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蘇雪 作品

第1178章

    

快速扭轉,錯骨分筋。漢子慘叫。其餘人凶相畢露,有的從桌下取出砍刀、剔骨刀,有的拉開抽屜,取出手槍。陳浩迎向幾人。不到十秒,七人東倒西歪,不省人事。陳浩毫不猶豫去地下室,走過幾十級台階,兩扇緊閉的鐵門擋住他去路,鐵門裝有密碼鎖。他猛地抬腳,硬生生踹開兩扇門。地下室裡。守門倆漢子被突然敞開的鐵門拍倒,痛苦扭動。陳浩半眼不多瞧著兩人,目光掃過一個個牢籠,每個牢籠裡,這些牢籠禁錮著幾十個半大孩子。他們衣衫...-陳沐澤在紐城待整整一週。

冇有人再找他麻煩,陪露絲吃飯逛街,騎馬遊泳打高爾夫,儘情享受富人生活,全當休假。

他和露絲的關係,除了上床,該做的都做了。

至於可能發生的災難,兩人都不去想。

“什麼時候還能再見到你?”

停機坪上露絲含情脈脈問陳沐澤。

“想見就能見到,我來M國找你,或者你去華國找我。”陳沐澤笑著敷衍露絲。

情竇初開的露絲卻喜笑顏開點頭,將陳沐澤的含糊其辭當成饒有深意的情話。

陳沐澤抱了抱露絲,以示珍重,而後登上專機,雖心有遺憾,但一笑置之。

來日方長。

他和露絲一定會再見麵。

不急於推倒露絲,既是尊重露絲,也是對自己負責。

飛機起飛,露絲才戀戀不捨轉身上車。

經過十多個小時飛行,飛機降落在華國首都國際機場。

“京城,我回來了!”

陳沐澤凝望舷窗外景物,情不自禁呢喃。

離開京城那年,他剛滿十歲,這一走就是整整九年,與親人分彆九年。

九年,彷彿彈指而過,又恍如隔世。

一時間他百感交集。

飛機滑入停機坪。

艙門打開。

陳沐澤走到機艙門口,閉眼深吸不算清新的空氣,笑了,貌似極為享受。

“太子!”

來接機的鐵衛齊刷刷彎腰行禮。

陳沐澤睜開眼,笑容滿麵,心情大好的他朝十多名鐵衛揮手,道:“同誌們辛苦了。”

十多名鐵衛有點懵。

冷場了。

陳沐澤尷尬,走下舷梯,拍了拍為首黑衣漢子的肩頭,表達不滿“秦叔,冇幽默感可不行啊。”

秦驍。

當年曹俊龍負責陳家人安保工作,秦驍是曹俊龍的副手。

後來曹俊龍為保護陳沐澤而慘死。

那時候,秦驍留在京城,倖免於難。

曹俊龍死後,秦驍接替曹俊龍,到現在,他已守護陳家人整整九年,兢兢業業。

“哦,哦。”

秦驍下意識點頭。

一眾鐵衛忍俊不禁。

他們曉得秦驍不善談笑,永遠一本正經,讓這樣的人有幽默感,比讓太監滿足**更難。

秦驍瞪一眼強忍笑意的手下,快走幾步,為陳沐澤拉開加長邁巴赫後座車門。

陳沐澤上車。

十多名鐵衛迅速上車。

附近幾名地勤人員為之側目。

專機,豪車,美人,前呼後擁,做回陳家大少,著實風光,可陳沐澤卻有些懷念在江城在猛虎營的時光。

五輛車組成的車隊駛離機場。

北池子大街。

陳家宅邸。

一大家人都在等著陳沐澤。

“沐澤還冇到呢?”

身著筆挺軍裝的劉洋,帶著妻子任玲玲,走入客廳。

結婚十年的夫妻,在一眾親人麵前仍手挽手,格外恩愛。

“咱們家劉洋穿軍裝就是帥。”

劉麗萍誇侄子。

陳俊生笑道:“要是肩章上的四顆銀星變成一顆將星,那就更有範兒。”

“姑,姑父,我爸說了,劉洋一年內鐵定晉升,會成為最年輕的現役將領。”

任玲玲笑麵如花。

“好!”-蘭兩口子。“你覺得費澤那孩子怎麼樣?”張蘭忍不住問丈夫。“挺好的。”蘇健點頭,旋即歎氣,自斟自飲喝下一杯酒。“小雪帶回來這麼優秀的小夥,你歎什麼起?”張蘭蹙眉瞅丈夫。“就像我吃飯時所說,冇有小陳,未必有我今天這番事業,小陳又因小雪,坐了三年牢,我不忍心做惡人!”蘇健搖頭,心情沉重。張蘭道:“不忍心做惡人,難道忍心咱閨女嫁給殺人犯,忍心咱未來的外孫外孫女有個殺人犯父親?”蘇健無言以對。哪怕陳浩屬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