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啞巴 作品

《文章精選閱讀靈異錄:被截運後,他要手刃仇敵》 第38章

    

喊道:“二叔……”我握了握自己的拳頭,一拳打在張大象的臉上。七孔崩血,身體痙攣。又一拳下去,張大象的臉骨碎裂,整個頭凹下去一半。墳土埋上之後,我在徐啞巴耳邊低語幾句讓他回了家。張大象失蹤的訊息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大涼山。人人都知道張大象是首富張保的嫡長孫,張龍的長子,在大涼山,得罪了誰都不能得罪這個張家大少爺,甚至連一個厭惡的眼神都不能有。張龍放出狠話,如果誰敢傷害他的兒子被他知道,那就一定要弄死人...文章精選閱讀靈異錄:被截運後,他要手刃仇敵(黃素素徐涼)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

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文章精選閱讀靈異錄:被截運後,他要手刃仇敵》第38章免費試讀我將手機錄音打開,說道:“叫我二叔。”

張大象語帶哭腔地喊道:“二叔……”我握了握自己的拳頭,一拳打在張大象的臉上。

七孔崩血,身體痙攣。

又一拳下去,張大象的臉骨碎裂,整個頭凹下去一半。

墳土埋上之後,我在徐啞巴耳邊低語幾句讓他回了家。

張大象失蹤的訊息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大涼山。

人人都知道張大象是首富張保的嫡長孫,張龍的長子,在大涼山,得罪了誰都不能得罪這個張家大少爺,甚至連一個厭惡的眼神都不能有。

張龍放出狠話,如果誰敢傷害他的兒子被他知道,那就一定要弄死人全家。

另外張家還放出了懸賞,提供有用線索的人,獎一百萬,誰要是能把他兒子平安帶回來,獎一千萬。

有錢能使鬼推磨,儘管討厭張家的人有很多,但村民們還是三五成群地組織起來,到處尋找張大象。

而當天就有人提議讓坐鎮張家的張仙師算一卦。

“就是,讓張仙師算一卦,他老人家能算到劉老漢家的驢在哪,那就一定能算到張家的張大象在哪。”

張仙師老臉通紅,算了幾個方位都冇找到線索,張家人將平常和張大象接觸過的所有人都查了一遍,枯井和地窖也都翻了個底朝天,毫無線索。

第三天早晨時,張龍終於坐不住了,不顧張仙師的顏麵從外地請來了一幫道士,道士共有七人,聽聞很是精通招魂之術。

隻見七名道士端坐在大宅中間的法壇之上,圍成一圈,麵前分彆點燃一根蠟燭,中間則有一塊銅鏡。

銅鏡下方壓的是張大象日常所穿的衣物和生辰八字。

七人神情嚴肅,口中唸唸有詞,片刻之後,一股陰風吹拂,院子裡的溫度驟然降低。

“張總,招魂鏡有動靜,恐怕令郎凶多吉少了。”

一名道士起身說道。

圍觀的眾人嘩然,一時間哭聲一片,徐婉茹一時難以接受暈了過去。

張保悲憤地對著門口圍觀的村民說道:“禍不及妻兒,我張保要是有什麼對不住各位的地方,儘管衝著我來,搞孩子算什麼男人?!”

張保眼睛通紅,對那道士說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能不能找到人在哪裡?”

那道士聞言,對著法壇中間的銅鏡說道:“張大象,你要是聽得到,就指出自己所在的位置。”

話音剛落,隻見那銅鏡之上果然出現一隻模糊小手的模樣,指向徐家溝祖墳所在的方向。

而就在此時,徐啞巴衝進了院子裡,對著張家眾人大喊大叫。

張龍此時已經到了情緒崩潰的邊緣,眼中的殺機掩藏不住。

“大哥,徐啞巴好像是要告訴我們什麼事情。”

一旁的張豹說道。

“讓他寫。”

張龍吩咐道。

於是,徐啞巴提起筆,在擺滿鈔票的桌上寫道:你兒子在徐涼母親的棺材裡。

“你兒子在徐涼母親的棺材裡。”

張豹讀著鈔票上的內容,看向徐啞巴問道:“你確定?”

徐啞巴連忙點頭,一把抱起桌上的錢,要拿走賞金。

“彆看徐啞巴平常老實巴交的,竟然為了錢把徐涼出賣了,聽說徐涼平常對他家小啞巴還挺照顧的吧?”

圍觀人群中一個村民說道。

“我早晨好像真看到徐涼朝祖墳地方向去了。”

另一個村民說道。

“徐涼這瓜娃子腦子有問題的嘞,他賣牛給他媽治病冇治好,現在天天在村裡無所事事,偷雞摸狗,盯人家閨女屁股瞧半天,牙呲得跟狗啃的一樣。”

一個胖村婦說道。坐鎮張家的張仙師算一卦。“就是,讓張仙師算一卦,他老人家能算到劉老漢家的驢在哪,那就一定能算到張家的張大象在哪。”張仙師老臉通紅,算了幾個方位都冇找到線索,張家人將平常和張大象接觸過的所有人都查了一遍,枯井和地窖也都翻了個底朝天,毫無線索。第三天早晨時,張龍終於坐不住了,不顧張仙師的顏麵從外地請來了一幫道士,道士共有七人,聽聞很是精通招魂之術。隻見七名道士端坐在大宅中間的法壇之上,圍成一圈,麵前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