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章 以後都不理他了

    

呆了。怪不得孃親說當年譚夫人差點進宮選妃,是她在一次宴會上遇見譚大人,一見鐘情,寧肯下嫁也要嫁給他。一位五福夫人給譚欣瑩梳髮,盤發,滿頭插上金銀珠寶。禮畢後,她接受著所有客人的祝福和禮物。“這是我送瑩兒的薄禮,希望你喜歡。”程玉蓉擺擺手,周姑姑和白芷兩人馬上把生辰蛋糕和曲奇餅乾端上桌子。白薇也把一個紅色的小盒子放到桌子上。周姑姑取下大盒子,露出蛋糕的樣子,味道瞬間瀰漫出去。“此乃生辰蛋糕,夫人祝譚...-

兩隻小貓崽聽到有人說它們小主人的壞話,氣得弓起身體炸毛,發出怒吼。

直接把玄黎夜嚇了一大跳。“你們生氣乾嘛?我又冇說錯。”

“吼——吼——”

“好啦,我不說行了吧!”

“吼——吼——”兩隻小貓崽死死咬著玄黎夜的袖子和衣裳,凶狠的樣子像要把他吃掉。

“對不起,我錯了,放過我吧!再也不說你們小主子的壞話了。”他這次徹底認輸,就差跪地求饒。

誰知這兩隻小貓崽能聽懂人話,還這麼護主。

……

阮阮拿著兩塊冰鎮西瓜,一邊吃一邊回到自己的臥房,心情美美的。

畢竟沈煢煢啥也冇撈到。

卻看見玄黎夜躺在床榻上呼呼大睡。

“幾點鐘了還在睡?”

她有點生氣,下一秒又露出陰險的笑,走到床邊,伏在他耳邊突然大聲叫:

“走水了走水了——”

“啊——走水?哪裡走水——”

玄黎夜被叫醒,一聽到走水,嚇得六魂無主,從床上蹦起。

他可不想被火燒死。

“哈哈哈哈哈——”阮阮捧腹大笑,尤其是看到玄黎夜搞笑的樣子,她心裡才舒服。

她感覺自己做了小孩子之後,特彆喜歡欺負彆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前世的自己可不會這樣子。

“沈阮阮,你是故意的!”玄黎夜這才反應過來,發現自己被阮阮耍了。

“給你一塊西瓜,行了吧!”她遞過去一塊西瓜。

“哼!”玄黎夜冷哼一聲,撇一眼阮阮,還有她手裡遞過來的一塊西瓜。

紅色的果肉飽滿多汁,還泛著一絲絲涼氣。

他不由地吞嚥一口水,慢慢伸手過去。“這次看在西瓜的份上就原諒你吧!但……冇有下次。”

他纔不是怕她。

他可是十一殿下,這世上還冇有能讓自己害怕的人。

就是父皇母後,皇祖母和太子哥哥,都要讓他三分。

“好,冇有下次。”阮阮用小拇指挖耳朵,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和玄黎夜比起來,她就是惡霸,而他是受儘委屈的小媳婦。

隻可惜玄黎夜還冇發現問題和真相。

吃著又甜又冰的西瓜,他開心得一下子忘掉剛纔阮阮欺負他的事。

“阮阮妹妹,今天我們可以出去玩嗎?”

“玩?你可知今日是什麼日子?”阮阮衝他露出一個陰森的笑,慢慢靠近他。

“你身體這麼弱……是不是經常能見到彆人看不見的東西……比如……”

“我……纔沒有,中元節而已……我不怕。”玄黎夜聲音顫抖,一股寒氣從腳底直竄天靈蓋。

被阿飄支配的恐懼再次襲來。

其實自從參加阮阮的週歲宴後,他就很少見到邪祟了,尤其是一個月前有了一張平安符,到現在一次阿飄都冇見到。

從小到大,他三天五日就能瞧見一次邪祟,找遍全天下的道士驅邪,都冇什麼作用,隻能防一段時間。

國師也經常給他驅邪,效果也差不多。

隻有靠近阮阮,他才能免受邪祟的傷害。

所以,他一時得意忘形。

“還說你不怕?腿都在抖了。”阮阮盯著玄黎夜的雙腳,笑得壞兮兮。

她也是從書中的內容得知這個小子八字弱,從小就是體弱多病,又天生自帶陰陽眼,邪祟自然很喜歡找他,導致他衰運連連。

“我纔沒怕,我可是十一皇子,誰敢欺負我?哼。”玄黎夜硬挺著脖子,看上去還真不怕的樣子,但最後一聲卻出賣了他。

阮阮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冇再說話。

她悄悄靠近玄黎夜,躲在他背後,做出鬼臉的樣子,小聲說:“我死得好慘好慘好慘”

“啊啊啊——”猛地一回頭看見長舌頭眼睛突的畫麵,他嚇得臉龐失去血色,兩眼一閉,倒在地上抽搐。

阮阮被“打得”措手不及,嚇得目瞪口呆。

他可是十一殿下,萬一在她麵前出事……

她是不是犯了死罪?

“玄黎夜,你彆嚇我,玄黎夜……”阮阮蹲在地上拍他的手臂,試圖這樣喚醒他。

結果喊了好一會他都冇反應。

慘了慘了,她要被淩遲了,會不會連累家人?

“喵喵”兩隻小貓崽也在旁邊舔他的臉龐,以為他真的出事要死了。

“玄黎夜,你彆死,我錯了,你彆死……玄黎夜,以後我都不欺負你了,真的,我保證……”

阮阮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滴答滴答往下掉。

她真的很難過,很怕他死了,不止是因為怕連累自己和家人,她是真心不想讓他出事。

玄黎夜躺在地上毫無反應,但仔細看翹起他的嘴角,就知道他在偷笑。

兩隻小貓崽歪著小腦袋,不理解小主人為什麼要哭。

“嗷嗚”它們仰頭叫,下一秒突然咬住玄黎夜的手臂。

“啊啊啊——”他猛地一叫,從地上彈起來,快速甩動手臂,試圖把兩隻小貓崽甩下去。

“彆咬我,好痛,啊啊啊——”

該死!這兩隻小貓崽居然敢咬他。

太過分了……好痛好痛……

看見這一幕,阮阮愣住,後知後覺才明白自己被玄黎夜耍了。

“玄黎夜,你耍我?”她生氣了,真的很生氣。

“冇有,我纔沒有。”玄黎夜嘴硬,堅決不承認自己剛纔裝死,欺負阮阮。

他甩了十幾下手臂,才把兩隻小貓崽甩掉。

挽起袖子,右臂出現兩個帶血的牙印。

這兩隻小畜生,竟然真的咬傷他。

從小到大,他冇被人,冇被任何動物傷害過。

“嗷嗚”兩隻小貓崽快速掉下去,四腳卻穩穩落地,凶狠地朝玄黎夜吼叫一聲。

他欺負小主人,該死!

正要跳過去咬他的時候,被阮阮叫住。

“山蒼、兜鈴,我們走。”她伸出雙手,兩隻小貓崽跳上她的手臂,跑到她肩膀上。

她不跟玄黎夜玩了,以後都不理他了。

誰叫他裝死騙自己,誰叫他欺負自己。

“嗷嗚”它們衝玄黎夜得意一笑。

“阮阮,你要去哪裡?等等我啊。”玄黎夜氣瘋了,等他回過神的時候,發現阮阮已經走出臥室。

她真的生氣了,怎麼辦?

這下他徹底慌了,手腳並用地走出去,卻跑不起來。

滿腦子都是她生氣的樣子,她討厭自己。

-死你了,阮阮好棒。”陳氏舉起阮阮猛地親她臉頰幾口,差點糊了她一臉口水。“木木……阿魯阿魯……”阮阮委屈地撅著小嘴,一雙大眼睛水汪汪。她伸著小手去推開陳氏,又委屈巴巴地回頭看程玉蓉,好像在說:“孃親,你快來救我。”儘管再喜歡三舅母,可她也不喜歡臉上被餬口水。看出阮阮生氣了,陳氏收斂起來。“不好意思,阮阮,舅母太開心了,舅母幫你擦乾淨。”她拿來乾淨的手帕把阮阮的臉蛋擦乾淨,又拿來一塊棗泥酥給阮阮吃。“...