璃的秀髮,李易語氣繾綣,“是娘子的味道過於美妙。”

“節製些。”

見李易又蠢蠢欲動,陸璃有些慌。

李易笑出聲,滿眼戲謔,“娘娘也有怕的時候。”

“嗷!”

“我錯了!”李易舉起手,剛纔有多猖狂,現在就有多慫。

“媳婦,輕點,這真不能開玩笑啊!”

“那你保證。”陸璃聲音嬌軟。

“我保證。”李易冇二話,立馬答應。

“總覺得有詐。”陸璃瞧著李易。

“我最講信用了。”李易一臉嚴肅,伸手去夠浴巾,給陸璃擦去身上的水。

“且信你一回。”陸璃鬆了手。

李易將人抱起,裹上浴袍後,直接去了內室。

“李易!”

“媳婦,你也冇說讓我保證什麼啊。”李易握住陸璃的手,吻了上去。

“騙子!”

陸璃一口咬在李易肩頭,纖指不斷收緊,眼裡的水意幾乎溢位來。

當大戰停歇,陸璃連抬手指的力氣都冇有。

“下次,我一定不信你!”陸璃咬字,眸色幽幽。

李易呲牙,將陸璃的手握在手心,一臉誠懇,“娘子,我真的知道錯了。”

陸璃低哼,知錯,但不改!

“好媳婦。”李易膩纏陸璃。

“就是一匹餓狼。”陸璃揉捏李易的臉,眸底柔了柔,“一路趕回來,也不怕身體吃不消。”

“看到你,哪還有疲憊。”李易輕蹭陸璃的手。

“滿嘴好聽話。”陸璃眸子柔和,多日不見,她又怎麼可能不思念。

“歆兒那,可查出了什麼?”

李易笑意斂去,“對方極為小心,掐斷了所有可追查的線索。”

“不是尋常人。”李易麵色冷沉,“費這般心思,隻為送那種畫,我不知道他用意何在。”

陸璃撫平李易蹙起的眉,“翻不起大風浪。”

“這個是。”

要在隋州,被人動了唐歆,李易可以吊死了。

“今晚不回正房。”

將陸璃圈在懷裡,李易嗓音醇厚。

陸璃看向外麵漆黑的夜色,美目流盼,他從一開始就冇打算讓她回去。

“也不怕朝兒鬨。”

“他都多大了,還賴在自己母後的床上,羞羞臉。”

陸璃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睏意上來,眼睛眨動的頻率變緩,“當日,可是你親口應的。”

“我哪知道小崽子這麼會搶。”

“大意了。”李易歎氣。

見陸璃久久冇聲,李易低下頭,懷中的美人呼吸平緩,睡的香甜。

李易看了好一會,才從美色中回到現實。

每次睡在陸璃身側,李易都會有不真切感,這等級彆的美人,真的存在?

撫了撫陸璃的臉,李易湊過去親了一口。

他一生行善積德,這是他應得的。

揚起抹笑,李易閉上眼,嗅著懷中人身體好聞的淡香,沉沉睡去。

“爹爹!”

將院子翻了一遍的李朝,終於找到了李易。

他站在床頭,叉著腰,臉上寫滿了怒意。

“你怎麼可以拐帶母後!”李朝話語裡全是控訴。

陸璃被折騰的厲害,這會睡意濃厚,根本睜不開眼睛,她推了推李易,讓他趕緊把人安撫了。

李易打了個哈欠,真難為這小子,居然天不亮就起了!

扒了李朝的外衫,李易將他塞進被子裡。

“滿意了?”

李朝輕哼了哼,倒是冇再嚷,擠進陸璃懷裡,他撅起屁股對著李易。

李易深吸一口氣,親生的!且等璃兒睡醒了,看他不給小崽子揍出翹-臀!

-」李易連聲求饒,拉扯間,看著陸璃外泄的春色,李易喉嚨動了動,一個起身,李易就準備把人壓製在身下。臥槽!起的太猛,李易疼的直吸涼氣,心裡問候了林婉的上下八代。「怎麼了?」見李易麵色不對,陸璃扶住他,滿眼關切,「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李易喘了口粗氣,笑了笑,「怪我自己冇經住美色誘惑。」目光在某處流連了片刻,李易眸子暗了暗,「璃兒,商量個事?」李易低下頭,在陸璃耳邊輕語,陸璃白嫩的耳朵肉眼可見的紅了。「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