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蘇雪 作品

第1179章

    

後喝酒。隨著時間推移,兩人喝下多半瓶酒。瓦列裡婭從童年聊到青春時代又聊到愛情。大多數時候,陳浩沉默,任由瓦列裡婭傾述。“直到你救我那晚,我才懂什麼是愛情,什麼是心動的感覺,我不能失去財富權勢,但我更需要一個男人疼愛,你懂我的意思嗎?”瓦列裡婭真情流露。E國女人,不像大夏女人那麼矜持,一旦動了情,往往很奔放,立即表白,乃至立即上床。“我不可能陪在你身邊,不可能娶你,給不了你想要的愛情。”陳浩拒絕瓦列...-劉麗萍無比欣慰。

“小少爺回來了!”

“小少爺回來了!”

女傭興沖沖進客廳通報。

眾人為之一振,都站了起來。

劉麗萍瞬間熱淚盈眶,這些年兒孫不在身邊,她日日牽掛、思念、擔心。

現在,離家九年的孫子終於回來,她難免激動。

偌大陳家,後繼有人。

陳沐澤隨著母親走入客廳,直接跪在爺爺奶奶姥姥姥爺麵前,重重叩首,“孫子不孝,讓你們擔心了。”

“快,快起來。”

劉麗萍急忙上前,攙扶孫子。

陳沐澤起身,麵對淚流滿麵的奶奶,也落淚。

站在一旁的陳俊生反覆說回來就好。

“長成大小夥子了!”

劉洋上前拍陳沐澤肩頭,感慨萬千。

昔日要給自己改名“陳傲天”的小屁孩,真的長大了,比他爹還高還帥。

“表叔,你怎麼還冇當將軍?”

陳沐澤故意調侃劉洋。

劉洋:“......”

眾人笑了。

陳沐澤抱了抱奶奶、爺爺,又抱姥爺姥姥。

蘇建張蘭兩口子都落淚。

旁邊,蘇雪抹了抹眼角淚水,深知父母愛沐澤勝過愛她。

畢竟公公婆婆不隻沐澤這一個孫子,而她爸媽隻有沐澤這一個外孫。

“這些年怎麼過的,跟奶奶說說。”

“你媽說,現在的你,比你爸當年還要厲害,是真的嗎?”

劉麗萍張蘭一左一右,拉著陳沐澤的手,問各種問題,一直到吃晚飯。

餐廳。

陳家十多口圍坐一桌。

“咱們為沐澤平安回家乾一杯!”劉麗萍率先舉杯,其餘人跟著舉杯。

眾人乾杯。

陳俊生放下酒杯,為孫子夾菜,道:“接下來,要上大學了吧?”

人們瞅陳沐澤。

讀大學,在他們看來,是陳沐澤必不可少的成長過程。

哪怕在大學裡不學無術混日子,僅僅被名校氛圍熏陶,也比不讀大學強得多。

“嗯......”

陳沐澤沉吟。

大學,他嚮往的地方。

可加入猛虎營半年,他喜歡上鐵打的營盤、軍人的情義與熱血,有入伍的衝動。

“不想上學?”

蘇雪蹙眉凝視兒子。

曾是學霸的蘇雪,認為兒子必須讀大學。

“媽,我想讀大學,也喜歡部隊,琢磨怎麼才能腳踏兩隻船。”陳沐澤賤兮兮笑了笑。

啪!

蘇雪抬手拍一下兒子後腦勺,繃著臉道:“爺爺奶奶姥爺姥姥都在,彆冇個正形。”

“沐澤那麼優秀,完全可以自己拿主意,你打他乾嘛?”張蘭瞪女兒。

這叫打?

蘇雪無語了。

“姥姥,吃個蝦,奶奶你也吃。”陳沐澤為二老夾菜。

兩位老人家樂的合不攏嘴。

“小雪,以後做什麼,讓沐澤自己決定,他爸這麼大的時候已經滿世界闖蕩,他不會比他爸差。”

劉麗萍為孫子說話。

“奶奶真好。”

陳沐澤撒嬌。

蘇雪:“......”-他鄉無依無靠,能否出人頭地。”陳浩瞧一眼魯偉,若非擁有上一世的記憶與見識,此生他未必強過李小木。魯偉皺眉琢磨。要不是遇上陳少,恐怕他這輩子在農村麵朝黃土背朝天,冇什麼大出息。李小木,的確不簡單!陳浩魯偉一前一後進入大樓。電梯間。一部電梯抵達一樓。李小木帶著七八人走出電梯,剛纔他站在十六樓辦公室落地窗前看到陳浩魯偉,急匆匆下樓迎接。雙方相遇。“陳少!”李小木趕忙行禮。“還像當年那樣,叫我小浩。”陳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